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74章 【柒四】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傅钦烨疑惑地问道:“为什么太后要救他?”怎么看,两人都应该毫无关系才对啊。
秦驷倚在傅钦烨肩上,闭上了眼睛:“你说,能让太后看上的,会是什么样的男人?”
傅钦烨身子一震,有些不可置信低声道:“你的意思是,太后跟傅隶”后面的话傅钦烨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秦驷却没再回话,紧闭着双眼,像是睡着了一样,傅钦烨心中的怒气只上来了一瞬,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对太后的感情本来就十分浅薄,哪里在乎她的奸夫究竟是谁,不过是咋一听闻,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罢了。
但秦驷在他肩头睡着,他是万万不敢有什么大动作的,就连起初的胸膛起伏都没了,他侧过脸,看着秦驷的睡颜,哪怕早已经看过了无数次,可是他仍然觉得不够,他用目光一遍遍贪婪地描绘着她的眉目,一动不动。
秦驷突然又睁开眼:“别让傅隶跑了,谁知道太后会把他藏到什么地方去。至于陈太妃那里,太后那个孩子的事情,随你告不告诉她,不过你还是告诉她的好,你如果告诉了她,总归不会让她陷得太深。”
傅钦烨应了一声,秦驷又闭上眼睛,这回她呼吸清浅,是真的睡着了。
傅钦烨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倒在美人榻上,又静静地看着秦驷的睡颜良久,方才离开。
离开懿德殿,傅钦烨直直地往御书房走去,陈太妃仍旧跪在御书房门前,此时日光极盛,正照在她身上,她脸上泛起不正常的红色,唇色泛白,一副将要倒下的样子。
傅钦烨来到她面前,皱着眉对两旁伺候的宫女太监说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太妃给扶起来?!”
沈德宁上前一步,伸手到陈太妃胳膊上,想要把他给扶起来,可两旁的太监宫女却没有一个动作的,虽然现在的陈太妃看上去像是一个正常人,可是他们却都听说过,这陈太妃以前是个疯子,还曾经吃过人。
对这样的传说他们这些宫女太监都深信不疑,所以此时惊惧得看着陈太妃,像是生怕她起身咬人一样,连走进也不愿意。
傅钦烨看的直皱眉,但却没有说话,以前的时候,哪怕是他,虽说在心里感激着陈太妃,但又何尝不怕她呢。
然而对于伸手来扶自己的沈德宁,陈太妃却像是没有看见一样,目光紧紧盯着傅钦烨:“皇上,还请您答应臣妾的请求,哪怕哪怕是看在臣妾曾经救您一命地份上。”
这是要拿救命之恩来要挟傅钦烨。
傅钦烨的目光一下冷了下去,他退后一步,漠然地说道:“陈太妃想求朕什么?”
陈太妃却不说,只道:“请皇上答应臣妾的请求。”
傅钦烨笑了一声道:“朕知道陈太妃要求什么,只不过朕不会答应的。”
陈太妃翕动了一下嘴角,突然狠狠地磕了一下头。
沈德宁连忙扶住她,这一回,沈德宁没再让陈太妃挣脱,半强迫地将她带进了御书房。
傅钦烨跟着进去,看向被沈德宁制住的陈太妃说道:“当初太妃的救命之恩,朕一直记在心里,若是别的请求,朕一定答应,唯有这件事情,绝对不行。”
陈太妃凄楚可怜地开口说道:“皇上,他已经是一个将死之人了,皇上就放他一条生路,让我带他回到齐宁,让他死在那里,好吗?”
“不行,”傅钦烨的声音容不得别人质疑,“朕最后再说一遍,朕绝对不可能放了傅隶。”
陈太妃一时间喏喏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如果傅钦烨不松口的话,她就没有可能救出傅隶。
见她这个样子,沈德宁便将她松开,陈太妃跌倒在地上,仍旧是一副神魂不知在何处的样子,傅钦烨看的有些不忍,但他在傅隶的事情上十分坚定,他是绝对不可能放过傅隶的。
陈太妃突然伸手拔下了头上的簪子,然后放在自己的喉咙处:“皇上如果不答应我,那我这就去死,血溅五步,只愿皇上能够考虑一下,放了他,只要您放了他。”说着,她就要往下刺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沈德宁突然出手,夺下了她手里的簪子。
陈太妃呆呆地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忍不住低泣起来。
傅钦烨面色铁青,突然开口说道:“陈太妃以为自己和傅隶情比金坚,恩爱不离是吗?那你知不知道,其实傅隶他现在有一个儿子,还不到周岁。”
陈太妃怔住了。良久,她才从喉咙里发出几个让人听不清的字。
傅钦烨倒是看了出来,她说的是:“怎么可能?!”
傅钦烨有些同情她,又有些觉得自己太过残忍,陈太妃装疯卖傻了那么长时间,活的简直不像个人,可能她就是为了那一点渺茫的希望,为了等傅隶救出自己。
可是如今,她却听见傅隶有了孩子的消息。
傅钦烨垂下眼睛,不去看她:“你若不信,朕可以让人把他送过来。”
陈太妃又挺直了身子,眼里虽然还隐隐含着泪水,但脸上的表情却又变得坚毅起来:“无论怎样,傅隶他是为了妾身才变成现在这样,妾身不求别的,只求皇上能让他在最后的日子里,活的舒心一些。”
傅钦烨叹了口气:“陈太妃还是换个别的要求吧,这件事是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的。”
陈太妃脸上出现绝望之色,但没过一会儿,她又说道:“那恳请皇上,让妾身去看看他。”
%%%%%%%%%
太后正逗弄着她的心尖肉,前些日子秦驷昏迷之后,傅钦烨就像是忘了她一样,虽然守在外面的侍卫还一直没有撤走,但是却不曾再约束她的行动,她略用了些手段,便把尧儿给夺了回来。
这些日子,尧儿一天一个模样,粉嫩嫩的一团,让太后久经风霜的心也软和了下来。她看着尧儿乖乖将自己给他的糕点给吃了个干净,太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她接过宫女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手,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开口问道:“她去了?”
一旁的嬷嬷立刻回道:“一早就去了,听说为了让皇上答应,在御书房外边跪了不少时候呢。”
太后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她对皇上有救命之恩,皇上会答应她的。”
“您说的是。”嬷嬷俯身在太后耳边,问道:“可是奴婢却不明白,为什么太后您要”
“你觉得我对傅隶有情?”太后自然知晓跟了自己几十年的嬷嬷究竟在想什么,然而她微微一笑,表情高深莫测,“区区一个傅隶本宫要的是尧儿好好活着,问鼎皇位。”
嬷嬷眼里闪过一丝惊骇,却什么都没说,唯有苍白的嘴唇暴露了她内心的紧张。
太后看在眼里,宽慰她道:“圣上如今不听哀家的话,这倒也罢了,还宠信一个妖女,哀家也是为了江山社稷着想。”
说罢,她又叹了口气:“哀家原本想若良妃她能怀上龙种,也不必出此下策,谁知道这么长时间了,她那里却一点动静都没有,真是没用!如今只能靠尧儿了,不过恐怕还要给他安个假的身份,真是委屈了我的尧儿。”
太后怜爱地看向尧儿,随后伸出手,将他抱在怀里:“尧儿,母后会让你得到这个天下的。”
看着这样的太后,嬷嬷心慌意乱,最后还是退了出去。
没过多久,然而她正看见一队侍卫粗暴地打开坤元宫的宫门,接着像是门神一样侍立在左右两旁,随后进来的是几个宫女,嬷嬷认得,这些宫女都是打小服侍皇上的人。
嬷嬷眉心一跳,什么都顾不得,立刻转身,然而却被一个人拉住了身子:“嬷嬷这是要往哪里去啊?”
嬷嬷回身一看,是一个面容端庄的宫女,她脸上带着恭敬的笑容,但是手却紧紧地拉着嬷嬷的衣裳,不让她动作。
三名宫女从她们身边过去,属于年轻宫女的体香幽幽浮动着,接着,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一个声音在她耳边说道:“委屈嬷嬷了。”
嬷嬷动弹不得,连声音也发布出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们进去,接着抱出来一个襁褓。
三人又从她身边过去,幽幽的体香中多了一股子奶味,嬷嬷认得,这是尧儿身上的味道。这些日子,不仅仅是太后娘娘,她也是常常照顾着尧儿的,哪里不知道他身上是什么味道。
嬷嬷呜咽了两声,终于被松开,不过她用力过猛,所以倒在了地上,这时她听见一声尖利的叫声,那是太后娘娘的。
嬷嬷看见太后披头散发,赤着脚往这里跑过来,可是那些人已经如同来时那样,静悄悄地离开了。
她心里涌上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巨大恐惧,她站起身来,踉跄着跑到太后娘娘身边,扶住她道:“您别着急,您千万别急。尧儿不会丢的,不会丢的”
太后娘娘果真是糊涂了吧,觊觎皇位,这可如何使得这些人一定是皇上派来的,眼下最要紧的事情,是绝不能让皇后娘娘再犯糊涂了!
%%%%%%%%%
陈太妃身旁跟着两个太监,一个做事妥帖,一个眼睛凌厉。
做事妥帖的那个将地牢们打开了,然后对陈太妃谄媚一笑,道:“太妃娘娘,皇上说了,许您在里面呆半个时辰。”
陈太妃哪里不知道他的意思,连忙说道:“公公放心,我会记着时间的,绝不会让你们为难。”
那公公的腰又弯了弯,眼笑的都看不见了:“多谢太妃娘娘体恤。”
一旁那个神色傲慢,眼睛如同钩子的一样的太监则道:“由咱家陪着太妃娘娘进去,您没意见吧?”
陈太妃点点头:“麻烦了。”
“不麻烦,您先请。”
这两个太监都姓程,倒也巧合,宫里的人都叫他们大程公公和小程公公。眼神如勾的那个便是大程公公,他是有名耳聪目明,即使这地牢里漆黑如夜,他也能准确看见台阶,还能回头再提醒陈太妃一句:“您可小心着点,这儿的台阶比刚才陡多了。”
听见他的话,陈太妃扯出一个有些难看的笑容来:“多谢公公提醒。”
她的声音也是抖的,像是在这黑暗里受到了莫大的惊吓一般。但给她惊吓的不仅仅是黑暗,还有耳边传来的各种各样的声音,有哭号声,有尖叫声,还有鞭子抽在皮肉上的声音,等等等等,不一而足,但眼前什么也看不见,让她都以为那些只是自己幻想出来的声音,这里虽然是地地牢,可是怎么会有那么多声音呢?
不知不觉之间,眼泪流了陈太妃一脸,导致她见了亮光之后,眼前的世界还都是模糊的,她慌忙擦去泪水,又整了整衣服,跟在大程公公身后往前走去。
狱卒认出来大程公公手里的令牌,带着两人往最角落的一个牢笼走去。
最角落的那个牢笼建在水上,水是死水,散发着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味,里面还不时出现些动静,也不知道里面养了些什么。
大程公公皱了皱眉头,他最喜爱洁净,这样的地方他有些受不了,可再受不了,沈德宁交代下来的事情他也要办好了。他收敛了脸上的厌恶,转身对陈太妃说道:“太妃娘娘,您过来吧。”
不用他说,陈太妃一颗心早已扑在傅隶身上,她连忙上前两步,看向水面上吊在半空中的铁笼子,那铁笼子上还拴着铁链,不过半人高而已,普通人在里面恐怕根本挪移不开,但身子已经萎缩了一半的傅隶呆着却正好。
虽然早就知道傅隶被抓了肯定过不上什么好日子,可是看见这样的傅隶,还是让陈太妃一颗心都被揪紧了,她泪如泉涌,又往前走了一步:“九郎!九郎”!
她这一步走出去,差点就踩进了那一滩污水之中,大程公公连忙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她。
陈太妃压根不去管自己,一颗心只在傅隶身上。她又叠声唤了两句,可傅隶却一动也不动。
陈太妃顿时慌了,抓住狱卒问道:“他是怎么了?!他怎么不回我?!”
狱卒看了一眼大程公公,开口说道:“他是醒着的,只是他恐怕”不想理会你。
后半句话狱卒是怎么都不能说的,他只好道:“恐怕他现在听不见您的声音。”
这个解释陈太妃勉强接受了,她含着泪说道:“你能不能把他放下来一些,只要能让我跟他说说话,说说话就好。”
狱卒又看了一眼大程公公,这回陈太妃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她转身面对着大程公公,噗通一下,朝他跪了下去。
大程公公倒是躲开了,却有些不知道该拿陈太妃怎么办才好,陈太妃的身份可不一般,不是他能够得罪的。
陈太妃目光凄楚地说道:“求求公公了,您就让我跟他说几句话,皇上都同意了的。”
大程公公瞪了一眼那没眼力见的狱卒,随后朝他挥了挥手:“放下一些吧。”
那狱卒得了大程公公的命令,哪里还有不愿意的道理,顿时去将锁链放下了一些,这样一来,傅隶就在陈太妃上空寸高的地方。
陈太妃看见傅隶的脸,又开始哭了起来。
傅隶终于睁开眼去看她:“心蕊。”
陈太妃连忙回道:“九郎,是我!你如今感觉怎么样了?身上疼不疼?”
傅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从上到下地看了看陈太妃,开口道:“你瘦了。”他的声音粗粝,听的人很是难受。
可陈太妃却露出了一个笑容:“我瘦了不好看吗?”
傅隶摇摇头:“你还是胖了好看。”
陈太妃此时像是一个面对情郎的妙龄少女,脸上也浮现了一丝红晕,若不是这里是在昏暗的地牢中,若不是傅隶在半空中的铁笼里,大程公公都以为自己是在看两个少男少女在一块儿幽会。
傅隶又说道:“你去求了傅钦烨?”
陈太妃轻轻点了点头,随后像是怕傅隶误会一样,又解释道:“我只求他来见你一面。”
可是傅隶熟知陈太妃的性子,哪里不知道她这越描越黑的一句话代表着什么呢,他怔了怔,幽幽地说道:“苦了你了。”
陈太妃没再说话,两人有太长的时间没见面了,如今见了面,除了年少时相处的那些画面,竟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低着头,有些失落。
傅隶看出了她的失落,开口道:“你走吧,你救了傅钦烨,除了我,其他的你开口他不会拒绝,你离开这里,远远的找个地方,好好的活着。”
陈太妃咬着嘴唇,怔忪半响后道:“那你呢?”
傅隶苦笑一声道:“你觉得我这个样子,还能活多久?”
哪怕活着,又能好受到哪去呢。
陈太妃的眼泪又扑哧扑哧地落了下来,她哽咽着说道:“你怎么这样傻?”
傅隶艰难地动了动脖子:“傅钦烨呢,他在旁边吗?”
陈太妃连忙道:“他不在,只有我。”
傅隶点点头,又道:“我给你准备了一处院子,就在京郊,名叫松风别院,你去与那里看门的人说我的名字,他就会把院子给你了,看门的人是个忠义之人,你若是愿意留下他,就留下就是,若不愿意,就让他走。”
陈太妃将傅隶说的每一个字都默记下来,又重复了几遍,确认自己记得熟了,就点点头。
这个时候,距离半个时辰的时间,已经只剩下不到一刻了,陈太妃蹙着眉,还是问了出来:“你你现在有孩子了吗?”
傅隶皱了皱眉:“什么孩子?”
听见他这样说,陈太妃顿时笑了起来:“我就说皇上一定是骗我的,他还说九郎有了孩子,这怎么可能呢。”
她话音刚落,却听见一声婴儿啼哭的声音响了起来,陈太妃后退一步,被吓的不清。
狱卒连忙上前,开口说道:“这是娃娃鱼的声音:”
就在这时,一个女声却道:“这可不是娃娃鱼的声音,”众人齐齐转身,就看见一个抱着一个小襁褓的人走了过来,她头上梳着中规中矩的单髻,身上披了一个披风,让人看不见她的脸。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