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修真小说 -> 仙侠弑魔传

第260章:第六十八章 记忆的手绢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这番话使得白花又是一阵感动涕零,泪花依涌,她哭着问道:“难道我之前做过的种种恶事,你真的能原谅我吗?”赵直点了点头,答道:“娘子,今生今世你都是我的娘子,我要你永远陪在我的身边,不离不弃,我要用我剩下的时间来爱护你,疼爱你!”白花忘我的伸出臂膀,抱住了赵直的腰,哭叫了一声:“相公!”
赵直将她从怀里轻轻扶起,正视她仿若披了一层纱般的眼眸,他道:“娘子,现在国家有难,皇帝有难。如若皇宫沦陷,皇帝受害,山河必定不保。山河不保,天下的黎民百姓的苦日子将会接踵到来!身为保卫国家的一员将士,我无论如何都要挺身而出,去保卫皇帝以及山河的安全!更何况左右翼禁卫军是我麾下军士,若真是攻破了皇城,我也一样会遭受天下人的唾骂!娘子,你现已有了身孕,且在这里等候,待我快马加鞭赶回京城,若及时定能解围!”
“身孕?”白花一惊,随之不由自主的摸向自己的小腹,瞬时间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之前自己呕吐的症状,原来这不是什么病症,而是自己怀孕了。赵直本不想告诉她的,可事关紧要,也是无奈之策。“娘子,实在是怪我无礼,在你居住在大帅营的那晚,刘翎故意将我灌醉,又将我拖进了你的房间,所以才会发生此等事情!”
看来那天晚上的事情都是真的了!白花心中不禁一凉,不过在片时又燃起一股怒火,看来冥花真的认可舍弃了自己也要完成她的大业了,在她的眼里,到底还有没有自己这个师妹,恐怕她只将自己当做是她手中的棋子罢!
赵直见得她满面火气,急忙来劝和,“娘子,你不要生气!气坏了不仅对身体不好,也对孩子不好!如若你真的想要发火的话,那就对我一人发火吧!这件事虽然是刘翎在搞鬼,可要不是我起了se心,网.事情也不会演变成今天这样!”
既然事已至此,怪责有什么用,况且白花一直以来都很喜欢小娃娃的,这回不用朝思暮想的企盼了。她扶起赵直,眼中射出平和的目光,“好了,好了!我犯了那么大的错误,你都肯原谅我,又何况你犯的这点小错呢!再说,我现在已经是你的妻子了,能为你延续后代不是一件好事?”
赵直听后甚感欢快,抱拳又谢道:“谢谢娘子宽恕,亦谢谢娘子能为我们赵家添丁,实是我赵家一大喜事啊!”白花再次将他扶了起来,“好了,好了,怎么对我还这么多礼仪啊!哎,对了,现在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要加紧赶回京城,有你及时出面,亮出令牌,我想众军必会止手!”
赵直听后犯难,脸上一副苦相,“可,我们就算连夜赶路,最快也要三个时辰才能抵达!依你所说,三个时辰以后,皇城怕是早已沦陷了!”
白花眼珠滴溜溜的一转,突然想到了什么,“相公,倘若我们现在赶路的话还来得及!”
“此话怎讲?”
“我想到了一个人,或许她可以帮助皇帝暂时的抵挡住攻击!”
“是谁?”
“我的师妹,梦婵!”
皇宫,御香阁内,梦婵只感觉脑仁微微有一丝隐痛,良久,睁开双眼,堂内一片黑暗,唯有一盏小蜡烛在放射着暗淡的光芒,照耀的整间房屋扑朔迷离,恍恍惚惚的。梦婵起身,坐在了榻上,摇了摇脑袋,里面如同是浆糊一般,晃晃荡荡。梦婵望了望四周,见天se漆黑,不禁喃喃道:“现在这是什么时候了!”
起身,欲要出外探查一番时,却突然发现自己的着装变了。一件极为漂亮纯洁的白纱衣覆在她的身上,这件衣服很特别,似乎是专为她一人打造的,穿在身上不仅舒服,并且还很漂亮。这件衣服正将她的美丽体现了出来,上身,肩头露出她雪白的肌肤,两臂有一层薄纱覆盖,从上到下,直至腰部,由一块腰带微紧的将整件衣服束住,由此显现出了她纤细的腰肢。下身,内部由一层白衣覆盖,外部仍是一层薄纱。整体看去,体现出了她一身的雪白与优美的身条。
梦婵甚觉骇怪,自己什么时候穿上这么一件衣服了,还别说,真的挺合身。她搔了搔头,心想之际,不禁又发觉了自己的头饰也变了。她的头发不像原来那般,细滑到底,长发披肩,这个发髻将她的长发卷在了一起,竖立在头上,由一根玉簪别着。而两侧仍有几缕发丝搭在肩上,这般打扮显出了她高贵的气质。
梦婵回想着之前的事情,这一身的打扮好像是与某个人有关联,直至最后梦婵顿时醒悟,笑道:“嘿,我都忘记了,我是百合仙子嘛!”正说着,屋外传来一股寒风,吹袭在她的身上,不禁使她浑身一颤,罢了便咳嗽了起来。她急忙从怀里掏出手绢,正要捂嘴时,却发现了这只染血的手绢。这手绢上还有两个端庄大方的字体,上面工整的书着“梦婵”两字,这使梦婵一下子忆起了与玄灵在玄灵山内初识的那天夜里,自己倔强的想要拔出他的宝剑,却不料被宝剑划伤,当时她就是用这个手绢包扎的伤口。可是,这手绢不是在玄灵的手里吗,怎么会跑到自己这里?
刹那间,一个影像出现在梦婵的眼前,那就是在战场中与玄灵生死离别的时候,最后再亲吻他的那一刻,玄灵悄悄的将手绢塞进了她的腰间。梦婵恍然大悟,目光忧郁的望着黑夜,眼中不由的噙满了晶莹的液体。“玄灵!”望去手绢,翻过来,这上面写着一首诗,似乎是玄灵生前留下的,只见那上面写着:前生如梦痴迷醉,流连忘返意欲归。今生若有缘分在,与君仙修玄灵山。
在诗意融入情感的一瞬间,记忆里,前世与玄灵的种种恩怨都浮现了出来。梦婵直直的盯着这首诗,许久之后,一滴泪水击打在了香味四散的手绢之上,随之渐渐浸湿。梦婵缓缓将手绢攥在手心,泪水随即噼里啪啦的掉落了下来,她闭眼哭道:“玄灵!你回来好不好,从前都是我调皮,是我每天都惹你不开心,可是现今我已经长大了,我会改掉那些坏毛病的!玄灵,我只求你回来好不好!重复前世我们在一起修炼的场景,重温我们从前的感情,玄灵!”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