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修真小说 -> 仙侠弑魔传

第281章:第一章 欢喜又悲伤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皇宫,大殿前,赵直朦胧苏醒,轻微动了一下身子骨,却发现全身上下舒畅无比,一股舒服的气流流窜在他的体内,待他猛一起身便立刻消失了。赵直坐了起来,静了静,清醒一下心神,罢了向四周探去。这时已经是清晨了,晨曦的光束渐渐从地平线挤出,一点点上升。
清晨的气息给人全身心的清爽,只不过附带着还有一丝寒意。赵直轻轻一抖,想想看现在已是十月天了,早过些日子就要到十一月了,眼看着距离初冬不远了。赵直突然想起了什么,昨夜,这里好像发生过一场战争,还有白花。他伸手摸了摸脸颊,那上面还有干巴巴的泪痕,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赵直急忙寻找白花的影子,转过身,她就在自己的身旁。赵直扑了过去,将白花抱了起来,轻轻的晃了晃她,叫道:“娘子,娘子!你醒醒呀,娘子!”
呼叫了有一阵子,白花还是没有反应,甚至连一点回应的动作都没有,这让赵直的内心再次变得冰凉。
他托着白花的身体,泪水涌流了出来,继续冲刷昨夜那场未完的悲伤。“这一切都是真的,为什么要这样!老天爷,我才刚刚找到一个情投意合的人,为什么你就不肯再多给我们一些时间!二十年,二十年的时间我换来一个我爱的人,可她却又离开了我,难道还要我用二十年来换取吗?人生有几个二十年,老天爷,你为何要这样捉弄我呢!”
赵直气恼悲愤,不禁狠狠的一抽搐,扶着白花的拳头不小心击打在了她的后心,随之只见白花猛烈一颤,咳了一声。赵直一惊,心想刚才的事,是自己冲动,怎能对死者不敬。低头正要赔礼的时候,他突然发现白花居然能动了,这让赵直既欢快又惊讶。她急忙又将白花揽入怀内,兴奋的叫着:“娘子,娘子,你醒了?娘子,我是赵直,你的相公啊!”
白花急促的深吸了几口气,方才舒缓过来。睁开绷得紧紧的眼皮,一团光冲进了她的眼帘,但面前有一个人影,模模糊糊的。渐渐,视野清晰,白花看清了这个人的面容,见是赵直,她顿然兴奋,一下子坐了起来,双臂抱住了赵直的脖颈。“相公,真好,我们又相见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是阴曹地府,还是天宫?怎么你也死了吗?”白花讲到这,心中诧异,又从他的身上爬了起来,盯着他的面孔,怪道:“不会吧,昨晚我明明为你挡下那一剑了,为何我还会见到你,难道鬼也会做梦吗?”白花奇怪的搔了搔头。
赵直见她这般样子,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网.觉,总之这种感觉会让他泪涌不止。赵直平缓了一下心情,给她解释道:“傻丫头,你看那边有阳光,这就说明我们处于太阳之下,若是天宫怎会处在太阳之下呢?若说是阴间,那更不可能,阴间又怎会有太阳呢!所以,我们两个人都在凡间,你我都没有死!”
“没死?”白花惊到,“可昨夜我明明替你挡住那一剑了,我怎么会没死呢?”说着白花焦急的向身上那处伤痕望去,出奇的是那里根本毫无异样,确切的说是跟从前一模一样,干净整洁的白se衣装,周围没有任何血迹。白花心中惊奇,难不成时光倒流了?
赵直见她这般模样,略显的有些不乐意,他略带嗔怪的道:“没死还不好呀!怎么看你这个样子,好像很厌恶跟我在一起呢?”白花闻声不由的向他望去,当她瞧见他那一脸的郁闷时,白花又解释道:“不是,你不知道的!我昨夜明明被宝剑刺中,就算不死,也会有伤痕的呀!可是,可是你看,我前后身还都是好好的,安然无恙!这难道不奇怪吗?”
“这有什么奇怪的!定是上苍怜悯众生,方才免你一死,你应该为此感激上苍的好生之德才是!”
两人各有所见,当前的这一话题就算争论下去也会喋喋不休。暂时休战,大殿后的耳房突然传来一声凄惨的叫喊,似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白花二人突然一惊,心中都怀着各自的诧异,两人站起身,扶持着奔向声源处。“走!”
一路赶去,哭声未曾断止,两人本不想再看到悲哀的,但本就是悲哀的。
推开虚掩着的房门,两人冲了进去,进房后,止住了脚步,两人皆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眼前跪着一个男子,而地上躺着一具惊悚的尸骨,尸体似乎是被剧毒腐化,致使肉体及内脏全部融化,唯独剩下一举白森森的骨头。
惊愕之后,两人赶到了那男子的身旁,白花很为难的安抚道:“公子,人死不能复生,还请节哀顺变吧!”公子听后,缓缓转过头来,赵直一眼认出,他就是方文龙的小儿子,方子铭。从前赵直曾多次拜访方府,几次都碰巧遇见了这个小孩子,如今瘫坐在他面前的正是他。赵直赶到了他的身旁,伸出双手,欲要将他扶起,可却被方子铭拒绝了。方子铭扭过身子,正对着尸体,哭道:“就让我继续跪着,以此为灵花谢罪吧!”
“灵花”二字传入白花的耳中,顿时间叫她心中一颤。她赶忙走到了他的身前,抓着他的衣服,质问道:“你,你说她是谁?”子铭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他摇着头,呜咽着说道:“都是我害了她,昨晚要不是我和太多的酒,耽误了事情,灵花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我的错呀,是我太粗心大意,失去了我最爱的人!”
灵花的名字再一次传入她的耳中,使她的内心更加冰凉了。抓着子铭衣领的那双手渐渐滑落,她仿佛在顷刻间失心了一般,“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灵花师姐怎么可能会出事!”白花仍不相信,指着地上这摊尸骨,对着子铭怒道:“你怎么肯定这摊尸骨就是灵花师姐的!灵花师姐她心地善良,不可能死掉的,你不要在这混淆是非!”
赵直见她发疯了似得,急忙赶来制止,他用双臂锁着她的身体,“白花,你不要冲动!你看子铭哭得那样伤心,不像是假的,更何况死去的是他的爱人,他不熟知谁熟知呢!”白花被他有力的膀臂锁住,任由她怎样挣扎都脱离不了,最终她放弃了挣扎,呜呜哭了起来,“可是,死去的是我的师姐啊!”
“师姐?”赵直稍微震惊,怎么这皇宫里到处都有峨眉弟子,真是奇怪了,难道峨眉派一毁,皇宫就成了峨眉派弟子的住所了?正趁他思虑的时候,白花猛然挣脱开了,一步扑在了尸骨的身旁,颤抖着的双手不知该放置何处了。无意间的扫视,她发现了尸骨的手腕上戴着这一串佛珠,还有那纤细的指骨上一排清晰的牙印,这让白花顿然想起了从前,哭声即刻倾泻了出来。
赵直被这哭声惊醒,赶来时,白花已经泣不成声了。他蹲了下来,双手抱着她的肩膀,安慰道:“娘子,你怎么就知道她就是你的师姐呢!宫廷中,宫女无以计数,或许这是哪个宫女的尸身呢!再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我们不能妄自断定的!”
“可,可这串佛珠只有师姐才会有的!还有她右手食指上的牙印,那是我咬的,这一切我又怎会不记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