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玄幻小说 -> 孔雀底下好乘凉

第六十章 寻找谛听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没有性命之忧,以孔凌八卦的个性,她虽然不会多想,但也不是傻瓜,猴子和****兔那么大的本事,都弄不坏生死簿,孔宣挥一挥衣袖就能做到,这本事也太大了些。


“你看什么?”孔宣被孔凌炙热的目光盯得发愣,他之所以带着孔凌一找谛听,一是因为不能平白被算计了,也给幕后的人一点教训,孔宣在这一点上秉承着飞禽累的个性,很是小心眼,不让他好过,那你们也别想好过,再有就是去找谛听,也可以使得孔凌少想一些。


“大叔,你好友本事啊,你到底是谁呢?”


孔凌抓住孔宣的衣袖,歪着脑袋,讨好的问道:“你的本事到底有多大?肯定是比那只没有用的兔子强的,会不会比观音菩萨还有能耐?”


****兔并没有反驳,舔舔嘴唇,自己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被孔凌说没用并不生气,同孔宣相比?谢谢,你太抬举本兔神了,至于孔凌的后半句,观音菩萨?****兔在世间行走时听说过,但从未见过,可是要比孔宣更有本事?这根本不可能的。


“你怎么会觉得观音有本事呢?”


“她很有名望的呀,我觉得本事应该很大吧。”孔凌用胳膊肘碰碰孔宣,笑道:“你说嘛,你到底同观音菩萨比如何?”


“我们以前是同一辈的,现在···已经是不大一样了。”


“哦。”孔凌点头,自顾自的说道:“你的意思是你同她差不多咯?”


孔宣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实在不懂孔凌的想法,直接说道:“我是孔宣,你只要记住我是孔宣就对了。”


“废话,我还不知道你是孔宣?”


孔凌快走几步,向孔宣吐舌头扮鬼脸,他也太笨了,相处这么久,她还不知道是孔宣吗?孔宣有什么奇怪的,不就是大叔吗?


****兔看着孔宣无奈的神色,心中暗笑,却一本正经的说道:“孔凌呀,你将来就会知道他是谁了。”


“我记得观音菩萨得道很久的,大叔,你既然同观音菩萨同辈,那你岂不是也很老了?”


孔凌自动将****兔的话忽略掉,出神的望着孔宣的样子,撇嘴道:“你到底真容是什么样的?我叫大叔合适吗?”


作为天地间第一只孔雀,虽说他有过颓废,但是容貌绝对称得上是英俊潇洒,孔宣即便成了准圣,也是爱美的,这是孔雀本性。所以孔凌的话,显然惹毛了面前的孔雀,周围的气息波动起来,地府中游荡的鬼魂鬼差又遭殃了,他们这是得罪了那路神仙啊,能不能轻点折腾他们?当鬼也是不容易的。


“孔凌,你还想去看谛听吗?”


若是别人说出这话,孔宣一定会发火,可是现在却奇迹的般的用看谛听威胁孔凌,****兔看得目瞪口呆,它可记得很久以前,听自己的主人说起过,有人也不怕死的问过孔宣这个问题,结果···咳咳,****兔仿佛被口水呛到了,相当残酷的结局。


“对了,谛听,谛听。”孔凌连连点头,扬起满脸是讨好笑容的小脸,问道:“大叔,你说谛听收徒弟不?”


“······”孔宣表示鸭梨很大,很是无语,见孔凌一副认真求解的模样,受不住他的视线,别开目光,“也许会收吧。”


“那它收徒弟有要求吗?”孔凌不放松的继续,孔宣不确定的问出心中的疑惑:“你要做什么?不会是想当谛听的徒弟吧。”


“不会的,不会的。”孔凌一本正经的摇头,孔宣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她还没糊涂,可是接下来孔凌的话,让孔宣更无语,对孔凌多了另一番认识。


只见孔凌抓过****兔,举到孔宣面前,问道:“大叔,你说谛听能不能收****兔为徒啊?”


“孔凌,我何时要拜···谛听为师了?你给我说清楚。”


“别急嘛,别急嘛。”好声的安慰道:“你先别急,我不是就是想让你学会谛听能听三界动静的本事吗?到时你在交给我,这可是八卦最有力的武器呀,而且有了这项本事一点都···”


没等孔凌手腕,孔宣像是以前一样,直接拉着孔凌走人,他实在是受不了孔凌的歪理,不,什么本事都能联系到八卦上,就是琢磨不透,出了八卦她眼中还有什么?不,还是有的,比如金银财宝,比如她所言的帅哥,总之在别人眼中很垃圾无聊的东西,在她眼中都是珍宝。


“大叔,你又是拖我走,你再这样我会生气的,哼,会不理你的。”


孔凌挣扎不过,不忿的看着抓着他手,向前走的孔宣,慢慢的翘起嘴角来,不管他的背景多大,跟着他还是很有安全感的,暗自琢磨孔宣说得话,同观音菩萨同辈,那本事定然不小,有闯祸的靠山了。


“你说谛听长得啥样啊?”


要让孔凌安静下来,是不可能的,一会功夫就忘记了对孔宣的抱怨,直接的说道:“大叔,你见过谛听吗?他的本事真的不能外传?”


孔宣再次感叹孔凌的执着,无奈的说道:“你见了它,自己问吧。”


“嗯,我是不会放弃的,你说我要是得了谛听的本事,还愁啥呀,一听就全明白了。”


孔凌自问自答的本事同样很强,两眼咪咪着,一副甜蜜的模样,好像那本事已经到手了,孔宣回头,这样的孔凌,格外的好看,****兔在旁边鄙视孔宣的审美观,孔凌那副白痴样子,也就是他喜欢,****兔不敢露出一分,扒拉着兔子耳朵,虽然白痴一点,可是****兔觉得看着孔凌心情会好很多,绝不是自己的审美观有问题,其实它怎么不想想,没有孔宣在的时候,它自己也不是孔凌靠山?


孔宣一行沿着长长的石头阶梯,来到了地府的最深处,孔凌抓紧孔宣的手,眼前一片黑暗,见不到一丝光亮,****兔抬起爪子,弄出个火球来,得到孔凌的称赞,却被孔宣斜了一眼,****兔琢磨不明白,它又做错了什么?


孔宣低头看了一眼失去柔软的手,火球灭了,孔凌一下子又抱住了孔宣的胳膊,孔宣勾起了嘴角在黑暗中都很清晰,“别怕,孔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