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67章 【陆七】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一开始,秦驷用的并不是百石的弓箭,虽然百石的弓箭能射到更远的地方,但毕竟浪费的力气也大一些,如今还不知道要打多少时间,自然要节省着力气,去应付更紧要的事情。
如今便是紧要的事情了,秦驷抽出佩剑,一阵剑光闪烁,便有两个人倒了下去,秦驷一皱眉,望向愣在一旁的陈迎:“还不快去!”
陈迎这才回过神来,摸着自己的八字胡往兵器库走去,宿松虽小,但地处要地,到底是十分繁荣,兵器库中,别说百石弓,便是千石弓,也照样有。
不过千石弓却不过是用来做做样子的了,毕竟能拉得动千石弓的人凤毛麟角,放眼整个大衍,也找不出几个来。
陈迎叫了两人帮自己搬着百石弓上了城墙,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秦驷脚下已经积了不少尸体。
陈迎伸出手来,摸了摸头上的汗,明明是腊月天,可他头上脸上全是热汗。
看见秦驷,他心里不禁生出一个疑问:“这皇后娘娘拉得动百石弓吗?”
拉开百石弓可不是过家家,更不是可以随意试试的事情,这百石弓是实打实的比拼力气,他手中也不过只有五只箭。秦驷若只是说说,拉不动也便罢了,若是不顾自己身体,非要去拉这弓,那绝对会伤害到自己的身体。到时候,他便是万死也难辞其咎了。
就在陈迎还在犹豫的时候,秦驷已经看见了他,有些不耐陈迎磨磨蹭蹭的,秦驷开口道:“还不快些!”
陈迎连忙上前,让那两人将百石弓递给秦驷,可他心里还是有些惴惴,毕竟秦驷是个女子,还是一个皇后。
大衍开国这么久了,他从未听说有皇后可以拉得动百石弓。
可秦驷可不管他心里在想什么,从那两人手中接过了百石弓,垫了垫重量,心里颇为满意,果然是百石弓,做工精良,用的也是玄铁,一拨弓弦,还会发出铮铮的声音。
百石弓所用的箭也是特制的,普通的箭,根本承受不住百石弓的犀利,木剑,会在半途中变成一堆木渣,至于普通铁箭,也会在途中弯曲变形。
这箭特制的一尺来长,浑圆滚粗的铁箭,光是那重量,就抵得上十只普通铁箭的了。
秦驷满意一笑,将箭架在弓上,一脚在前一脚在后,横跨一步,指向城墙下。
杀气凛然,宛若一把出鞘的凶刃。
连战场上,似乎都出现了片刻静寂。
“那个人!神弓手!”
“快躲开,快躲开!”
一时间耳中只听见了逆军的嚷嚷声,秦驷不为所动,缓缓拉开弓弦,对准了其下的某个人。
那人先是一顿,接着在人群中疯狂逃窜,宛如一只在大海中搅动浪花的鱼,以为把自己掩盖住了,其实这样更加显眼。
秦驷用指尖轻轻摩挲着箭身,突然,她目光一凝,松开了手。
嗖的一声,声音还在众人耳边响起,但那个人,却被从太阳穴给直直贯入,双眼凸出,嘴也大张着,宛如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
他还保持着跑动的姿势,可是整个人却再也动不了了。
秦驷满意地点点头,又拿起一只箭,对准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聪明一些,他试图往城门跑,只要跑到了城门下,秦驷站在城墙上,总不见得那箭会拐着弯去射杀他吧。
然而,他没走两步,就感觉自己心口一凉,他目光里涌上了一丝不敢相信,缓缓地低下头去看向自己的心口。
上面正其根没入一只铁箭,它应该是刮到了他的骨头,否则,他应该跟前一个人一样,被直接贯穿。
这个人心里想着,却不妨下一刻,自己整个人被弓箭带着往后飞了一截,接着弓箭深深插入地里,带着这个人晃了一晃。
第二个了。
陈迎只觉得自己像是看见了什么天方夜谭一样,不不不,这不是天方夜谭,哪个天方夜谭说皇后能够拉得动百石的弓箭,还能够连杀两人,还很轻松。
只说那弓箭的后劲,就足够一般人半个月不能提起重物的了,便是力气非凡的勇士,拉了这百斤的弓箭,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拉第二箭啊,这这这这这皇后还是人吗?!
还没等陈迎惊诧完,只见秦驷片刻不停地拉弓上箭,片刻之间,五只弓只剩下最后一只。
秦驷将它拿在手中,摩挲了一阵,架在弓上,然后对准下面。
一直龟缩在大军后的主将。
比起普通的将士来,他更加怕死,所以这么长时间了,除了在刚开始的时候露过一次面之外,其余时间,众人能看见的只有几个副将。
而那几个副将,已经被秦驷射杀了其中四个,剩下两个,也都躲了起来,不露丝毫踪迹。
秦驷有些不满,所以这最后一箭,她决定送给这个主将。
遇事只会躲起来,哪里算得上是个主将呢,这样的人,压根就不配当个士兵!
虽然不知道这个主将如今身在何处,但秦驷却也有目标,她对准了军旗旁边的一辆马车,渐渐拉紧了弓弦。
似乎是感受到自己要死亡了,那个久未露面的主将终于焦躁不安地露出来一只手,朝旁边一挥。
两个人立刻跳到那马车上,目光冷厉地看向秦驷。
果然在那马车上吗?秦驷眼中闪过一丝志在必得,她微微抿了抿唇,将弓拉成了一个满月。
秦驷手一松,那铁箭便如同一道闪电一样,朝着那马车飞驰过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刚才上了马车的两个人突然一前一后地跳了起来。砰砰两声,那两人均伸手在铁箭上打了一拳,接着快速后退,卸掉力道。
秦驷目光一凝,看向射到了旁边的铁箭。
他们居然可以靠着这样的方法,强行改变铁箭的去向,虽然看两人的表情并不轻松,可是没中就是没中。
这一下,让逆军士气一震,又一鼓作气,开始攻城。
秦驷皱了皱眉,看向陈迎道:“箭呢?”
陈迎也急了:“皇后娘娘,兵器库里就只有五只箭了。”
秦驷的脸沉了下去:“怎么会就五只箭?其余的箭呢?没有了吗?”
陈迎喏喏地说不出话来,谁能知道秦驷五只箭尚且不够用呢,这还是人吗,明明普通人用一两只箭,就会浑身酸痛,就会被反震之力震的根本提不动东西,偏偏秦驷这个怪胎,居然一连射出五箭。
就在这个空档中,已经有不少逆军通过云梯爬上了城墙,城墙上众人一起奋力抗敌,但杀了一个,随后就有更多的人上来,源源不断,像是杀不完了一样。
这么一下,士气低落了很多。
秦驷手起剑落,几个人头咕噜噜滚到陈迎脚下,秦驷冷声道:“你快去寻些油来,泼到这些尸体上,再将他们给扔下去。”
这一招实在阴狠,若非现在情势紧急,秦驷会让他们用别的东西替代,但是现在,却顾不得那么多了。
秦驷叹了口气,伸手提起一具无头的尸体,朝下一扔,将整个云梯上的人全都打了下去。
其余人见了,也有样学样,一时间居然止住了攻势。
可尸体就那么多,不到一会儿,整个城墙就被清空了一半,就在这个时候,陈迎带人送来了一缸缸的油来。
秦驷来不及说话,拿了木瓢将脚下一具尸体浇了个通透,随后她将这尸体悬在城墙上,对陈迎说道:“快点火!”
陈迎应了一声,拿了个火把,抖着手上前,将火把往那尸体上轻轻一碰。
哄的一声,尸体被点燃了起来。秦驷手一松,那尸体便往下滚了下去。嗤嗤几声,尸体上带着的火将云梯点燃了起来。
火势凶猛,没过一会儿,整个云梯就被烧了个干净。
见到秦驷的做法,其余人咬着牙,有样学样,也随着秦驷这么做了起来。
借着这个法子,终于将敌军挡在外头了。
天色渐渐昏沉下来,对面也要顾及自家士兵们的体力等,是以暂缓了攻势,后退将近百米,寻了个地方架锅做饭。
秦驷见状,吩咐陈迎道:“你去吩咐,开始做饭,做完饭半个时辰之后,才许将士分批吃饭。”
陈迎连忙道:“皇后娘娘不可,如今将士们劳累非常,如何还能再忍受半个时辰,恐到时会有怨言,更何况万一逆军趁着这个时候攻城,到时咱们的将士手脚无力,别人的将士却酒足饭饱”
他话还没说完,就见秦驷冷冷的看向自己,她并不说话,表情也不算迫人,可就是这样无声无息的目光,叫陈迎再也说不出来下面的话。
见他住了嘴,秦驷道:“你以后只管听本宫的话就行,责任本宫一并担着,你若不愿,只管卸任,自有人愿意听本宫的话。”
陈迎哪里敢不答应,在秦驷的目光下,他觉得自己仿佛全身都被冻住了一般,这样的目光,比他曾经见过的几个大人,也要锐利的多。
陈迎胡乱点了点头:“谨遵皇后娘娘懿旨。”
他说完,又做了个揖,良久,却没听见秦驷的声音,等他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眼前哪里还有秦驷的影子。
秦驷下了城墙,便见瑶音迎了上来,她脸色有些难看,在秦驷耳边说道:“皇后娘娘,百姓们都叫嚷着要出城,咱们的人快拦不住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