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玄幻小说 -> 孔雀底下好乘凉

第二十七章 兔年礼物(番外预告)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Ps作为兔年礼物送给一直支持鼓励夜的牧月,跳舞兰,天生郭奉孝,逸,以及所有默默支持夜的人,祝大家兔年大吉,扬眉兔气。


有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可是却也有人,咳咳,不是,是兔子不喜欢升天。在清冷的月宫中,盛开的桂花树下,坐着一只兔子,不长的耳朵,红红的眼睛,三拌嘴,同寻常的兔子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它的皮毛是粉红色,看见它的人都能感觉暖暖的,很舒服,就是因为这样它才会被带到广寒宫来,成为嫦娥仙子的宠。


“唉。”兔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爪子在眼前无聊的挥动了两下,仰着脑袋看了一眼清幽典雅中透着浓浓冷意的广寒宫,它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其实细说起来它的生活还是不错,可是只要一想到那个外表柔弱,实则彪悍的嫦娥仙子,粉兔子就觉得无语得很,整个天庭的神仙,不,是整个六界都没有任何人能瞧出嫦娥仙子的本性,什么为后羿而奔月?那根本就是扯淡。


粉兔子嘴边的胡须微动,它虽然不了解其中的详情,但是嫦娥仙子绝不是深宫怨妇那样的人,反而——反而,怎能形容好呢,一时还真是找不到准确的形容词,若是孔凌在的话,一定会说那就是外表柔弱,内心坚强,是个有故事的人。


粉兔子歪着脑袋,盛开的桂花飘落下来,正正落在它的鼻尖上,粉兔子动动鼻子,桂花瓣并没有因为移动而飘落,反而黏在上面,粉兔子也懒得管,毕竟神仙有得是时间,这些都是小事,对于嫦娥仙子,它有敬意,但是也有一丝的怨恨,敬意是因为嫦娥仙子教了它许多的法术,粉兔子的修为若是完全爆发出来,战斗力还是很强的。


至于怨恨,若不是因为怕嫦娥仙子寂寞,它又怎么会从人间带到天庭?同它的父母兄妹分别,在人间哪怕它的修为及不上这一分,也会是一只自由自在的兔子,周围华丽的东西,显然并不能抵消失去自由的痛苦,复杂纷繁的天条,让天性好动喜欢自由的粉兔子的生活只能像是枯井,除了修炼,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捣捣年糕,或者去月老那里帮忙给痴男怨女牵红线,不过,月老有小红娘在,也用不上它帮忙。


而嫦娥仙子,在粉兔子眼里,已经修炼入迷了,一副不理世事的样子,可是嫦娥仙子是三界著名的美人,哪怕有天条在,还是止不住仙人讨好她,广寒宫一般不会让人靠近,这倒也便宜了有时外出放风的粉兔子,仙丹,灵药,一些小玩意总是托它带给嫦娥仙子,甚至还有神仙让它在嫦娥仙子面前美言几句,而那些礼物,又怎么能入得了嫦娥仙子的眼?所以一向装乖卖巧的粉兔子,收获颇丰。


“小兔子,你在哪?”远远的传来嫦娥仙子的声音,粉兔子眼里闪过一丝无奈,瞬间就恢复了往日的安静,一蹦一跳的向嫦娥仙子奔去,轻快的说道“仙子,你有事吩咐?”


身穿银色绣着花纹长裙的嫦娥仙子,蹲下身来,将小兔子抱起来,仿佛上好白玉般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小兔子的耳朵,一甩袖子,瞬间移动到桂花林中,在中央地带,摆放着一驾雕刻精致的秋千,嫦娥仙子坐在上面,粉兔子安静的趴在她膝头,飘来一阵的微风,吹落了更多的桂花树,嫦娥仙子语气仿佛万年的寒冰“外面的人都是怎么说我的?”


“您不是不在意他们的闲言闲语吗?”粉兔子愣了一下,嫦娥仙子说话语气一直是这样冰冷,仿佛任何事都进入不到她的眼中,别人在她的眼里恐怕连尘埃都不如,不过,粉兔子也晓得,这得分面对什么人,嫦娥仙子只有在面对它的时候,才稍稍有点人气。


“刚刚王母娘娘来过。”嫦娥仙子玉般的容颜微微透着一丝的笑意,“小兔子,你猜王母来是说什么的?”


粉兔子眼里迷茫成一片,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心中却清醒得很,还不是为了天庭的传言——玉皇大帝对嫦娥仙子的那分不同,不过,粉兔子同样明白,王母娘娘可是精明的人,怎么也不会相信这种传言的,而且王母娘娘同嫦娥仙子亲近的很,根本不像外面传说的那样极为看不上嫦娥仙子。


“你就是能装糊涂。”嫦娥仙子弹了一下玉兔的脑袋,轻声“不过,这样也好聪明人总是最容易死的。”


“仙子,是谁惹您不快了?”粉兔子知道装傻也是需要技巧的,分时候的,凡事不能做得太过分,脑袋蹭了蹭嫦娥仙子的手心,“那些闲言闲语,都是无稽之谈,仙子,我看是有人嫉妒您才会故意散播的这种话的,比如——”


“哼,本仙子晓得是哪个?”嫦娥仙子诡异的勾起唇角,轻抚着粉兔子的绒毛“敢冒犯本仙子的,败坏本仙子名誉的,本仙子一个都饶不了。”


“那您打算怎么做?我还是能略尽绵力的。”


嫦娥仙子轻笑道“小兔子,本仙子再教你一招,有些事根本不用自己动手,用对了手段自然有人为本仙子办事。”


“仙子,我看您今天气色很好。”粉兔子将嫦娥仙子的话牢牢的记在心中,嫦娥仙子笑意更浓,若天山雪莲般圣洁,低声说道“他出来,小兔子,本仙子——我终于得了他的消息。”


他?还是她?到底是谁?粉兔子看嫦娥仙子的样子,应该不是女人,毕竟以嫦娥仙子的个性,不会有太过要好的女性知己。


嫦娥仙子荡起秋千,双手抓着绳子,缓缓的闭上眼睛,在飘落的桂花瓣的映衬下,美绝三界,她真的不像往日了,到底谁那么大的影响?


粉兔子好奇得很,可是更加的惜命,当初巫妖大战,发生了什么,恐怕没有人能弄清楚,不过,粉兔子显然低估了已经扰乱了部分天机的孔凌的能力,等到见到孔凌时,粉兔子才明白过来,什么叫无怕麻烦,不怕得罪人,一心追求背后的故事,咳咳,按粉兔子的总结,谁让人家靠山硬呢。


嫦娥仙子心情好,自然会让粉兔子外出透气的时间更多,粉兔子在天庭四处溜达,收了几名神仙的礼物,腼腆害羞又带着一分真诚的轻声保证,会帮他们带给嫦娥仙子,转过身去,背着人挑出喜欢的放到自己的空间里,不喜欢的也不敢四处乱扔,都藏在隐秘的地方,粉兔子盘算着,满意的点头,这次出来,收获颇丰,还是不错的,此时的粉兔子既不像在嫦娥仙子面前的老实,也不像在众仙人面前的柔弱腼腆,更机灵会算计一些。


“月老爷爷,我来帮忙了。”粉兔子终于来到月老宫,殷勤的说道“月老爷爷,你想不想我?”


“红娘,我是不是幻听了?”月老几乎站立不住,“它怎么又来了?嫦娥仙子怎么不将它关起来?”


“月老爷爷,你不喜欢我帮忙吗?”粉兔子一脸的失望,月老重重的叹气“你是来帮忙,还是捣乱?上次你将红线弄得一团乱,大上次你将红线牵错了人,大大上次更过分,你竟然将男子和男子弄在一起,让我修改都来不及,弄得人间出来短袖之说,还有大大大上次——”


粉兔子此时已经红线再手,打量着面前玉做的男男女女,看哪个顺眼就用红线将他们绑到一起,根本就不听月老的诉苦,月老见状,也不顾的再言语,一下子揪着兔子耳朵,将粉兔子弄到空中,粉兔子眼里含泪,可怜兮兮的样子,让月老也不忍罚它,改为抱在怀里,安抚的摸摸粉兔子的红耳朵。


“以前的事,我就不说了,这次你可不许再捣乱,现在面前的玉人儿都不是凡人,这红线是不能乱来的。”


粉兔子从来没见过月老这样,好奇的问道“这些玉娃娃代表什么人?难道是神仙?天条不准许的。”


“真正有大神通的人是不受天条管制的,粉兔子,你要记住,我月老虽然法力不高,可是六界所有的姻缘都是源自于我牵得红线,除了准圣之外,没有任何人例外,就是准圣,也——”


“算了,这是秘密,你不懂的。”月老将粉兔子放在一旁,一挥衣袖,在旁边的镜子上出现密密麻麻的字符,月老拿出金色红色交缠的红线,按照字符亲自仔细的牵着红线。


“红娘,难道那些大修为的也归月老管?”粉兔子悄悄藏起了两根金红相交的红线,好奇的看着镜子,上面的字它根本就不认识。


“听说这面玉镜是造化玉碟的投影,专门给大神通者牵红线用的,月老爷爷很慎重,除了他没有人能让玉镜显示出来的,这也是月老宫能在天庭立足的根本,不过,我也听月老爷爷说过,就算是牵上红线,那些大神通者也是有法子不受影响的,只是根据法力的高低罢了。”


小红娘也是个爱淘气的人,同粉兔子一向交好,自然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月老将面前的玉人全都牵好红线,擦擦袖子,长出一口气,按照镜子一一对应,还好没出问题,就在此时粉兔子爪子一只,“月老爷爷,你看多出来一个小姑娘。”


月老才发觉在,大惊失色,那个小姑娘的玉人儿是何时出现的?怎么所有红线都避不开她?就在此时镜子一下子恢复常态,再也不见字符,而牵好的红线仿佛有了灵魂一样,纷乱复杂起来,甚至有几根自动移到了小姑娘身上,粉兔子看准机会,将藏下来的红线扔在了小姑娘身上去,而同镜子较劲的月老并没有发觉,月老用尽了法术,还是无法让镜子在显现出字符来。


月老一屁股坐在地上,这个怎么办?这种为大神通者牵红线万年才出现一次,怎么偏偏出了意外?难道天机混乱了?月老一身冷汗,太过深奥的事情,显然不适合他,就在此时从上而下射下来一道七彩的光芒,那些缠绕着红线的玉人儿,瞬间消失了,月老抓住搀扶自己的红娘,对着粉兔子说道“今日的事,你们就当不知道,不许外面乱说,否则三界会大乱的。”


从没见过月老这样慎重,粉兔子和红娘连连点头,发誓不会乱说,粉兔子又在月老宫玩乐一会,蹦跳着回到广寒宫,此时它并不知道,她扔得那两根红线会带了怎样的变化,这一切都仿佛命中注定,以后的粉兔子,每当想起此事,就暗自后悔万分,若是多扔两根那该有多好?


“早知道会这样,当初我为何不多扔几根?”这句话,粉兔子暗自念叨,却不敢当着他们的面说,要不然哪怕孔凌再护着它,那人也有法子让自己吃尽苦头。


当只杰出爱热闹的兔子容易吗?不容易,但是却活得很精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