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修真小说 -> 仙侠弑魔传

第4章:第二章 拾得玉石还原主,病痛伤疾见真情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拾得玉石还原主,病痛伤疾见真情
只可惜那姑娘已经走远,这会已经看不到影子了。他化身为白鹤,飞驭在山中,直奔山下而去。
寻找了一番,终于在山下的小溪旁找到了那姑娘所谓的“家”只是他在此修炼千年,并未发现有此深居人家。这倒也不怪,他每次都是修行于山洞中,这山外的世界他也是很少游逛的!
这座门户建立在一片荒野中,面前的是一圈栅栏围成的庭院,院子不是很大,但是里面却种满了许许多多的花。离着几步远便能闻到盈香的气味,看来这位姑娘很喜欢花。眼前一座树草改成的窝棚歪歪斜斜的耸立着,那架势就好象是一阵大风就会吹蹋。
白鹤仙还在眺望着,忽然从庭院中传来一声尖叫,随即便是哭喊声。他预感到事情的不好,急忙向院子里奔去。走进庭院,迎面扑来的是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而,随附来的还有一丝丝悲伤和凄凉!
面前跪着的正是刚刚他救下的那个女孩,此时她正抱着地上一个老人痛哭着,那老人可能就是她的母亲吧!走近观看,那老夫人的面容很清秀,时间的消磨并没有将她的容貌改变,她还是那么的漂亮,生前想必也是个貌美倾城的女子吧!只可惜再看,老夫人的胸口插着一柄匕首!那匕首的前端完完全全的刺入了她的胸口,鲜血直流,这会还在啪嗒啪嗒的有节奏流淌着。
白鹤仙轻叹一声,摇了摇头,世事人心险恶,人心险恶啊!这样慈善的老人也会惨遭毒手,可想而知这世间的人还有什么情理可讲?
他走到女孩的身边,看她痛哭的样子实在是让他不得不心痛。而他,为何心痛?一个凡间女子,难道值得自己怜惜?“姑娘,节哀顺变吧!”
浑厚有力的声音传来,凝香猛然转过头来,白鹤仙有些惊异。她那张原本美丽如花的面容上,此时布满了泪花,泪水覆盖着的面容上,显得她若隐若现,恍恍惚惚。他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却被凝香突然的跪拜所噎回去了。
凝香扑到在地,嚎啕哭道:“恩人,求求你救救我的母亲!求求你,我不能没有母亲!恩人.”这声音如此的悲人,白鹤仙的心情异常的凝重。望向这天边渐渐消失的彩霞,夜幕即将降临。再看看那老夫人,此时早已是尸凉无魂,想必黑白无常已经将她的魂魄收走了!如此事况,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凝香扑到在他的身上,抱着他,哭声变得越来越大,但是却越来越模糊。
白鹤仙轻叹一声,摇头道:“你母亲早已归天,此时黄泉路上若是看到你这般模样,岂不更加伤心!姑娘,节哀顺变吧!”连他都这样说了,那母亲肯定是没得救了!凝香听后没有再加力的哭泣,而是止住了哭声。虽然她还在抽噎着,可声音已经淡化到了没有。她回首,望着倒在地上惨死的母亲,母亲慈祥的面容给了她最大的抚慰。
可就在此时,白鹤仙突然感觉到自己头晕目眩,后背传来的剧痛让他不得不大叫了一声。随即,他两眼发直,视线模糊,最后竟晃晃悠悠的向后仰去,咚的一声摔倒在地。
这下可把身旁的凝香吓坏了,刚刚母亲的离去让她还在恐惧着,这会连她身边的恩公也晕过去了,实在是让她一时间无法接受了。凝香赶忙爬到他的身旁,泪珠此时凝结在她娇嫩的脸蛋上,形成一道道花花的泪痕。她爬过去,推耸着白鹤仙的身体,大声叫喊着:“少侠,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啊?”
突然,她感觉到手指间被湿漉漉的液体所润滑着,她急忙抽出握着白鹤仙肩膀的那双手,那滴淌着的液体竟然是鲜红的血液!凝香一惊,她急忙将白鹤仙的身子翻转过来,背后上的衣服已经被划破,清晰的三道伤痕深深的刻在上面。凝香惊得轻啊了一声,此时那伤口已经是鲜血流淌不止,可是随着鲜血流淌,在空间中还流放着一股金的气体。气体一点点的从伤口中流出,飘入空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凝香也不知这是何物,不过她的头脑里第一个意念就是包扎伤口!
在这所飘飘欲坠的茅草屋里,凝香亲手为他包扎了伤口。她将白鹤仙安抚到木床上,轻轻盖上了那袭草棉。安顿好之后,她便去后房熬葯。在这深山之中,只有她们母女俩在一起相依为命,可是她的家庭背景却很是神秘。不然,母亲不会隐居在此,甚至还会招来那些冤家,招来杀身之祸!
凝香在火堆旁,轻轻的摇摆着蒲扇,看着火候。望着这团火苗,让她进入了冥想。想想这个救了自己一命的恩公,他到底是何来历?怎么看着不想是一般人物,他不只是一般侠客那么简单吧?那他又是何人呢?
正想着,屋子里传来两声咳嗽,凝香转头向屋子里望了望,扔下蒲扇跑进了屋里。
白鹤仙靠在木头上,轻咳了两声,这会的他显得异常虚弱,嘴唇已经变得没有血se了。他向四周望了望,自言自语道:“我这是在哪啊!”
凝香跑进屋来,见他醒来,赶忙凑到他的身边,“呀,你醒了啊!呵呵,真是太好了!”她露出了笑容,这是白鹤仙自救她以来第一次见她笑。她笑的是那么美丽,那么纯洁,就好似是那院子里绽放鲜艳的花朵。
白鹤仙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四周,轻声问道:“这是哪里?”
“这里就是我的家!”
“你家,那我怎么会到这里呢。我是”白鹤仙回忆着那时的情景,“哦,对了!”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石摆在凝香的面前。“姑娘,这是你的玉石吧?我是为了归还原物才追来的!给你玉石!”
凝香看到他手上的玉石,摸了摸自己的腰环,果然,玉石不见了!她迅速的从他手心将玉石抢走,紧紧的攥在手心中。这一举动让白鹤仙很是不解,莫非这是件珍贵的宝物?或是传家之宝?“姑娘,我看那块玉佩不是凡俗之物,可是看姑娘的身份,怎么会有此等物品呢?”
他的声音稍加严厉,不过这并未震慑到凝香,她表情严肃的说道:“这是我的传家宝!听娘说,是我下生就带着的!”这句话说得很是有趣,白鹤仙还想去辩解,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别人家的事,他又何必管那么多呢!
他挪动了一下身子,后背顿时传来彻骨的剧痛,他的面容上凝结了痛苦的表情。“啊~我这是,这是怎么了!”
“唉,你不要动啊!你身上有伤,不宜乱动的!”凝香将他扶下,关心的说道。“对了,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白.”他顿了一下,冥冥的意念之中阻止了他的想法。“我叫,何(鹤)玄灵!”
“何玄灵?呵呵,很有雄风气势的名字!你是道士?”凝香边说着边望了望他身上的那件八卦道衣。
“嗯!我就是修行在这玄灵山的道士!”说话间,一股浓烈的气味直刺入鼻中,使得何玄灵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味道?”
凝香似乎也发觉了什么,随之恍然大悟的叫了一声:“呀,我熬的葯!”说着便向屋外跑去。
何玄灵将手伸到了身后,抚摩那道伤痕,指尖传来的是三块深陷着的痕迹。回忆了一番,这才想起,这伤痕是与那棕熊比斗之时被他划伤的!只这一下,就伤他不浅啊,他还需回到洞中自行修炼多日方能恢复。
听闻屋外叮叮当当的传来一阵杂声,随之便是凝香啪啪的脚步声,接着就是她轻缓柔和的声音:“玄灵公子,来喝葯了!”何玄灵调头望去,身旁的凝香正端着汤碗盯着他看呢。何玄灵心中苦笑,这丫头真是可笑,自己乃是神仙,并不是凡胎肉骨,这等伤痕只需调息修养多日便可恢复。喝这汤葯,也只不过暂时止住伤口,若要恢复功力,还需修养!
不过,既然她送来了,也不能白费人家的一片好心。何玄灵望了望她那双闪烁着奇异光芒的眼睛,将汤碗接了过来。凝香本以为他伤痛在身不得大动,刚唉了一声,他早已端起汤碗一口气将汤葯灌进来肚子里。接着,一股暖气流从他口中散出,其中还夹杂着浓郁的汤葯味。
凝香是看着他喝完的,在他将汤葯一口气灌进肚子里,随手将汤碗交到自己手里的那一刻,她的脸上显露出难看的表情。“怎么,怎么看你喝葯就像是喝水一样啊。难道不苦么?”
何玄灵摇了摇头,表情仍旧是严肃无常,好像他的表情就从来没有改变过,一千多年了,一直都没改变过!
他的额头正中有一点红印记,这就是所谓的鹤顶,从此处发出一点星光流动在体内,遍布全身。为此,可以暂时恢复身体,恢复气力。只这么会的功夫,他就好了许多,他掀开草棉坐了起来。
凝香赶忙扶住了他,稍加责备的说道:“你干什么,你的伤还没有痊愈呢!快躺下,快躺下!”
玄灵嘴角略微浮现出一丝微笑,他撩起后背的衣服,凝香看着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那原本深深的刻进他背后的三道伤痕此时已经完全愈合,甚至连一点疤痕都看不到!凝香惊得张大了嘴巴,“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两人正在闲谈,却闻不远处传来重铁马蹄的铿铿响声,而且这并不是一匹马,是一群马!
屋外不远处传来一声喊叫:“给我搜,一定要将凝香搜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凝香猛然站了起来,面上露出恐惧的表情,她颤抖着说道:“他们,他们又来了!”
第三章他不知道凝香所说的“他们”是谁,不过看她的样子就能得知,这伙人一定是做过伤害她的事情,否则她不会惧怕到这种程度!
玄灵正想着,屋外已经布满了士兵,一个统帅模样的人叫喊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被我们包围了!赶紧出来!”玄灵摸索着将宝剑握在手中,一点点站了起来,一步步走了出去。凝香叫住了他,哭喊道:“你不能出去,他们会杀了你的!”可是他没有在意,就这样,两人相依着走出了房屋。
眼前的一幕实在是骇俗,足有上千的士兵将这个不大的庄园围的水泄不通!玄灵心中笑道:凡人真是愚昧,若是要捉拿这个小姑娘,还要出动这么多的人马么?实在是可笑!
领头的督军骑在棕红的宝马上,大声喝道:“莫凝香,终于找到你了!哼,来人啊!给我将她抓起来!”督军下令,周围立即围上来四五个长得壮实的士兵。不过他们刚走了两步,却被玄灵叫住。“慢!”
凝香躲在他的身后,两只颤抖着的小手紧紧攥着他的衣衫。
督军瞪着小眼睛将玄灵打量了一番,随即哼道:“哼,哪冒出来的小道士,敢在我们的地盘撒野?快快让开,这里没有你什么事!你若多事,连你一同拿下!”督军说完,那几个士兵仍旧不误事的上前来捉拿凝香。
瞬间之中,一个念想在玄灵的脑海中徘徊着。自己本是一介仙人,天庭老君只交代自己看管人间妖孽,可这人间凡俗之事,自己又能做什么呢?并且此事与自己毫无瓜葛,若是与他们引发争执,自己岂不是多管闲事了?
何玄灵摇摇头,低头轻叹了一声。
四个壮实的士兵上前将凝香拽走,可是她却不肯放松玄灵的衣衫,她大哭道:“玄灵公子!你要救我啊,我是无辜的!救救我啊,玄灵公子!”在她凄惨的叫喊完最后一个“玄灵公子”之后,她的那双小手终于滑落下来。就这样,她被四个士兵拉扯着拖走了。人影在渐渐的远去,随同着的求救声也在渐渐消失。
那凄惨的声音回荡在他的内心中,油然而生的一种内疚感溢出心头。这声音在他的内心中消除不去,那时不时的“玄灵公子”和“救救我”,使他心中不得安静!
马蹄声渐渐远去,坐在铁骑上的督军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没想到正在他班师回朝的途中,前面一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督军瞪着眼睛,细细一看,竟是刚才那个小道长。“哼,你个小道长,休要多管闲事!快让开!不然,小心我不客气!”话音过后,督军晃了晃手里的重铁长朔枪,这个大家伙看样子不轻,抡起来风声呼呼。
玄灵站在这队人马的前方,挡住了他们的去路,额前的一缕青丝秀发遮掩住了他的脸颊。那双深邃的眼睛直视着面前自傲的督军,透明的眼珠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我本不该管这世间凡俗,可是,这位姑娘声声喊冤,想必其中必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内幕!否则,她不会嘶声力竭的求救!”
“哼,你多管闲事!我们官军抓人,还需何等理由!她有罪,我们理应抓捕,这又有何不对?只是你这个家伙,多管闲事!”
多管闲事这四个字传入他的脑海中,使得他的思路再次恍惚起来。他皱着眉头,呆立在此,没有再做应答。督军向众军摆了摆手,众军会意,继续前往。
“慢!”
声音很脆响,督军勒马,调头怒道:“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我看你是管闲事管的太多了!是找死吧?”这次督军真的发怒了,这小道长三番五次的找他们的麻烦,是该给他点教训了,否则这样下去,耽误了时日回去之后自己可就要受罚了!“来人啊,给我打!”
身旁的几个侍卫抽出拳脚,撸着衣袖,大步走来。后面传来督军的喊声:“给我打,狠狠的打!”
玄灵仍旧直立在此,严肃的表情没有改变一点,他好像对面前这些侍卫完全不在乎似的。
四个侍卫哪里受得了这等屈辱,心里暗暗叫骂着,挥拳便向他甩去。玄灵轻轻眨了一下眼睛,在一阵风中跳入半空中。不想下面的四个侍卫遭了殃,四个人的拳头本来是一齐击向玄灵的,没想到他跃入空中,四个重如刃铁的拳头互相推击在了一起。这股力气,使得四个人的手腕一起折断!
玄灵定立半空,脚尖轻点直下,四个人还在龇牙咧嘴的痛叫着,不料上面已经甩来一脚。四个人被这股劲力甩入空中,各自射回四个方向。
四声扑通,四个人应声倒地,呻吟声随之传来。督军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面前的小道长,心想这人好厉害,看来是有点功夫!督军凝视着思量了一番,随即眼中露出一道不可掩蔽的凶光。“哼,三脚猫的功夫也敢来此撒野!大家一起上,随我剿灭与他!”
凝香一直都在挣扎着,可是两边侍卫那如铁钳的大手使得她动弹不得。刚刚闻听此话,她急忙大叫道:“玄灵公子,你快逃吧!香儿不想你送命在此,你快逃吧!我跟他回去就是!”她虽这样说,可是声音之中却有百般的不愿意。
督军转头瞪了她一眼,大声哼道:“现在平息,晚了!”说罢,甩着长朔枪向玄灵奔去。
在玄灵的眼中,这些人都好似是空气一般,他完全不在乎,对其更是不屑于顾!眼眸中,那个气势汹汹的督军正在疾速奔来,那银光闪闪的枪尖此时毕露出督军的那副丑陋的面容。
督军还在逼近,玄灵大喝一声:“出剑!”声音既出,他背后闪烁着一道白光,太极阴阳剑脱离剑鞘,飞入空中。玄灵两指并齐,指尖集聚一点银光。只见他手指迅速的指向前方奔来的督军,那柄宝剑在一道光中飞向督军。
一道光迅速的射向督军,不过目标不是他,而是他骑着的铁骑。剑柄重击在棕马的前腿上,棕马顿时失去平衡,嘶叫一声,扑通一下向前翻了过去。督军大叫一声,在空中转了一圈,摔倒在地,那柄锋刃的长朔枪也射出好远。
这一翻倒,督军并未受到太大的伤害,他扑打了一下身子上的灰土,准备再站起来的时候,面前一道银光飞速而来。待他看清以后,吓得一屁股又坐在了地上,此时,面前的已经是一柄无人掌握着的银光宝剑。他吓得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因为那寒气逼人的剑身已经逼近了他的脖颈,他都能感觉到剑身中的寒气直袭人身。
一切都发生在瞬间之中,众军还未到达,便被此景惊得止住了脚步。众军止步在此,手执兵器长矛与玄灵对峙着,可是谁也不敢向前一步或是有什么躁动,谁知道下一刻他会不会杀掉督军,甚至连自己的性命也是难保?
督军坐在那里,不敢大动,只是哭喊着:“道长饶命,道长饶命啊!”
玄灵缓步走来,来到督军的面前,停住了脚步,望着面前这个苦苦求饶的督军,他的面容依然很冷。“我本不该管这世间凡俗之事,只是你们这等苦苦相逼实是让我们不得不动手!我不想加害与你,我只要你放了这位姑娘!”
这声音与这副面容相配极好,此时感觉这个人好冷,这使得督军不由的浑身颤抖了一下。他也顾不得其他了,紧要关头,保命要紧!“好,好!我们不抓她了,不抓她了!”
玄灵微微抬起头,望向不远处被侍卫捆绑着的凝香,这会她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晶莹的泪珠,泪珠闪闪发光,刺入他那双深邃的眼睛中。
督军不敢回头,只得冲着天空嘶声大叫:“快放人,快放人!”众侍卫呆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他们互相对视了一下,随之吩咐后面的侍卫将凝香带了过来。
两个侍卫押着凝香来到了玄灵面前,给凝香松绑后,两人直视着玄灵,向后缓缓的退了两步。凝香挣脱了捆绑,耸了耸肩膀,几步跑到了玄灵的身后。玄灵手指一勾,指尖的那点星光在瞬间消失,随之架在督军脖颈上的宝剑随着一道飞入他后身的剑鞘中。转头,他望向颤抖着的凝香,此时她的面容憔悴,长发凌乱,“你没事吧?”
凝香的那双小手还在紧紧攥着他的衣衫,此时那双水灵的大眼睛中已经溢出两道浅浅的泪流。她摇了摇头,没有吱声,那双眼睛中充满了恐惧的神se,就好似是一种受伤无助的小鸟。玄灵在叹息声中,轻轻的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那双苍劲有力的大手好似是棉被一样,盖在她的身上,顿时就感觉到了温暖。
督军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并没有因为玄灵饶了他一命而感到庆幸,反之,他悄悄的拔出身旁侍卫腰间佩戴的宝剑。“唰”一道刺眼的寒光在这个空间里闪烁了一下,督军的那双小眼睛里充满了骇人的凶光!
玄灵此时阻挡已来不及,可是他侧脸看见那柄剑刺来的方向,颤颤悠悠的剑尖摇摆不定的直向怀里的凝香而来。既然阻挡已来不及,玄灵在瞬间转过身子来,眨眼的功夫,他不由的被冲击力推压的向前靠了一下。凝香在突然间感觉到了他的异常,她想起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他的那双大手紧紧的将她揽在怀中,使她脱离不去。
就在她挣扎的时候,上面流淌下来的液体将她的布衣浸湿。她这才感觉到了不对劲,与此同时,督军顺手将插在玄灵背后的宝剑拔了出来。一滴滴鲜血在顺着锋芒的剑身顺滑而落,“噗”一股淤血在他空中喷出,散落在天空中,形成一片血雾!
鲜血已经不止的从刺穿他胸膛的那伤口中流淌着,他的嘴角渐渐渗出一道血痕。在他倒下的前夕,他那双深邃冰冷的眼睛变得无比的暗淡!他没有说话,只是用那眼神已经倾诉了他的怨恨,最后随着督军的哈哈笑声,他无力的倒了下去。
凝香立即跪了下来,推耸着他的身体,哭声叫喊着:“玄灵公子,你不能死啊!是我害了你啊!”
“来人,把莫凝香给我带走!”督军将宝剑收回剑鞘中,转身准备离开了。身旁的侍卫将凝香捆绑起来,“将军,这个道士怎么办?”
督军轻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谁管他了,扔在这里,不管他!”他边说着骑上了一匹大马,后面的人将凝香押了回来,随着跟在了后面,就这样,一队人马渐渐离开了这里。只是,这一路上都洒满了悲伤的眼泪和凄惨的气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