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盖世双谐

第四十五章 面圣(上)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按说像土地庙这种建筑,多建于乡间,城里几乎是没有的。
且绝大多数的土地庙规模都很小,通常就是一个建在路边的、有三面墙和顶的小供台,屋檐底下最多挤进去一两个人。
不过,孙黄等人此刻栖身的这一间,算是很大的了,至少其内部有足够的空间可以容下他们七个。
至于这间庙的位置嘛,按现在的话来说,相当于城乡结合部吧……反正就是个连要饭的都不会来的地方,毕竟要饭的也不想每天花太长时间通勤。
那么他们是怎么流落到这种地方来的呢?
咱这儿稍微交代几句……
在昨儿晚上那一系列的事件过后,黄东来想到:麻玄声虽然很可能会派人再到客栈去找他们,但只要一时找不到,估计对方也不会再穷追不舍……毕竟那麻玄声应该也很清楚自己的弟弟是什么德行的人,他一个新科状元、未来驸马,不至于为了帮一个地痞弟弟找回场子而纠缠不休,说到底他弟弟又没死……相比之下,麻玄声亲自把弟弟教训一通,然后暗中释放,让其低调一段时间,他自己也低调一段时间……这种处理的可能性更大。
因此,按黄东来的预测,他们只要找个犄角旮旯躲上几天,等风头过去,麻家兄弟那边威胁基本就可以无视了,反倒是公主那边要再提防一下。
就这样,他们便跑这儿来了。
今天这一天,他们几个都没敢去人多的地方走动,除了去附近买点吃的,啥事儿都没干,甚至没去探听什么风声,就生怕引起别人注意。
可结果,到了夜里,还是有人找上了门来。
那人也不是旁人,正是云释离。
“唷,等着我呢这是。”行到土地庙前,都没靠近门口,云释离便停下了脚步,朝着前方那一片黑暗言道。
此时的云释离,手上是提着灯笼的,很显然,他并不担心被发现或被认出来,甚至是有意为之。
而他的这一举动,也很快得到了他期望中的反馈,其话音刚落,孙亦谐便第一个从庙侧面的暗处走了出来:“喔尻~我当是谁,这不是云哥吗?”
“呵……不敢当啊。”云释离皮笑肉不笑地应了句,“我应该叫你们几位‘哥’才是,你们干的事情,云某可是想都不敢想。”
他正说着这句呢,黄东来、林元诚、令狐翔、秦风、泰瑞尔和不动子共计六人,也纷纷从其四周现身了。
看这架势……云释离今天若是不怀好意来的,这会儿怕是已经被这七人包了饺子。
“亦谐啊,这位……是你朋友?”不动子这时罕见地抢先问了个问题。
“啊对。”孙亦谐也正好顺着这话给在场那几位不认识云释离的做个介绍,“这位乃是朝廷‘风云水月’四大高手之一的云释离云大哥,跟我和黄哥也算老交情了。”
“哦?”不动子闻言,略一沉吟,随即便上前几步,盯着云释离看了几眼,数秒后他便直接冲后者说道,“小子,你这身上,咋有股子妖气啊?”
云释离到底是个人物,他看了看眼前这个样貌比自己还年轻的道士,既没纠结“小子”这种称呼,也没惊讶于对方提到“妖气”的事,只是干笑一声,应道:“咱们还是换个地方说话吧,这大街上,多少有点不方便。”
他这话,无疑是有道理的。
你们以为半夜三更在一个荒僻的土地庙门前讲话,便没人听得见了吗?
若真如此,那云释离今天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他又是从哪里得到的线报,知晓了双谐等人的藏身之处?你们真以为在京城及周边地区,只要找个冷僻的地方,少跟人接触,就能不被发现了?
孙黄等人自是很快就理解了云释离的意思,于是他们也欣然同意了跟随对方换个地方,到一个相对安全的所在再聊。
此处咱也长话短说,一时半刻之后,众人便就跟云释离一起来到了一间郊外的破屋,这破屋周边已由锦衣卫的人警戒了起来,算是个“安全屋”吧。
他们八个花了大约小半个时辰,彼此了解了一下对方的身份,并把一些可以分享的情报都交换了一下,比如那“玉尾大仙”的事情,还有“十三死肖”的事儿。
对于已经跟妖精相处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云释离来说,不动子以及死肖的存在,也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事情了,他是完全能接受的。
而道完了这些之后,云释离才把麻驸马已经被炸死在粪坑的消息讲了出来,另外,他傍晚时分也已经得到了麻二“被自杀”的消息,据他推断,这肯定是韩谕搞出来的,所以他把结论也一块儿说了。
那黄东来一听又有人死在粪坑了,脸上就变颜变色的,还有些埋怨地看向了令狐翔,因为黄哥知道虽然炸死人的是令狐翔,但这笔账最后估计还是得算到他头上。
令狐翔呢,也有点慌,他可没想到,自己昨晚竟误杀了当朝驸马。
不过转念一想,林元诚还酒后占了公主的便宜呢,干掉个还没坐实的、也不算什么好人的驸马,似乎也不叫事儿了。
“妈个鸡的,那现在我们岂不是遭重了?”听到这里,孙亦谐歪嘴言道,“就驸马和公主那点事儿,够我们被杀头个两三回了吧?那我们还谈什么对付死肖啊?跑路都未必跑得掉啊!”
“是啊。”云释离也面露难色,“以韩谕这老狐狸的能耐,别说驸马的死确实与你们有关了……就算无关,只要他咬死了,我怕也保不住你们,何况林少侠你还对公主……”
“我真的是无心的……我都记不清当时发生了什么……”林元诚这时也是憋红着脸,赶紧打断了云释离的话;他是真不想让人家反复嚼这个事儿,每次身边这几位聊起这,他都觉得不好意思。
“嗯……”这时,果然还得是不动子站出来拿个主意,“事已至此,咱们继续低调行事,也没什么意义了,就算我们东躲西藏的,麻烦还是会不断找上门来,而跟这些人斡旋,只会徒费心力,拖累我们对付死肖的大计……”他顿了顿,叹了口气,“罢了……咱们干脆就从‘上面’破局吧。”
“上面?”云释离听罢,好似品出了什么,立刻面露疑色道,“道长说的是……”
不动子也不跟他拐弯抹角,直接回道:“你想想办法,带我们见一趟皇帝吧。”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大惊。
尤其是那云释离,那表情像是肾被人打了一拳似的。
“道长……玩笑了吧?”一息过后,云释离一脸愁容地接道,“我自己想要面圣,还得先通报过我的顶头上司,且必须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才能提这茬儿……就这,皇上还未必点头呢;您倒好,一张嘴就要我带你们去见皇上?别说是我了,咱指挥使大人也办不了这事儿啊。”
“啧。”可不动子却是一皱眉一撇嘴,“明的不行,可以来暗的呀……”他随即就用很随便的语气,说出了让人头皮发麻的台词,“我当然知道,你没法儿直接安排我们面圣,但凭你的职权,让我们几个混入皇城,还是很简单的吧?”说到这儿,他笑了笑,“你只要让我们进去了,我们自然有办法见到皇帝。”
云释离一听这话,差点儿给气笑了。
哦,我带你们混进去,然后你们在宫里乱搞,想见皇上见皇上,想见娘娘见娘娘……万一出了什么岔子,到时候追查起来,我还不得被连带着剐了?
“干嘛?你还担心我们刺王杀驾不成?”见对方一直不回话,不动子立马又问了个带敏感词的问题。
“呵……”云释离嘴角一抽,“道长,您好好想想啊……你们几位不速之客,突然出现在圣上面前,哪怕没有歹意,也是惊驾之罪啊,真到了那会儿,你们怕是话都没说出两句,就被护驾的大内高手以及禁军给淹没了吧?”
“惊驾?”不动子冷哼道,“哼……你怕是不知道这‘死肖’的厉害,倘若我们这次不能把这些邪灵妥善解决,那莫说他这个皇帝,整个京城、乃至整个神州都要遭难,惊驾这点小事能算个球?”他微顿半秒,接道,“小子我跟你说,你也别担心咱们,只要能混进宫,咱们到时候会随机应变的……这事儿要成了,你功德无量,皇帝事后定会免去你的罪责,还给你论功行赏……退一步说,万一他脑子不灵光,不听人话的,我也保着你,包你性命无虞。”
“这……”云释离确实是犯难。
如果按照常识,他是绝对不会答应不动子的要求的,但眼前这些人跟他讨论的是一桩超出常识的事情,那他就不该用常识去限制自己。
片刻的犹豫后,云释离终于还是释然了:“哼,行~反正我也是孤家寡人一个,举目无亲,真要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我跟尊驾去山上当道士总行了吧……”
“好!好小子,有魄力。”不动子也是难得夸了人一句。
他们这儿是已经说定了,旁边那六位可是傻眼了。
就算是孙黄二人这种穿越者,也知道潜入皇宫有多凶险啊,这可是一被发现就能先斩后奏的买卖,比起在外面逃避韩谕发动的追捕,这才更要命吧。
“你们也别怕。”不动子自也看出了这几位的想法,他接道,“我们不必都去,人太多了不方便……”他前半句刚让他们松了口气,后半句就是,“东来和亦谐跟着我混进去就行,你们其他人在宫外等着便是。”
“妈个鸡!”这一刻,孙亦谐和黄东来齐齐在各自心中骂了句街。
但也没办法,云释离都豁出去了,那他俩还能往龟壳里一缩,说自己害怕不敢去么?再说有不动子罩着,就算出什么意外,应该也不会有生命危险,故而他俩也就顺势装出大义凛然的神情答应了下来。
商议停当,这帮人也是趁热打铁,说干就干。
云释离向来是个一不做二不休的主,他既已决定了帮双谐和不动子混入皇宫,便会全力、且尽快地把事情办成。
因此,他都不等天亮,就在当夜,凌晨时分,他就将不动子、孙亦谐和黄东来三人带到了皇城附近,并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弄来了几套宦官的衣服。
于是,在一番乔装改扮后,他们几位便要私闯……皇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