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66章 【陆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什么急报?”傅钦烨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走到那雪人面前。
营帐中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众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面面相觑,在心里猜测着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来人从胸口处掏出一个竹筒来,双手呈给傅钦烨:“有一队叛军,从盘盐往宿松去了,恐怕他们的目标,是宿松三地。李将军命卑职来报,还望皇上快快发去援军。”
傅钦烨目光微微一惊,连忙将那竹筒打开,一目十行,很快将它读完,读完之后,傅钦烨立刻说道:“好,朕这就调兵,前去宿松!”
听见傅钦烨的话,那人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傅钦烨连忙将他扶住,对左右说道:“你们将他安置好了。”随后,他转身望向那些将士,点了几个名字说道,“你们随朕一起往宿松去。”
刚才让位给傅钦烨的小将士上前一步,开口说道:“皇上,俺也想跟您去宿松!”
傅钦烨摸了摸他的头道:“不行,你年纪太小了。”
小将士立马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俺就是年纪小,其实身体很强壮的,皇上,您只要让俺去,俺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傅钦烨无奈地笑了笑道:“朕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要给你。”
小将士一下站的笔直起来:“末将领命!”
傅钦烨道:“留守边关,将逆军挡在边关之外!”
小将士的脸一下耷拉下来:“还是要留在这里啊。”
傅钦烨笑笑,没再说话,转身走了出去。离开温暖的营帐,迎面而来的寒风立刻将人吹的动摇西晃,在这样的劲风,便是最有经验的将军,也不免会脚底打滑。
再加上身上穿着铠甲,吹了冷风,更是比冰块更加寒冷,附着在皮肉之上,像是要将人的皮肉给冻掉一般。他呼出一口热气,视线顿时朦胧起来。
在这朦胧之中,傅钦烨像是看见了秦驷的面容,那张向来淡漠,脸上少有表情的脸,偶尔看他的目光宠溺又无奈,深沉的眼眸,一双比黑曜石还要黑上三分的眼瞳,像是带着魔力一般,只是一个眼神,就让他沉陷进去。
他心里一痛,踉跄着往前走了两步,铠甲便被人从身后给拉住了。
在这军中,敢这么做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千烦,另外一个是沈德宁。傅钦烨心里想着,转过身,果不其然看见了沈德宁那张白净的没有一根胡须的脸来。
千烦也在沈德宁不远处,他目光灼灼,倒像是看见了什么让他感兴趣的事情一般。
“什么事?”傅钦烨一张嘴,便灌进一肚子冷风。
沈德宁看出来傅钦烨的不适应,便拉着他往营帐里走去,他们进的并不是刚才的那个营帐,而是往常傅钦烨商议军事的营帐,里面燃着熊熊的炭火,比刚才那营帐暖和了不知道多少。
“皇上,咱家听闻有叛军去了宿松?”沈德宁开口说道。
傅钦烨微微颔首:“的确,叛军有五万之数,虽然不多,但是已经足够占据宿松等地的了,朕要赶快去派兵支援,宿松绝不能落入那些逆贼的手中。”
“不可!”沈德宁脱口而出。说出这话之后,他立刻知道自己失言了,便垂手立在一旁不再言语。
傅钦烨皱了皱眉头:“为何不可?”
千烦在一旁幸灾乐祸地说道:“沈公公年纪大了,可能是忘了什么事情了吧。”
沈德宁看了千烦一眼,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傅钦烨见这两个人打起哑谜来,目光一凛,看了看千烦,又看了看沈德宁:“到底怎么了?!”
沈德宁还是有些犹豫,千烦却笑眯眯地说道:“若是沈公公觉得难开口,那千烦可以代劳。”
沈德宁沉声说道:“看来国师已经算出来是什么事了?”
千烦朝他拱拱手:“在下不才,信还没送到的时候就算出来了。”
“到底是什么事?!”傅钦烨见两人还是不停地打哑谜,心里有些不耐烦了。
沈德宁看了一眼千烦,开口说道:“是皇后,今日送到的信件中说,皇后带人去了宿松,似乎皇后早得到这个消息了。”
傅钦烨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消息,他想也不想地上前一步,来到沈德宁面前,恨不得伸手拽住他的衣领,焦灼地问道:“秦驷她怎么了?!她怎么会去宿松?!她带了多少人?她去哪里干什么?!”
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沈德宁都回答不出来,他顿了顿,开口说道:“皇上,您让咱家先回答哪个问题?”
听见他的话,傅钦烨也觉得自己刚才实在太过激动了,他平复了一下心绪,开口说道:“沈德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声音有些低沉沙哑,在这边关一个多月中,傅钦烨迅速从那个娇生惯养的小皇帝成为现在杀伐果断的大将军。
没有公孙泽在一旁帮助,有的只是军营里一帮连字都认不全的糙老爷们,或者是左尧这样的军师,最终还是需要他去决策,而一个决定,就是数万将士的性命,他自己更是要身先士卒,以壮声势。
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傅钦烨迅速成长起来。
沈德宁在心里叹了口气,面上不显,沉声道:“皇后娘娘比咱们早些得到消息,为了让宿松有所提防,便带人去了宿松,又遣人给咱们递了消息,正巧与李将军的消息一块儿到了,不过皇后娘娘已经去了半月有余了,咱家只怕”
傅钦烨呼吸一窒,只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给揪了起来,他定了定心神,哑着嗓子问道:“你想说什么,直说就是。”
沈德宁叹了口气:“宿松到边关有十日路程,但叛军比我们早了不知多少时日,只怕咱们赶到的时候,会救援不及。”
傅钦烨鼻翼翕动了一下,他猛地闭上眼,又缓缓睁开:“不会的,只要连夜赶路,一定可以及时赶到的。”
一定可以的!
沈德宁似乎看出了什么,朝傅钦烨伸出手道:“皇上,您的性命最为重要,若是您有危险了,那整个大衍都危险了,您还是想清楚,别让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啊!”
傅钦烨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走到地图面前,仔仔细细地看着上面标注出来的从边关道宿松的路程。
接着,他拿下一旁挂着的佩剑,别在腰间,又带上了头盔。
做完这些之后,傅钦烨便不再理会两人,大跨步往外走去。
看见傅钦烨的表情,沈德宁知道,自己是拦不住他了,他退后一步,让出了路,待傅钦烨离开之后,他沉着脸看向千烦:“国师这是何意?”
千烦不在意地笑了笑道:“不过将实情告诉皇上,难不成沈公公还想瞒着吗?到时候意图为害皇后的罪名,沈公公可就逃不掉了。”
沈德宁冷哼一声:“你明知皇上心系皇后安危,为何还要让皇上知道皇后在宿松,此去宿松,路上多处险地,又正值大雪,万一皇上在途中有个什么不测,你可担待的起?”
千烦道:“不用担心,我曾给皇上算过一卦,皇上并不短命,至少不会死在现在。更何况皇后于我有大用途,我不能让她死,皇上也不愿让皇后死,不是吗?”
沈德宁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不再言语,同样走了出去。
一如沈德宁所言,此去宿松,山高水险,尽管傅钦烨心系秦驷的安危,但是连夜赶路,没过两天,他便吃不消了,整个人肉眼可见的瘦了下来,颧骨高高凸起,眼睛更是通红,见到他这个样子,再没人敢让他继续赶路,几个人联手将他制住了。
傅钦烨犹不愿意,最后被沈德宁点了睡穴,才安静下来。
几人就地露营,让傅钦烨好好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才让傅钦烨醒来赶路。得知自己浪费了一晚上时间,傅钦烨更加着急,什么都不说,只管挥鞭马上,恨不得自己可以瞬间去到秦驷身边。
秦驷,你如今如何了?
秦驷如今也不怎么好,她头发被束于身后,手上拿着一把断了弦的弓箭,身上的青袍早就染上了斑斑点点的血色。
除了那一双眸子仍旧冷冽之外,她整个人都不复在宫中的干净整洁了。
一旁的看着她的陈迎不禁想到,这位娘娘会不会后悔从宫中来到这么一个险地?
陈迎乃宿松此地的巡抚,今年三十五岁,最让人能记住的是他嘴角的两撇八字胡。
虽然在心底感激秦驷从京城带来的各种东西,但是陈迎仍然不想让秦驷在城墙上走动,她毕竟是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懂得如何打仗,偏偏还是皇后,让陈迎根本不敢反驳她的话。
不过这几天看下来,陈迎还是惊叹于秦驷的箭技,她发出的箭,向来箭无虚发。
从城墙到敌军阵地,快要千米的距离,秦驷的箭能到那么远不说了,还百发百中,惹得最近对方的将军都不敢出面了,喊话让他们投降的人,也是生怕从哪里就放出来一只冷箭,射中自己的喉咙。
僵持了整整三天,对方终于不耐了,秦驷只有一个,只要人多,秦驷就拦不住他们。于是他们开始攻城,云梯,攻城木,甚至还有攻城弩,宿松并不是什么大城,再这么下去,早晚会被人攻破城门。
他想到的东西,秦驷自然也想到了,秦驷冷厉的目光在逆军中微微一扫,锁定了其中一人:“给本宫换一把新弓,要百石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