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68章 【陆八】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秦驷皱了皱眉:“拦不住了吗?”
自宿松与逆军交战以来,百姓便惊恐万分,还没瞧出来究竟哪一边能赢,他们其余的不说,只说要离开。
秦驷如何能让他们离开,要知道宿松地处险要,绝对不能失守,可一旦百姓们走了,剩下的将士们绝对不愿再拼尽全力守城,若宿松不是那么重要,秦驷让他们走也无妨,可如今秦驷哪能将宿松拱手让人。
更何况因为宿松的三面环山,易守难攻,所以逆军若想绕过东城门,往另外三个城门进攻,那目标显眼的紧,他们还在路上,恐怕就要折了大半的人手,但也不能不防逆军们会趁着夜晚,从小路偷偷派去一些人手,守在几个城门处,万一他们借着这些百姓出城的工夫混进城中,将城门从内打开,那才是令人不得不防呢。
为了让这些百姓留下,秦驷将自己带过来的人全都守在几个城门处,一来是劝阻那些想要离开的百姓,二来也是为了不让逆军从另外三个城门进来。
不断有将士从他们身边过去,宿松虽小,可是其中所储备的兵力连江西也比不上,若不是有这些兵力,恐怕他们连这会儿工夫都挡不住。
秦驷突然伸手拽住一个从她身边走过去的将士:“你的家人都在宿松吗?”
那将士原本还在偷偷看瑶音,瑶音的容貌在宫中虽然不显眼,但是在外面,她的容貌还是可以让大部分人目不转睛的,所以还是有不少人喜欢她,更兼这些将士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个美女,咋一见秦驷带来的几个宫女,怎么能不动心。
普一被抓,这将士还以为自己是偷看瑶音被抓住了,也没听清楚秦驷的话,连忙说道:“我真的没有看她!”
瑶音皱了皱眉,开口说道:“你听清楚皇后娘娘的话。”
秦驷倒也没怪罪他,只是又问了一遍:“你家人都在宿松吗?”
那将士见自己不打自招了,顿时红了脸,这回可不敢不听秦驷的话了,等到秦驷说完,便回到:“我、草民家里人都在宿松,他们就在宿松下垟街住着。”
秦驷点点头:“那你的家里人愿意离开宿松吗?”
那将士有些连忙说道:“草民家里没人说要离开宿松的,真的一个都没有。”他自然也知道秦驷曾经下达过不许百姓离开宿松的禁令,生怕自己说的晚了,会给自己家里人招去祸患。
秦驷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但她要的却是真正的答案,她再次开口说道:“你不用说假话来糊弄本宫,这件事本宫要你说真话,不说真话才会挨罚,若你愿意说真话,本宫重重有赏!”
这将士犹豫了一阵,开口说道;“草民说的的确是真话,我家里就草民和草民大哥两个男丁,除了草民的嫂子,其余人都不愿意离开宿松,一来是因为家在这里,二来也是怕万一走了,以后就天人两隔了。”
听见这将士的话,秦驷微微颔首,松开了他的衣服,朝瑶音说道:“赏。”
瑶音拿出一个荷包来,递给这将士。
这将士的脸再次红了起来:“草民就说了这么一句话,怎么能要皇后娘娘的赏呢。”
瑶音开口说道:“既然皇后娘娘要给你,你就拿着就是,难不成你还要让我们皇后娘娘当一个言而无信的小人吗?”
那将士听见瑶音的话,才红着脸接过荷包,放在胸前,朝秦驷一拱手,往外走去了。
他还没走两步,又被秦驷叫住了。
那将士一脸疑惑,走了回来。
秦驷说道:“若是让你家人去劝那些想要离开的百姓,你觉得可能将他们劝下来吗?”
将士想了一会儿,却摇了摇头:“这个草民也不知道,不过草民可以说动家里人去试试。”
秦驷点点头,对他说道:“那你回家一趟吧。”
那将士点点头,这回真的走了。
“瑶音,你去找陈迎,让他去找那些家里有人在宿松的,让他们说动家里人去劝劝那些一定要离开的百姓。”
瑶音领了命令,快步离开了。
秦驷抬头望周围看去,这宿松已经不复她刚开始来到这里时的繁荣景象,处处都是一片萧索,街上来来去去的都是一些身上带血的将士,偶尔有两个行色匆匆的百姓,或者实在找不到地方去的乞丐。
可这个场景,才是她上辈子最常见到的场景了。
如今看来,居然这么陌生。
上辈子对她而言过去还不到一年,可是如今看来,却已经像是过去了太久了,还有刚才,久不碰弓箭,居然连一个主将也射不中了,尽管是有人强行将她射出的箭改变了方向,但是在秦驷看来,这只能证明自己现在已经弱的不像样了。
她闭上眼,掩去眼中闪过的一丝萧索,抬脚往西城门走去。
西城门出聚集着不少百姓,而拦住他们的,紧紧只有十几个穿着灰衣的人和几个衙役。
那是秦思从京城里带过来的人,如今人手紧缺,又如何能够分散人手去守住这几个城门。
百姓们似乎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他们面容焦躁不安,一堆一堆地聚集在一块儿,时不时看向面容冷峻的衙役等人,但他们手上都拿着刀,明晃晃的刀仿佛泛着冷光一般,让人从心里畏惧起来,所以自始至终,没有一个人敢上前的。
就算上前,也不该是自己啊,这刀剑无眼,万一真伤着自己,去成全别人又有什么意思呢?!
正是因为有很多人都抱着这个想法,所以这十几个人才能对阵上千个百姓直到现在。
但就在这时,突然跑过来一个人说道:“今儿就已经差点抵挡不住了,我听说已经叫逆军上了城墙了,后来虽然又被挡住了,但是恐怕也挡不住多少时间了,我觉得最晚明天,肯定会破城!”
听见他的话,百姓们不禁骚动起来,他们本就担心城破家亡,如今狠下心来抛弃多年奋斗出来的家业,就希望保留一条性命,毕竟什么都不如性命重要。
如今得了消息说明日就会城破,谁也不知道那叛军会对自己这样的普通百姓怎么样,万一他们屠城,那可如何是好?!现如今什么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赶紧逃出城去!
谁也没想着去印证这句话的真假,百姓们顿时暴躁起来,仗着人多,一齐往城门涌去。
毕竟面对的是普通百姓,无论是秦驷带来的人,还是这宿松城中原本的百姓们,都难以痛下杀手,只能不断后退,直至被他们逼到了城门处。再后退一步,那就只能打开城门了。
几人俱都握紧了手中的刀,互相对视一眼,他们顿时明白了彼此的心意,也都坚定了信念,只要这些百姓再前进一步,不会有人再犹豫。
就在这个时候,秦驷运起内力,朝这些百姓喊道:“住手!再往前一步者,杀无赦!”
众百姓顿时停下脚步,往秦驷看了过去,这些人都是不认识秦驷的,但他们可以看见秦驷身上染血的长袍,猜也能猜出来,秦驷这是刚从城墙上下来。
百姓们面面相觑,竟然在秦驷话音落下之后渐渐停住了脚步。他们望着秦驷交头接耳,似乎是在向旁人打听秦驷究竟是何身份。
刚从城墙上奋战杀敌下来,还是个女子,还敢说出这么霸道的话。
问来问去,总算有一两个人猜出来秦驷究竟是何身份了。
秦驷见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也不废话,直接说道:“本宫确是皇后,为保宿松安宁才来到宿松,可本宫没想到,宿松百姓居然如此怯懦怕事,对方不过万人,而城中百姓足足有十万之众,居然想着不战而逃,你们可知道,自己所走的每一步,都是踩着城墙上奋战的将士的尸体?!”
一时间无人说话,他们又何尝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不厚道,这城中大半的百姓都不曾动作,只有他们,人心惶惶的像是下一刻就会被逆军攻进城中一样。
可是羞愧过后,却又是心安理得,毕竟谁的命不是命,那些将士们浴血奋战他们会感激,可是该走还是要走。
秦驷看见他们的表情,转瞬间就猜到他们在想什么了,她冷冷一笑道:“你们知不知道逆军正在城外等着你们出城,到时候就算你们不死在本宫手里,也要死在逆军手里。”秦驷顿了顿,等众人消化完自己的话,接着又道,“可若是你们留在城中,本宫一定与你们共同进退,如果要撤,本宫会是最后一个撤走的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