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71章 【柒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怎么会这样?”傅钦烨的声音低沉而沙哑,他缓缓抬起秦驷的手,他还记得最开始的时候,这双手还是青葱粉嫩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双手就变得渐渐粗糙了起来,此时,这双手上出现了很多细小的伤口,这些伤口不像是被划开的,倒像是因为用了巨大的力气,而一点一点崩开的,里面不断涌出鲜红的血液来,那颜色刺的人眼睛生疼。
傅钦烨心里涌上难以自制的悲伤,他又说了一遍:“怎么会这样?”傅钦烨将秦驷的手贴在自己脸上,一下一下地摩挲着,秦驷手上的血将他的脸染的血红,也遮住了他脸上令人心悸的哀恸。
瑶音觉得有些不妥,却也不敢阻止,就在这个时候,几个人大步走了进来,千烦看见这场面,皱着眉说道:“皇上,皇后娘娘身上还带着伤,您小心别撕裂了她身上的伤口。”
他顿了顿,待傅钦烨消化了自己的话,又道:“更何况您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幽暗光芒,“您还要替皇后娘娘报仇呢。”
听见他的话,傅钦烨半响没有回应,过了很久,他才放下秦驷的手,在她耳边悄声道:“等着朕,”说完,他站起身来,一瞬间有如变了一个人一般,周身笼罩着一层冰寒的气势,他开口说道:“千烦说的对,朕要给皇后报仇。”
他阔步走了出去,身形伟岸,目光坚毅,目之所及,没人敢跟他对视,众人自发地给他让出一条道路来。
瑶音跪在秦驷床边,将水盆里的湿布拧干,给秦驷细细得擦干了脸上和手上殷红的血迹。
皇后娘娘,您别担心,皇上他已经可以自个儿治理好大衍了,您只管养好了身子,早日醒来
%%%%%%%%%%
小豆子伸手抹了抹嘴,手脚勤快的把自己的碗拿去刷干净了,又顺手给一起干活的姚方撑了一碗饭。
姚方是叔国人,身材矮小又胖,在叔国根本吃不饱饭,就千里迢迢,跟着人贩子来到大姝。他比小豆子先来几天,面皮薄,害羞,从来只敢盛一碗饭,怕自己吃多了会被总管骂。
看见小豆子递过来的饭,姚方朝他感激的笑了笑:“你一起吃”
姚方不会说大衍的话,手上比划着,才让小豆子明白他的意思。
小豆子顿时摇摇头,弓起身子朝外走去,倚在角门往外看。冬天还没过去,街上的行人还不多,大多都是女人。前两天大姝吃了败仗,一下子人人自危起来,男人全都躲起来,让自己的婆娘出门。
一个人从小豆子身边走过去,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干嘛呢?”
小豆子聪明,来这里两个月的时间不到,就已经学会了这里的话,因此他能听懂这句话,他连忙直起身,朝拍着自己肩膀的人露出了一个笑脸:“红豆姐姐,您这是去买菜啊。”
红豆年约十三四岁,正是一个女孩最美好的时候,一头黑色的卷发只束了起来,一颦一笑之间有着让人心动的风采,跟小豆子站在一块,就是一个云一个泥。
红豆却对小豆子很有好感,许是因为他是大衍人,虽然大姝国跟大衍开战了,可那只是皇室们的意思,至于大姝国人背地里,谁不羡慕大衍人呢,当初的大姝第一美女,也是拼尽了力气,要嫁到大衍去。
前些日子不知怎的传出来消息,说是二皇子擅作主张,派兵攻打大衍,如今连累了整个大姝,害得他们也提心吊胆的,这样一来,大衍人就更加吃香,大家都在背地里传着,如果嫁给大衍人,那一家子的命就都保住了。
可红豆喜欢小豆子不仅仅因为这一个原因,还因为她上次被那些大衍人欺负的时候,是小豆子出面保护她的,别人都只道小豆子在那些人面前卑躬屈膝的样子太难看,可当初说喜欢她的戈尔,他人高马大的,那个时候不还是躲着没出现。偏偏是小豆子出来,保护了她。
红豆回想起往事,白皙的脸上泛起一坨粉色来,她从篮子里拿出来两串荔枝,塞到小豆子手里:“快吃了,别让人看见。”说着,她左右看了看,挡在小豆子身前,连连催促他。
小豆子想要还回去:“这荔枝可不便宜,想必你得来也不容易,还是留着自己吃吧。”
红豆按住他的手:“这是夫人赏赐的,给你你就吃吧。”说完才觉得有些不对劲,红着脸拿开自己的手,转身走出门去了,
姚方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一脸垂涎地看着小豆子手里的荔枝,磕磕巴巴地说道:“小豆子,你分我两个吧。”
小豆子反而把荔枝塞进怀里,又拿出几个铜板递给姚方:“等会你出去的时候,帮我到那家大衍人开的商号,德旺居里,买一根乌木簪子,剩下的钱你拿去买吃的吧。”
姚方点点头,拿着钱屁颠屁颠地走了。小豆子又倚在门上看了一会,等红豆回来了,才回到院子里。
傍晚的时候,小豆子拿着姚方买回来的簪子往里走去,他是外院的小厮,按理来说是不应该去内院的,但他也有借口,每五天,他都要给内院的夫人送一次胭脂。
听见这个借口的人都对他暧昧一笑。小豆子也就配合地露出一个腼腆的笑脸。
他渐渐走到玉莹夫人的住处,这里效仿大衍,却没大衍文人的本事,院子取不出好听的名字,属于牌匾的地方就是光秃秃的一团。
他抬头看了看那光秃秃的一团,然后朝守门的侍卫露出一个笑容,又给他塞了一个铜板:“玉莹夫人要的胭脂到了。”
那侍卫也认得他,也没要他递上来的孝敬,反而给了他一锭银子:“你给玉莹夫人弄的胭脂,能不能也给大哥弄一份,放心,钱绝不会少的。”
小豆子一脸苦色:“我能弄来的份例就这点”随后他又坚定了神色,“罢了,大不了挨一顿骂。邵大哥,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
侍卫又给他塞了什么东西:“这件事就拜托你了,这点东西回去补补身子。”
小豆子笑着接下了,走进院子里,出来迎他的正是红豆。
红豆早知道是他,出来之前,特意在头上插了一只昨日夫人赏给她的簪子。
小豆子自然是看见了,笑着夸了一句,红豆的脸顿时红了起来。
红豆带着小豆子来到里屋,屋里一个美艳的妇人正在着妆,她身段极好,眼前露出的白皙让许多男人都觉得目眩,媚眼之间又有一股妩媚之色,眼波流转,笑意盈盈。
孙茹从镜子里看见小豆子,手不禁一顿,随后又若无其事地继续梳头,这大姝国会梳头的丫鬟太少,上一个也不知道是死在了哪里,以至于她现在还要自己梳头。
“来了?有什么新颜色没有?”
小豆子低眉顺眼,不敢抬头:“有,前两天来了褐红色,不知夫人喜不喜欢。”
小豆子说着,打开了自己带来的包袱,将其中一个小圆盒子扭转开。孙茹看了一眼便道:“留下吧,红豆,看赏。”
红豆连忙拿了早就备好的银子递给小豆子,小豆子接过道谢,倒退着走了出去,红豆看了孙茹一眼,孙茹漫不经心地说道:“你去送送他吧。”
看见红豆喜不自胜地走了出去,孙茹不禁有些感慨。
小豆子这个人才是她最看不透的,来到这里不少时间了,她也辗转了几个男人手中,可是这小豆子,却从来都在她来到新地方的第二天出现在她身边,幽灵一般,让人禁不住打心里害怕他。
小豆子往远处看了一眼,几个侍女模样的人正聚在一起笑语嫣然,不用想,也知道她们在说什么了,他又看了一眼面前红着脸的少女,从胸口掏出乌木簪子和一个小圆盒子:“这是你上回看上的簪子,这是我买的胭脂,夫人用的也是这种。”
红豆羞怯地接下了,顺手就把头上的簪子取下来,将这簪子插了上去。
小豆子又把刚才侍卫给自己的东西递给她:“拿回去给你爹补补身子吧。”
红豆睁大了眼睛:“这我怎么能要。”
小豆子笑了笑,没再说话,转身走了。
深夜里,孙茹对站在自己面前的小豆子把自己最近几天的事情一件件说了出来:“过两天我可能又要去另外一个地方,昨日有个将军带我去过了夜,可能过两天就要把我讨要过去。”
小豆子认真记着,等到她不说了,又问道:“你去查查有没有一个名叫傅隶的人的下落,他中了毒,命不久矣,但是藏的很深。”
傅隶孙茹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我听过这个名字!昨日带我过夜的那个将军曾经说过这个名字”
%%%%%%%%
傅隶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是死在傅钦烨手里,跟他父皇比起来,傅钦烨更像是一只雏鸟。
可就是这只雏鸟,带人围上了他暂作栖息地的院子。
傅钦烨的眼神很冷,他看着傅隶,目光挑剔,又带着一丝嘲弄,像是在打量一块猪肉一般。
比起在大衍的时候,傅隶此时的样貌太难看了,两只眼睛上罩着一层白茫茫的东西,脸上更是肿起一个个的脓包,双腿萎缩的十分厉害,从大腿处开始都变成拳头粗细。瘫在床上,生不如死。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能遥控一只大军,让他应接不暇。
片刻之后,他挥手道:“把他带走。”
傅隶咬着牙问道:“你不杀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