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修真小说 -> 仙侠弑魔传

第55章:第五十三章 大牢里再现真情,暴性格怒骂县令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此语一出,难免会惊到李铭成,他顿然双眼睁得老大,很难以置信的表情。
蜀山峨嵋派,悠久的门派,与蜀山武当派通称武林强势联盟门派。据说蜀山峨嵋派的弟子都是女子,无论各个职务,山中从上到下都是女子,没有一个男人存在!去蜀山峨嵋派拜访的男子也是少之又少,如若超过居住时限,掌门人就会下达逐客令了!所以说,这个门派自古以来都是很保守,很神秘的!尤其女子门派一称,不得不让人对其产生幻想。
梦婵年纪轻轻,却功力非凡,想不到竟然是学从峨眉!真是世事难料,世事难猜啊!
李铭成轻摇着脑袋,一时还是不敢相信。梦婵见此很轻视的一笑,轻言道:“怎么,害怕了?蜀山峨嵋派的人不会滥杀无辜的,更何况至今峨眉已经被毁,武林中又少了一个强大气势的门派了。”李铭成对此质疑,他还不知峨嵋派被灭之事,倒也难怪,这深山沟里的人消息这么会灵通?不过,他还是对此质疑,眼神中显露出的是难以信服。“蜀山峨嵋派历来都是香火鼎盛的正宗门派,虽然我不信什么神佛宗教,但是我还是相信峨嵋是一个能力与威信俱佳的门派。怎么可能会被毁灭?”
梦婵轻哼一声,轻笑道:“从前的那些强大的气势早已无存了,现在的蜀山峨嵋派完全就是一个老虎的皮囊。外表很恐怖,很有震慑力,其实它的内部就是一个空空如也的支架!我派上下弟子足有千人,加上山势险恶,抵御外敌是有足够能力的!可是,最后还是被人击溃,人是死的死,逃的逃,还有的被抓了!”提及被抓一词,她突然想到还在将军府里的师傅了灵花师姐。事隔这么久,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说不定她们已经被
至此,她紧闭双眼,眼前就如同是砍头的刑场一般,细长的睫毛在不停的颤抖着,她一时半刻都没有再睁开双眼。李铭成还在听着她讲,突然的停顿让他感知不妙,低头再望向她时才发现她内心恐惧的样子。他知晓,梦婵一定是在回忆往事时想起痛心之处了。
她越是这样,就越会牵动李铭成的爱怜之心。他内心在想着,如果可以的话自己这一生都要和怀里的女子厮守终生。想到此处,他就将梦婵抱的越发的紧了。他真的很喜欢她,她的一言一语,一颦一笑,只这些就使他可以抛弃一切的爱护她,保护她。
梦婵躺在这个怀抱里,真的不想起来,因为这里确实很温暖。她在慢慢感受着,她突破了现实与虚幻的隔膜,感受着这个梦想的怀抱里,感受着仿佛是玄灵给她的温暖,她还在感受着不觉得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两人如此放肆的拥抱着,缺失体统!巧在此时,牢门外走来五个人,打头两个牢头手脚利索的提着油灯走了过来将牢门的锁头打开了。五个人都走进了牢房里,其中有李属和那个se狼县令陈伦。眼前的一幕确让他们惊讶,其中的李属先是惊讶的瞪目呆了片刻,而后又瞧了瞧身边的县令陈伦。此刻陈伦怒发冲冠,面颊气得通红,李属偷笑,心想着又有一场好戏即将上演了!
谁知陈伦竟然未发火,面容上残留着愤怒的残迹也已经被他收拾的干净了,此时此刻他变换奸诈的笑容。“呵,好一对生死恋人啊!在这大牢里也不忘相依相靠,真是感人啊,感人啊!”陈伦出言想要刺激李铭成,李铭成刚刚进入美妙的幻梦中,即刻又被陈伦的讥讽的笑语吵醒。醒时,周围已经不再是像刚才那么黑暗了,身边不知何时多出了两盏油灯。两人的正前方唯有一人在轻蔑的笑着,定睛一看,他脱口叫道:“陈伦?”
之所以直接叫他陈伦,就是因为他现在忌恨这个人。就是因为他,怀里抱着的女子才会受到侵犯!李铭成突然毕露凶光,面容表情变得严肃至极。陈伦见此终于忍不住了,大声斥道:“大胆李铭成!身为总捕头,你不以身作则,还违法乱政!私自偷给神仙报信,放走神仙,你是罪不容赦!来啊,给我拉出去,当斩于菜市口!”殊不知,他这这样随便(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n,章节更多,请登陆!)的吐出一语,可是要人掉脑袋的!然而,李属也正是等着陈伦下令呢,不然自己一个小衙役也不敢轻举妄动。李属知晓李铭成深受县令器重,想要加害于他是多么困难,他正在为这件事情而绞尽脑汁,谁料到这李铭成给自己最后一条出路也封死了!李属心里不禁哈哈大笑,顺手随同牢头一起来捆绑李铭成。
正值此时,梦婵苏醒,见面前四个面目狰狞的人手执铁链锁头如同索魂一样的向他们走来。她张口大吼一声:“你们干什么!”这一会,她仿佛又恢复了几分力量,声音也变得略加洪亮。四个人怎管她一个女子胡乱吼叫,依然不停脚步。梦婵眉头微皱,眼中增添了几分怒气,出手用力就是一拳。走在最前面的一个牢头不堪一击,直接就被她一拳打在了牢门上,接着就像是皮囊一般无力的倒在地上。
由此一举,众人不敢轻举妄动了,尤其是李属,在玄灵山时他们那伙衙役都被她打得七零八碎,自己也挨了重重的一拳。他可是知道眼前这丫头的厉害,如此性格暴烈的女子还是不惹为妙!李属只被刚才她那一拳吓得倒退几步,最后直到撞在了陈伦的身上时,方才止步。陈伦被他踩了一脚,他瞪了李属一眼,李属乖乖的退到了一边。陈伦漫步走到两人面前,懒散一笑,“呵呵,小美人,你有什么事么?”
“混蛋!”梦婵早已气极,当即脱口骂道。“就是你这个混蛋想要我!幸亏那个夫人出现才得以制止,不然的话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此话呛得陈伦无话可说,使他羞愧的别过脸咳了咳。被梦婵挡在身后的李铭成听得刚才梦婵所言的一切,原来她没有被陈伦怎么样啊!李铭成暗自心里欢快,也在庆幸。梦婵接着诉道:“你这个狗官,不管你信不信,你要清楚李捕头是个什么样人!他并非与神仙勾结,何来叛徒一词?是这个大胆包天的李属,是他想要谋权篡位!”
陈伦一听,调头看了一眼李属,李属急忙辩道:“不不不!不是我,老爷,真的不是我!小的怎么敢做这样伤天害理之事啊,事实确有此事啊,您不信的话可以去询问我的那些弟兄们啊,他们都可以作证的!”陈伦心想此事定不简单,前一日这李铭成就将李属的罪状如实报告上来,第二天就被告为叛党,这的确不合乎常理。像李属这等如鼠一样的小人物,心眼确实太多,他的话可以不听不信。只是刚才李铭成与这女子又搂又抱的,实在是让他看着生气,为了这股气也要判他个罪名来!“听见没有?就算李属说得都是假话,那县衙里的近百名衙役说的都是假话么?你等小女子还有何辩解之理?”
梦婵听着实在哭笑不得,没想到这狗官的判断能力这么差,连问题的基本逻辑都想不通,亏得上还是这一县的父母官呢!“哼,狗官下面的一定都是狗奴隶!还县令呢,就你这个样子回家种田都不行!”那县令可不是好惹的,他可是这个县的皇帝,在他的地盘上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想今天却被这么一个俏生生的丫头臭骂一顿,他怎么能忍受这等侮辱。他气得呼呼喘大气,面se通红,“来人啊,给我强行捉了他们两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