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修真小说 -> 十绝山

第五十六章 三老同归-12:遗宝残片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这段故事讲了很长时间,开始是天工老人说,到后来就成了开心的时候八爷抢着说,沮丧的时候天工老人给他补充了,总之,他们几乎把这些年要讲的话都讲完了,在翁锐印象中,这两位老人这些年总共也没有讲过这么多话。
在他们讲的时候,所有人都听得极为认真,生怕漏掉其中的某个细节,整个过程,除了他们的讲述,还有听的人的想象,但他们都知道,实际的情况可能还要艰险数倍。
不光是翁锐这些年轻人,连吕信这样和他们年龄相差不大的人都唏嘘不已,历经千辛万苦,跋涉五六千里地,他们说得澹若清风,但面对迦南这样强悍的对手,竭力拼杀,生死悬于一线,他们说得却是兴奋异常,意犹未尽。
自从看到天工老人,吕信就已经兴奋不已,天工老人对他亦师亦友,当初听到天工老人的死讯,他伤心了很久,最后翁锐和天工山上那些人决裂的时候,他毅然决然地下了山,因为翁锐一走,他觉得那山上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了。
“门主,这些年怎么说,你也该给我点消息……”天工门老门主还在,话一开口,吕信就已经说不下去了,他那双已经看惯了人生悲欢离合,看遍了江湖恩怨情仇的眼睛,几乎都已经干枯了,多少年来都想不起来为啥事流过眼泪,但在这里他却有点止不住了。
“行了,为这点事你就这样,我看你那么多年天工山是白呆了。”天工老人似乎也被感染。
吕信轻拭了一下脸颊的泪痕:“我是高兴。”。
“这有啥好高兴的,”天工老人道,“当年你能放弃吃香喝辣的盗神生意,钻入深山潜心于道,就该知道生生死死已经没太多差别,就连老叫化一路上骂我死木匠我都觉得很有道理,哈哈哈。”
一直听着的孙庸也动情道:“天工师伯,我爹和天玑爷爷对您可是念念不忘,他们一开始也是根本就不相信你传出来的消息,只是师兄他们找了几年无果之后,他们才谈及您少了一些,但还是经常会为此暗暗伤神。”
“天玑子那个老东西你怎么叫他爷爷了,哦,对,你娶了他孙女,哈哈哈,”天工老人笑道,“你这样可不合算了,到了龙目山你就要小上一辈。”
“我说你个死木匠到现在还是没想通,”八爷道,“你刚才还在教诲人家吕总管生死一样的事情,这怎么称谓又有什么关系?”
这两人只要一开口就要吵,比道门三圣在一起吵得还厉害,可年轻人觉得这样很有意思,不觉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阴石现在情绪已经稳定,只要父亲还在,其它的对他都不重要,像个孩子一样一会紧张一会笑,没事就看看八爷,心满意足。
这一路的故事和惊心动魄,莫君先是好奇,后是感动,但她非常明白,在这里她年龄最小,资历最浅,就一直乖乖的听着没插一句话。
“门主,您现在的身子骨怎么样?”对天工老人的关心,吕信是深入骨子里的。
“我没事,只是老叫化的内伤还没好利索。”天工老人道。
八爷眼睛一瞪道:“死木匠你又多嘴,我有啥事?”
“没事,没事,我们都看到您没事,呵呵,”翁锐笑道,“还是让我给二老看看,大家才好放心吗。”
翁锐说完,拉起八爷的手臂,手指搭在他的脉门,脉搏浑厚有力,气血两旺,看来真没多大问题,但在他真元巡脉的探察下,八爷心脉、督脉受到损伤的迹象还是十分明显,显然是有人一直在帮他治疗,现在已经恢复了十之七八,当下一鼓真力,一股暖流瞬时就将八爷受伤的经脉笼罩。
片刻之后,翁锐缓缓放下八爷的手臂,八爷也是长舒一口气,轻轻抹了一把额头沁出的细汗道:“你这孩子,又多事了。”
“呵呵,有锐儿出手,我看老叫化就真的就没事了。”天工老人笑道。
“天工师伯,我也给您看看。”翁锐道。
“我是真的没事,呵呵。”
天工老人虽说着没事,但也没有拒绝翁锐伸过来的手,对他眼中的这个孩子他不光喜欢,还很信任,就连门主之位他都愿意给他,对他有今天的成就更是得意于自己的助力。
正如天工老人说的,他确实没事,经脉不虚不滞,但翁锐却明显感到他的内力消耗有点过度,现在气血连八爷都比不上,以他这样的状况,是很难撑起一场大战的。
“天工师伯,”翁锐试探着道,“我们刚来的时候您是在给八爷疗伤吧?”
“没有,我在和他一起修习一门新的武功。”天工老人道
“是啊,这个迦南还是很厉害的,”八爷道,“我们两人几次和他交手,这家伙都能应付,上回差点就杀了他,但不知这回他又能想出什么招,我们还得再琢磨琢磨。”
翁锐心说,八爷啊八爷,您聪明一世,最终还是让天工师伯给骗了,他借修习武功之际偷偷给您疗伤,自己的内力已经受损,您还不知,但他却没有明说,只是道:“八爷,现在我们到了,您二老就歇一下,解决迦南的事就交给我们吧。”
“对,还有我,”阴石道,“我等这天已经很久了。”
这是阴石的真心话,他和迦南的心结也很深。
“这怎么行,”八爷道,“我已经和他约定好了,我和他的事情自己解决,你们不必插手。”
“八爷,您不信我们?”翁锐道。
“这跟信不信无关,”天工老人道,“人生在世,很多事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和老叫化能到这里,那是命里注定的,逃都逃不掉,你们年轻人时间还长,这点事就不要跟我们抢了,呵呵。”
“但是……”
“但是什么?”
翁锐话一出口却突然停了下来,他是在担心天工老人的内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但天工老人的追问他又不能当着这么多人说出实情,只好绕开了这个话题。
翁锐假装犹豫的一下子道:“我是担心这两天迦南又会出什么新的幺蛾子。”
“你还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天工老人道,“昨天他打伤老叫化后急于要抢从那个维嘉身上掉下来的东西,看他那么着急,我也就跟着抢了,结果那东西被撕成了两半,这家伙索要不成,气呼呼地拿着另一半就回他的狗窝去了,后面还传话出来,要休战三日,会不会和这东西有关?”
“黑水遗宝!”翁锐脱口而出,刚才听维嘉回来偷袭八爷的时候他已经这么想了。
“什么黑水遗宝?”八爷问道,天工老人也睁大了眼睛。
“这是个什么东西我也说不清……”翁锐遂把他们在觻得遇到的事简略说了一遍,理了一下这个“黑水遗宝”的来龙去脉。
“我也没看出这东西有啥神奇啊,奇奇怪怪的一个破书卷而已。”八爷道。
“你二老看过了?”翁锐道。
天工老人道:“看是看过,但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怕迦南那个老东西来抢,就把他藏起来了,呵呵。”
“那你还不赶快拿出来给锐儿他们看看?”八爷道,“没准他们就能看出点门道来。”
天工老人从一架马鞍下拿出那卷剩下一半的残存黑水遗宝,慢慢的把它摊开,最后终于看到了它的残貌,两片的残片麂皮卷上是一些曲里拐弯的文字符号,剩下四片都是一些星星点点的一些圆点,有大有小,还有一些暗红色的线条,可能是时间久远的缘故,有些地方都快看不清了。
“这是什么呀,”端详了半天孙庸道,“这些符号看上去像文字,但一个也不认识,后面的星星点点曲里拐弯,还都是残片,这黑水遗宝到底是个啥东西呀?”
“我看着像是张星相图,”莫君道,“我以前在一本书上看过类似的东西,觉得太过玄妙弄不明白就没多看……哎,这些图好像是可以拼起来的。”
莫君说完,开始挪动后面的四张麂皮残片,比较半天,她发现有些暗红色的线条是可以相连的,按照暗红色线条延伸的方位,这四片东西很容易就找到了它们的位置。
“唉,这里面缺得太多了。”莫君叹了口气道。
就在这时,林子外面又响起了呵斥声和打斗声,孙庸笑道:“是天魂他们到了,我去看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