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玄幻小说 -> 孔雀底下好乘凉

第五十九章 冲谁而来?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什么?什么叫做你明年要死了?”猴子掏掏耳朵,跳脚说道:“你给俺说清楚?”


“就是···就是这上面写的啊,明年正月初五,我就得死了···呜呜···猴子,我不想死···呜呜···我还有好多好玩的没玩,好多八卦没有打听到,好多美男没看···”


猴子雷公嘴抽动着,一副受不了的样子:“丫头,怕死的人事你这样吗?还惦记好玩的?八卦?美男?你有点出息好不好?”


“呜呜···呜呜···”孔凌擦擦眼泪,长睫上沾着泪水,继续哭泣着:“如果没有这些,活着才没趣呢。”


猴子一把夺过孔凌手中的生死簿,说道:“上面的真的是你?”


“嗯。”孔凌可怜兮兮的抽抽红鼻头,一瞬间大哭不止:“是我,就是我。”


猴子拿起笔重重的在孔凌的名字上画上墨汁,可是奇迹的是,墨汁根本就无法染上孔凌的名字,反倒是金光越发的亮眼,猴子不甘心,用火去煅烧,用水去浇,最后用爪子去撕,一点办法都没有,生死簿还是没有任何异常。


阎王盖着眼睛,无奈的摆手:“上仙,上仙,这样做是没用的,这本生死簿记录的都是奇人异事,到离魂的那一日,也不是本阎王去勾魂,而是···”


孔凌此时才紧张过来,她真的会死呀,虽然她并不惧怕死亡,可是明知道自己明年死,这感觉太糟了,猴子根本不信,还在不予余力的破坏着生死簿,孔凌目光投向****兔,蠕动着嘴唇,沙哑的说道:“****兔,我真的要死了。”


“丫头,孔凌,不会的。”****兔此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失去看热闹的心态,一下子蹦到了孔凌的腿上,安慰道:“你是地仙,怎么会死?”


“可是上面写得清清楚楚啊。”


“猴子,本兔神来。”****兔顾不得别的,直接对着生死簿来了个炸雷,****兔有金仙修为,自然比猴子的破坏力更强,生死簿颤了颤,还是完好无损,阎王殿反倒遭殃了,柱子晃动着,抖落下来许多的灰尘,仿佛再用一点力就会倒塌一样。


阎王大惊失色,只是道:“上仙息怒,这是天命,是天命,你就是把阎王殿给毁了,也无法改变天命的,除非···”


猴子抓住阎王的手腕,焦急的问道:“除非什么?”


“玉皇大帝,不,也许圣人颁布特赦令能成,小神也不知道,从开天辟地到现在,从未听说过上过这本生死簿的人,还活着。”


孔凌抽动着鼻子,眼泪越流越多,刚刚她虽然难过可是心中还有指望,毕竟猴子和****兔的本事在那摆着,他们若是摆不平的话,也许孔宣可以,只是没想到会如此严重。


泪眼迷蒙的看着孔宣,沙哑的说道:“大叔,我···我要死了吗?”


孔宣迈步上前,孔凌仿佛抓着救命稻草一样,抓着孔宣的衣袖,无声的哭泣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孔宣为她擦着眼泪,越擦越多,轻声问道:“你不想死?是为了美男?为了八卦?”


孔凌摇摇头,晶莹的泪珠从眼里滚落,孔凌趴在孔宣的肩头,无声的泪水染湿了他的衣衫,柔软的身子不停的颤抖着,时不时抽泣两下。


“别哭了,丫头,孔凌别哭了。”


孔宣的安慰得不到任何的回应,只换来孔凌渐渐起来的哭声,最后孔凌抬头望着孔宣,泪水汇集成溪流,在她脸颊上流淌,孔宣此时才明白她灿烂明媚的笑容才是他愿意看到的,看着她恣意的闯祸,看着她恣意的欢笑,她的眼泪,让不知心疼为何物的孔宣,更加的困惑。


“丫头,我找玉帝去。”猴子将生死簿扔到一旁,一跺脚,就要去天庭,“俺老孙就不信,玉帝老儿会不给俺面子。”


“不用,猴子,孔凌的事,以后由我来处理。”


孔宣沉着无波的话语,让孔凌觉得有一丝的心安,怔怔的望着他,睫毛上挂着泪珠,沙哑的唤道:“大叔。”


孔宣手指指向生死簿,就见刚才还金光灿灿的生死簿突然飞起,光芒黯淡一瞬,落入孔宣手中,孔宣扫了一眼,问道:“这是何时出现的?”


“启禀上仙,生死簿上的名字不定何时会出现,也许在临死前才会闪现。”


阎王不敢得罪猴子,更不敢得罪实力明显更为深厚的孔宣,他若是知晓面前站的是三界有名煞神孔宣,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还能站着。


孔宣翻开第一页,上书‘天道之下,圣人为上,万生万物,皆有定数,大神通者,亦有生死,道佛择一,超越轮回。’


“糊弄人的把戏罢了,这就是你糊弄人的把戏吧。”


孔宣一把将名册扔到空中,挥了挥衣袖,金光大盛,随后名册爆裂破碎,碎纸闪烁着金光凌空飘零,金光漫天煞是好看。


孔凌抬头,不敢相信的问道:“这就完了?”


孔宣脸上扯出嘲讽一笑,“就是这么简单,我早说过,这根本就是糊弄人的把戏。”


“那···那为何会有我的名字?”孔凌抽抽鼻子,这一点她始终琢磨不透,她是穿越而来的,怎么会在这本特殊的生死簿上有名姓,以她的实力根本达不到,区区地仙之境,三界中一抓一大把。


孔宣咪咪眼睛,他们这是冲着自己来的,孔宣弹弹手指,‘地藏王,孔凌不是你们可以摆布的,若是不服气的话,大可冲着我来。’


‘孔宣,孔师兄,我教同大乘教已然分家,孔凌上了名册,是意外。’


‘是吗?我姑且信你一次。’


孔宣舒展眉头,带着一丝好笑的说道:“孔凌,你想不想见谛听?”


“谛听?那是什么?”生死无忧的孔凌来了兴致,拉着孔宣好奇的问道:“好熟悉的名字啊。”


“谛听能听三界所有的事情,那可是···”


“要去,要去,这个谛听太有本事了,我要去,带我去。”


孔凌有点语无伦次,拽着孔宣就往外面走,不忘回头说道:“猴子,谢谢你啊,你先回花果山,我一会就去找你。”


“俺老孙也去。”猴子跑向孔凌,可是它明明看的见孔凌的背影,却冲不过去,这是怎么回事?


早就跟在孔凌身边的****兔,向猴子吐吐舌头,孔宣布下的,岂会容易破除?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