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63章 【陆三】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太后一时间一时间睁大了眼睛,像是见了鬼一样地看着秦驷。
她眉目半掩于幽暗之中,只剩下一个娇俏的下巴,可这样的秦驷,却让太后更加恐惧。
她膛目结舌,不能言语。
秦驷却有些不耐烦了,黑暗中传来她的声音:“太后还是快些说罢,本宫还要回去,别再浪费时间了。”秦驷微微抬头,“还是说,太后也不知道他是谁?”
秦驷声音里带着嘲弄,让太后听的脸色通红,但她却始终沉默,半响都不曾说话。
秦驷终于不耐了,她冷笑一声,双手合在一起,轻轻地拍了拍:“不知道若是皇上知晓了此事,会是什么表情。”
太后一下慌了神:“皇上不会相信的!”
“他会的。”秦驷的声音里有种奇特的压迫力,“你知道,他会相信的。”
的确,傅钦烨更加相信秦驷,而且他一点都不相信太后,只要秦驷去说,他一定会相信的,他会震怒,会失望,会派人把尧儿抓起来。
尧儿她的尧儿他还那么小,会看着她笑,不像傅钦烨那样冷血无情
太后伸出手,慢慢摸到袖子里。
秦驷接着说道:“其实本宫很好奇一件事,皇上为什么对自己生母,还不如对一个已经疯了了太妃好呢?太后能解答本宫这个问题吗?”
太后冷冷地道:“不能。”她闭上眼睛,平缓了一下心情,随后将袖子里藏着的东西拿出来。
就在这时,斜刺里突然伸出一只手,太后一惊,侧脸便看见一惊近在咫尺的秦驷,她喟叹一声:“太后这又是何必呢。”然后将太后袖子里的东西一点点拿了出来。
太后想挣扎,但秦驷的手像是铁钳一样,纹丝不动。
秦驷拿了张帕子将太后手中的东西包了起来:“看来太后真不知道自己情郎的名姓,啧啧。”
说完,秦驷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太后:“那便要委屈太后了,至于那个叫尧儿的呵呵。”她意味不明地笑了两声。
太后惊叫起来,站起身想要去抓秦驷的衣裳:“是不是青儿那个贱人告诉你的?!”
秦驷挡住她的手:“不本宫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知道了,不过没想到你居然把他生了下来。”她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太后的情景,“你那个时候在喝安胎药吧,为了不让人闻出味道,还特地用了烟息香,烟息香可以唯一能够安胎的香。宫里除了太后就再没有有过身孕的妃子,还是说难不成太后用烟息香当做熏香来用吗?”
太后喘了两口,终于愿意回到秦驷的问题:“哀家确实不知道他是谁,每月初一十五,哀家会借着出宫上香的机会与他相会。”
秦驷点点头,便转身要走。
太后连忙道:“你别把这件事告诉皇上!”
秦驷侧过脸,有些怜悯地道:“你以为皇上会不知道这件事情?”
太后忽的失去了全身的力气:“怎么可能,皇上他若是知道了,怎么会那么平静”
秦驷翘了翘嘴角:“太后似乎忘了,他是皇上。”说完,秦驷再不逗留,转身下了凤辇,往来路走去。
剩太后一个无力地瘫倒在凤辇中,她伸手捂住脸,喉咙中发出低沉的呜咽声来。
她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女人,哪怕在先帝在时,她也不曾尝过被人呵护的滋味,如今先帝不在了,难不成她还不能纵情享受一番吗?!
她做错了什么?!
%%%%%%%%%%%
秦驷回到宴上,第一眼看见的,是青儿无助和歉疚的目光,她心下顿时了然,青儿没管住自己的嘴,将事情告诉傅钦烨了。
想到这里,她看向傅钦烨,却对上一双黑沉沉的眸子来,秦驷走过去,坐到他的身边。
傅钦烨脸还有些红,但眼里已经醉态全无,令秦驷感到安慰的是,他眼里并没有丝毫的伤心。
安慰之余,秦驷也有些奇怪,遇到这样的事情,正常人难道不都是应该伤心才是吗?怎么傅钦烨倒没有伤心的迹象?
她将刚才从太后那里得到的东西扔给沈德宁,随后在傅钦烨耳边说道:“你都知道了?”
他微微颔首,凑到秦驷的颈窝中蹭了蹭:“朕伤心死了。”然而他的声音凉薄无比,带着令人难以察觉的讥讽之意。
秦驷挑了挑眉:“为什么我觉得你一点都不意外?”
这回傅钦烨没有说话,而是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秦驷便也没有再问下去,伸手端了一杯酒,浅浅的抿了一口。
正是气氛最热烈的时候,有两个小国提出让公主们斗舞,两方都同意了,于是众人看向傅钦烨,傅钦烨没有不答应的理由,便点点头。
很快,舞姬们被赶了下去,两个小国的公主各自换上了衣裳,朝傅钦烨一拜,随后跟着琴声舞动起来。
秦驷很快就感到不对劲,这两人说是斗舞,实际上配合的很是巧妙,虽然有些剑拔弩张的味道,但恰恰是这样,反而更是引人注目。
一舞罢了,连傅钦烨也忍不住说了一声好。
其中一个穿着长及地面的红色纱裙,上身却只着一个裹胸的公主朝傅钦烨抛了一个媚眼道:“不知道皇上认为谁跳的好?”
而另外一个手腕脚踝都挂着铃铛的公主也毫不让步:“皇上觉得谁好?直说就是,我薇拉还是能够接受的。”
两人站在一起,一个火辣,一个妩媚,让人很难不将目光放到她们身上。。
秦驷轻笑一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这会儿,众宫妃们也感觉到不对劲了,看来这些小国的公主还是没有放弃嫁到大衍的想法,于是手段尽出了。
她们打量了一眼笑的人心里发寒的秦驷,个个正襟危坐低眉敛首。
反正跟她们没有关系,看戏就好。
傅钦烨皱了皱眉,谁跳的好?他哪里知道,不过是兴起说了一句,他哪里想到还会被人逼问,他微微皱眉,他连两人相貌都分不清楚,哪里能说到底谁的舞跳的好。
他有些敷衍地说道:“你们两人的舞姿都很不错。”
薇拉不依不饶:“那皇上认为谁跳的更好些?”
被薇拉这么追问,傅钦烨也有些不耐了,他便伸手指了另外一个公主:“你跳的倒还不错。”定睛一看,他才发现是哪个穿着艳丽的公主。
那公主眼中闪过一丝兴奋,冲自己身旁的公主道:“看,皇上说的是我!”
薇拉有些不忿,但她看了一眼傅钦烨,到底是什么都没说,咬着嘴唇后退了一步。
接着,那穿着艳丽的公主上前一步道:“喀莎愿意一辈子都给皇上跳舞。”
说完,她冲傅钦烨跪了下去,行了一个大礼。
傅钦烨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他干咳一声,看向身旁的秦驷,秦驷的目光却在那个公主身上,她嘴角带着奇异的笑容,让傅钦烨不禁感觉心里一阵发毛。
无奈之下,他又转过头:“不用了,朕不爱看歌舞。”
喀莎接着说道:“喀莎还会别的!只要皇上把喀莎留在身边就好!”
她想的似乎太多了一点,难不成她以为跳了一场舞就可以吸引到他的目光?傅钦烨不禁摸了摸脸,还是说他长的很像好色的君主?
还没等他想出一个所以然,喀莎又大胆地看向秦驷:“喀莎觉得,自己可以给皇上带来皇后绝对不能给皇上的享受。”说着,她挺了挺胸膛。
这一下,倒是吸引到不少目光,可惜的是,其中并没有傅钦烨的,他正紧张地看着秦驷,生怕她会因此而迁怒自己。
然而秦驷并不在乎蠢蠢的喀莎,她只懒懒地看了她一眼,便不愿在她身上再投注一丝目光。
这个喀莎空长了一副好相貌,却完全没有脑子,明明是被人推上来吸引目光了,还以为自己是占了便宜。
面对这样的女人,秦驷都有些不忍斥责。
然而秦驷的没有反应,却被喀莎误会成秦驷的退缩,她倒还不算蠢,见好就收道:“当然,皇后也可以做到喀莎做不到的事情,喀莎愿意跟皇后成为好姐妹。”
秦驷放下酒杯,一旁的瑶月立刻送上手帕,秦驷捻起手帕,轻轻擦拭自己的双手,随后她将那帕子一扔,洁白的帕子顿时被一阵风吹的飞到天上,好巧不巧落在喀莎面前。
“可本宫不愿意和你成为姐妹。”顿了顿,秦驷又道,“本宫的姐妹,可没有你这么蠢的。”
喀莎顿时大怒,但她很快克制了怒气,朝傅钦烨遥遥一拜道:“皇上,请您不要拒绝喀莎,哪怕在您身边当个宫女,喀莎也是愿意的。”
傅钦烨此时在神游,刚才朕的皇后扔帕子的动作好帅啊!
虽然她长的很美。
但还是很帅啊帅帅帅!
秦驷侧脸看向傅钦烨,众目睽睽之下,朝他勾唇一笑。
傅钦烨朝她眨眨眼,喀莎的脸色有些难看,她一声不吭,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此情此景,还需要再等傅钦烨说话吗?
喀莎回去了,刚才与她比试的薇拉却有些急了:“喀莎,你怎么回来了?!难不成你不想要皇上的宠爱了吗?”
喀莎看向从始至终都不曾看向自己的傅钦烨,冷笑一声说道:“你当我是傻瓜吗?”说完,脸色难看地跟自己身旁的使者低语了几句话。
那位公主挑了挑眉,有些迟疑地看向她身旁的人。
她是大姝国的公主,她身旁坐的不是别人,却是她的皇兄二皇子,二皇子在左右国虽然没有继承皇位的权利,但是在民众中间,二皇子是非常有声望的,而且薇拉看的出来,她的这位皇兄,十分有野心。
朝政上的事情是她一个小小公主插不上手的,索性她还有些美貌,便被这位皇兄钦点了陪她来到大衍国,当然,私心里,她也很希望成为大衍国的皇妃。
仅仅是一个年宴,这后宫的一个宫殿就能摆出他们整个皇宫才能摆出来的阵仗,长达百米的地毯铺在地上,四周灯火辉煌,四处都是人,却井井有条,多而不乱,她看向面前的方桌,上面摆满了精致雕琢的食物,漂亮的让人根本不忍下箸。
可惜的是,皇兄却不许她成为这大衍国的皇妃,不仅如此,还让她配合喀莎。
她有些不甘心,可惜,她压根反抗不了她的这位皇兄。
皇兄这个时候给她使了一个目光,她抿了抿唇,站起身来走到几个相好的公主中,低声在她们耳朵边说了几句话。
无非就是许下一些珠宝首饰,但很讽刺的是,这些公主们却一个个的答应了。
薇拉眼里闪过一丝嘲讽,声音却更加轻柔了一些。
不过薇拉不知道的是,秦驷的目光却早就锁定了自己。
没办法,谁让从月茗口中问出来的名单里,就有这个左右国呢。看见薇拉已经说动了好几个公主,秦驷伸手招来瑶音,在她耳边吩咐了几句话。
瑶音点点头,领了命令退下。
事出反常必有妖,不知道这个左右国的公主这么拼命的来吸引自己的视线,为的究竟是什么呢。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不是为月茗,就是为太后。或者两人都是目标。
秦驷还真是有些好奇,他们的目标究竟是谁。
是月茗不奇怪,她知道的比较多,如果是太后那就真是有趣了。
几个公主一块儿走了过来,傅钦烨顿时有些头疼,他也是招谁惹谁了,居然招惹来这么多狂蜂浪蝶。
虽然她们的目标应该不是傅钦烨这个人,而是他身下坐着的那把椅子。
可真是烦人。
傅钦烨抬头看向天边,已经是深夜了,天边隐隐约约出现几道霞光,姹紫嫣红。他看的入了神,连几个公主上前来都没有注意。还是沈德宁在一旁提醒了他,才让他回过神来。
傅钦烨握拳抵在唇下,掩饰地咳了一声,随后道:“你们有什么事?”
几个公主脸上都有些尴尬,薇拉上前一步,再次道:“尊敬的大衍国皇上,我们几个公主都非常喜欢跳舞,今日又是如此重要的日子,不如让我们献上一舞,祝皇上洪福齐天,祝大衍盛世繁荣!”
傅钦烨点点头道:“麻烦几位公主了。”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神色中带上了一分冷意,“还希望不是刚才的那套把戏了。”
薇拉轻咬下唇,摇了摇头:“跟刚才的不一样。”
傅钦烨点点头,不再说话。几人便谢过傅钦烨,就要下去换身衣裳,薇拉却一动不动,朝傅钦烨说道:“大衍泱泱大国,久闻其中能人异士无数,歌舞之道虽然算不上什么大道,但薇拉还是有个不情之请,希望皇上能够成全。”
又要干嘛?!傅钦烨这回是彻底不耐了,但到底没丢了气度:“你说。”
薇拉甜甜一笑:“早就听闻宫中的娘娘们能歌善舞,薇拉希望可以和几个娘娘比拼舞技。”
傅钦烨没有应下,而是转过头,从秦驷开始,一个个地看了过去。
除了秦驷之外,所有的宫妃都低下头去。
开什么玩笑,傅钦烨从来没说自己喜欢看舞蹈,宫中也没有喜欢歌舞的宫妃,更何况还有歌舞姬在,她们哪怕是身份最低的才人,也从来不曾跳舞给别人看。这众目睽睽之下,万一丢人可怎么办?
傅钦烨一看她们的反应立刻明白了,他眉头微皱,眼下似乎遇见了一个难题,他答应了也是丢人,不答应也是丢人。
这个薇拉究竟是干嘛来的,怎么尽捡着这样的事情来为难他?!
傅钦烨思考的时间有些长,底下传来了些议论的声音。几个宫妃也被看的有些脸红,德嫔看了一眼众位宫妃们,突然眼睛一亮,跟良妃说了几句话,良妃思忖片刻,点点头。德嫔又跟自己左手边的妃子说了两句话,宫妃们一个接一个地说话,到最后,话又递到德嫔耳中。
德嫔像是得到了什么答案一样,突然站起身说道:“皇上,请容臣妾说句话。”
傅钦烨干脆地点点头,将应付薇拉这件事交给德嫔。
接着,他递了个眼色给秦驷。
秦驷接到傅钦烨的眼色,有些疑惑地挑了挑眉。
德妃开始说话:“我大衍乃大国,若只与你们比试舞蹈,似乎有些不公。”
薇拉皱了皱眉:“你的意思是?”
“你们要展示舞技也好,琴乐也罢,我们这边,则琴棋书画,样样不落,这样如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