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72章 【柒二】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傅钦烨冷笑一声:“朕不会杀你,朕会留着你的性命,直到朕让你死的时候,你才能死。”
傅隶面如死灰,双唇蠕动了一下,旁边有人立刻眼疾手快地钳住他的下巴。傅钦烨立刻明白傅隶想干什么,他又笑了一声,挥了挥手,傅隶的下巴立刻被卸掉了。
“别着急,时间还长着呢。”
如今已经是春天了,回大衍的路上,四处都是绿茫茫的新芽,偶尔还能看见一点绿茫茫的大地上突兀地浮现一抹白痕。
没了傅隶,那些小国的军队根本拧不到一块儿去,剩下的游兵散将,傅钦烨新册封的将军完全可以击败他们。
他回到京城,回到仍旧在昏迷的秦驷身边。傅钦烨日日流连懿德殿,连政事都有些疏忽了,不过如今,却没有能制约他的大臣了,剩下的那些大臣,在傅钦烨面前,多只能喏喏地说个是。
就连沈德宁说的话,也不那么好用了。
傅钦烨对秦驷比任何人都上心,他亲手给秦驷喂参汤,为她擦拭她的身子,给她按摩胳膊。
傅钦烨曾经让太医给秦驷诊治过,太医说,秦驷是用力过猛,伤了心脉,所以才长睡不醒,等到她的心脉长好了自然就会醒来。
而她的手臂手臂上的经脉已经断成了无数条,如何还长得好,这一双手臂,怕是怕是再也不能用了。
傅钦烨看着秦驷的睡颜,目光怔怔的,眼眨也不眨,一看就是半夜。良久,他才动了动身子,站起来,抱起秦驷,来到屋外。
正是最好的时候,百花竞放,一阵微风吹来,四处都是花香,傅钦烨仔细拿了一张毯子,盖在秦驷身上:“你总是喜欢抱朕,现在轮到朕来抱你了。”
他亲了亲秦驷的侧脸,将她抱的更紧了一些。
秦驷身上有些凉,傅钦烨试图让她暖和起来:“朕记得你身子以前可是很热的,冬天里,你这里从来不生炉子,朕来了也不生,每回来你这殿里,朕就觉得冻人。你还说是朕娇气,你现在也觉得冷了吧。”
寂静中只有傅钦烨一个人的声音,絮絮叨叨的渐传渐远,即使没有人应声,他也能说很久,可是他的声音最终会消散在风中,然后他就抱着秦驷,像是一个丢了东西的孩子,让一旁看着的瑶月瑶音忍不住落泪。
“皇上如今像是魔怔了一样。”瑶月用帕子按了按眼睛。
瑶音勉强笑了笑道:“你知不知道,有人说让皇上换个皇后,被皇上一通骂,后来又连降了好几级。”
瑶月点点头:“我听说了,最近想进宫的人不少。”
“还好几位娘娘没有落井下石。”
“她们那是怕了咱们皇后娘娘,只要皇后娘娘一醒,这些作妖的人,谁还敢动作。”
“可皇后娘娘什么时候能醒呢?”
“说不准明儿就醒了。”
这种事,谁说的准呢。
天一天一天地热了起来,让人褪下了身上的棉衣,换上了轻薄的单裳。
这一日,傅钦烨下了朝,又来到懿德殿,殿里,德妃和良妃一块儿照顾着秦驷。
秦驷睡着,打理宫中事宜的人换成了德妃,良妃是管不来这些东西了,又怕德妃压不住那些宫女太监,傅钦烨便给她升了分位。
升了分位之后,德妃和良妃之间的关系反而渐渐好起来,两人平日里虽然说话都夹棍带枪的,但整日都待在一块,渐渐默契起来。
见了傅钦烨,两人齐齐起身行礼,傅钦烨挥了挥手,先来到秦驷床边看了一眼秦驷的面容,她今日脸上带了一些血色,看上去倒真像是睡着了一样。
“喂了参汤了?”
德妃点点头道:“已经喂过了,还给皇后娘娘擦了一遍身子。”
良妃在一旁说道:“当着皇上的面,你倒说说,你还要给皇后娘娘喂燕窝吗?”
德妃挑了挑眉:“我有什么不敢说的,只喝参汤,对皇后娘娘也不见得有多好,偶尔换换也不错啊。”
傅钦烨点点头:“德妃说的有理,明天就试试燕窝,记住了,燕窝要炖的久一些。”
德妃应下了,朝良妃飞去一个眼刀。
良妃看也不看她,拧了帕子递给傅钦烨擦手:“既然皇上来了,那臣妾便就告退了。”
德妃也跟着她告退,两人走过傅钦烨身边的时候,傅钦烨还能听见德妃的声音:“你看,皇上都赞同我的话。”
随后是良妃的反驳:“皇上只是当着皇后娘娘面,不忍拂你的面子而已。”
傅钦烨擦了手,掀开秦驷身上盖的薄衾,解开她身上的衣物,为她按摩起来。
在床上躺了那么长时间,秦驷的身子却一点儿也没有变化,只是肌肤有些苍白了,但身材玲珑有致。
傅钦烨的目光一点点往下看去,从她的桃花粉面,到两只玉峰,再往下,是平坦的小腹。
他连忙收回目光,感觉自己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
他已经有好几个月没碰过女人了,他无心房事,可是看见秦驷的身子,他还是会有反应。
平缓了一时,傅钦烨给秦驷又穿好衣服,看着秦驷平静的睡颜,他突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俯下身子,轻轻舔舐起秦驷的嘴唇。
他的动作温柔至极,像是对待一块无价的珍宝,一点一点,慢慢的,侵入她的口中。
啪嗒一滴泪落到秦驷脸上。
傅钦烨伸手抱住她的脖子,温热的液体从他脸上,流到秦驷身上,他呜咽着,模糊不清地说道:“你到底什么时候醒过来?!朕好累,朕想你了”
没有关闭的窗户乍然吹进来一阵暖风,吹的傅钦烨脸上一阵冰凉,也将秦驷的头发吹了起来。
乱发的遮掩下,秦驷的面容变得有些模糊。
傅钦烨来不及去管自己脸上的泪痕,连忙伸手将秦驷脸上的头发拨开,等看见她脸上的水痕,他低声说道:“弄脏你了,”说着,给秦驷擦拭干净,随后又洗了洗自己的脸。
一切刚刚弄完,傅钦烨突然听见外间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是敲门声:“皇上,您在吗,太妃娘娘想要见您。”
傅钦烨皱了皱眉,这宫中只剩下了一个太妃娘娘,不过她
这么想着,傅钦烨给秦驷穿好了衣裳,才将门打开,看向沈德宁:“你说谁要见朕?”
沈德宁脸上什么都看不出来,像是对这件事一点都不惊讶一样。傅钦烨微微挑眉,等着沈德宁回话。
“是太妃娘娘,咱家一时半会的也说不清楚,皇上还是自己去看看吧。”沈德宁的声音四平八稳,一边说着,一边让出路来。
傅钦烨思忖片刻,点点头,对一旁的瑶月说道:“你去照顾好皇后。”
瑶月连忙应声,带着瑶虞进了屋,两人先是将秦驷抱到窗边,让她斜靠在美人榻上,瑶月又拿了本书,是秦驷以前最喜欢看的奇闻异志,正想要读,却被瑶虞打断:“瑶月姐姐,你说太妃娘娘找皇上会是什么事?”
瑶月摇摇头:“我哪里知道这样的事,说不定”她说着话,却听见一个微弱的声音。
瑶月顿时不再说话,一时间屋里安静的可闻落针。
“傅隶”
她没有听错,瑶月顿时扔了手里的书,忍着心里巨大的澎湃站起身,看向秦驷,那双以往都闭着的眼睛此刻终于张开,似乎还有些不适应刺眼的光亮,但是那双眼睛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定冷漠。
瑶月的眼泪涌了出来,不要钱一样大颗大颗地往外冒,她砰的一下跪倒在秦驷面前,伸手捂住嘴,挡住自己呜咽的声音:“皇后娘娘,您终于醒了终于”
秦驷看了她一眼,朝她微微挥了挥手。瑶月顿时明白,伸手从旁拿了一杯水,接着跪行到榻边,一点一点地把杯子里的水喂给秦驷。等到秦驷喝完,她又道:“您还要码?”
秦驷摇摇头,又皱眉说道:“本宫睡了多久?”说着就要起身,想用手撑着榻上立起身子,却不妨跌落到榻上。
看见这一幕,瑶月只觉得心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捏紧了一样,她也顾不得许多,连忙上前将秦驷扶好了。
而秦驷却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看向自己的双臂:“本宫的手怎么了?”没等瑶月回答,秦驷已经试探着抬起双臂,那双纤细的看上去没有一点力气的手臂只抬起了寸长的距离,便又无力地跌了回去。
“这双手臂不能用了?”秦驷脸上倒没多少沮丧,就像是说今天不能吃饭了一样的云淡风轻,反观一旁眼中含泪的瑶月,就有些大惊小怪了。
可容不得瑶月不大惊小怪,她无法想象,如果秦驷知道自己一双手臂不能用了,会是个什么心情和感觉,这样的事情若放到她身上,她恐怕立刻死了的心都有了。
秦驷看了一阵,移开目光,看向一旁不能言语的瑶虞,声音还有些沙哑地说道:“你去,将太后身边的含烟给叫过来。”
瑶虞立刻领命去了,只是她走的跌跌撞撞的,在门槛处还摔了一跤。
秦驷收回目光,又看向瑶月:“这些时日,辛苦你们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