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以契为证

第二百四十章,报应来的太突然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御幼威不知道问橙抬脚是取契剑召唤御剑心,他只是在问橙说完这有些嚣张的话后,看到了问橙身后不远处的胡同内鬼鬼祟祟的探头出来一个五岁左右身穿粗布麻衣,身后背着一架弓弩的小孩子。
那弓弩比这孩童自身都长,拖在地上一点也不利索,若莫问橙真是请他来教自己如何做灵,那自己还得先教教他如何背弩!
问橙听到洛星河说小萝卜丁,她立刻纳闷的回头张望,御剑心那么大一只,除非御幼威不想活了怎么可能说他是小萝卜丁?
这一看也让问橙看到了呼啸,她立刻装没看到转头跟御幼威澄清到:
“他……额……还真不是他!我请的是……算了,可能是天上堵,你再等会,马上就到!”
问橙本想说请的是御剑心,想了想还是给御幼威个惊喜,让他感受一下未知的心跳,因此问橙略做解释就抬头看天,等着御剑心从天上飞来。
但因为御剑心现在是我双契状态,一边牵扯着问橙另一边挂着缀不语,御剑心虽暂时借助魔族秘术封住了灵力外泄;像问橙这种突然呼唤,真让他用自己的灵力飞来他再也舍不得了。
因此他感知到契剑有变化后,让莫大宝订了出租车,并将青铜剑托付给出租车司机,自己悠哉悠哉的走出莫家,爬上了出租车车顶,吹着风看着景,堵车堵出三百里去如同蜗牛一样慢慢的向问橙身边赶来。御剑心那边不靠谱到不知何时能到,问橙这边还在抬头看着天,等待着他快点来。
也就因为这等待的时间实在太过长了,这让原本有些后怕问橙真请御剑心来的御幼威,越来越有一种自己被莫问橙戏耍了的感觉。
他一生气趁其不备,抬手捏住问橙下巴,硬逼她低头,将她的目光凝聚在单谚身上,并嚣张的挑衅到:
“刚才是我故意减弱气息,引这个魂魄以为单谚是将死之人好附身复活,这才将他擒住,吃的就剩个空壳了,就算能转世,他下辈子也是个不能言语的瘫子!
现在你又故意戏耍我,不给你点教训,你怕是要忘记我曾经也是魔了!
至于教训是什么……你应该已经猜到了吧,像你这种所谓的名门正派,最忌讳的就是见死不救吧,我现在就让你看着他被我吃到连壳子都不剩,你却又不能改变什么,内心煎熬懊悔一辈子去吧!”
御幼威说着还顺势拉扯了问橙一把,害得问橙险些不稳摔倒在单谚身上,幸亏洛星河拉住了问橙的胳膊,这才避免了问橙撞上单谚的尴尬局面。
也因为问橙这突然前扑的这一下,单谚心跳加速,心季了一刹那,困住他不能动的术法瞬间解除,卡在单谚身上的魂魄虚弱的摔落在地上。
单谚察觉自己能动后迅速抬手,他是想去扶问橙一把的,但问橙却在离他一尺远的距离时被洛星河横插一杠拽走。
看着问橙因为不稳扑进洛星河怀里,单谚也突然黑化了那么一下,抬眼扫了御幼威一眼,嘴角微微扯动,对御幼威说出了几个字:
“你再说一遍!”
“说什么?我刚才的话太多了,不知道从何开始复述起来呢。”
刚吃了半个人魂的御幼威此时是不可一世的,对于单谚的威胁他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对于他来说损失的灵力已经恢复大半了,现在就算跟单谚对着干报复他一下,也算对得起自己这大半年来受的委屈了,只要给他留一口气在,自己就不算噬主,契管局依然对自己无可奈何!
“那就从你想吃了他开始吧!”
单谚说着垂手背后,看似是指着脚边的残魂向御幼威讨要说法,实则是偷偷在身后扎破掌心,根本没给御幼威继续叫嚣的机会,他突然蹲下握住御幼威依附的中性笔,勐的刺入了残魂的心口处。
随着笔尖的刺入,原本被御幼威汲取到要散魂的透明残魄,逐渐变得清晰,甚至比刚才还意识清晰了一些,突然开口冒出一句:
“我不是池箫箫。”
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还未让问橙和洛星河想明白怎么回事,一旁的御幼威就哀嚎的痛骂单谚阴狠:
“单谚!你个鳖孙!算你狠!咱们来日方长,早晚我会治的你服服帖帖的!”
也就在笔尖刺入残魄的一瞬间,御幼威感觉到了力量的流失,身体又变得非常沉重,脸上的红润快速消退,取而代之的是黄肌瘦憔悴不堪,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太得瑟了,根本没注意单谚将笔尖沾血了,自己现在被单谚坑成了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跳梁小丑;自己堂堂一个魔族与人族残魄此长彼消,简直是奇耻大辱!
迅速失去力量的御幼威已经不止憔悴那么简单了,他的容貌又开始迅速苍老起来,鬓角变得灰白眉眼间皱纹密布,完全暴露出老态,为了给自己留住最后一丝遮羞布,他凶狠的瞪御剑心一眼,不甘的挥挥衣袖消失在原地。
单谚见御幼威消失,默认他是遁回笔内反思己过,便没再为难他,反手从魂魄身上拔回笔身,盖回笔盖又将笔装进了口袋中,就像没事发生一样,转头继续与魂魄攀谈:
“你既然不是池箫箫,那我刚才问你是不是池箫箫的时候你为什么点头。”
“我不点头你怎么会放松戒备让我附身?我刚才整个人都是混沌状态,看到你就觉得你身上香,香的让我直流口水。”
魂魄边说边擦嘴角,似乎还没忘记刚才混沌中对单谚的垂涎。
“他香?”
问橙有些误会了魂魄的意思,疑惑的看单谚一眼,并未觉得他那里香,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这魂魄怕是看上单谚了。
“嘘,你听着就好,呼啸还在向这边张望,他可能会与这两个魂魄有瓜葛。”
洛星河听到问橙开口,摆出噤声的手势示意她安静,静观其变就好。
单谚被问橙的声音打扰,出现了短暂的走神,当听到不远处带那柄弓弩来的孩子叫呼啸后,他在心中不动声色的分析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