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修真小说 -> 仙侠弑魔传

第283章:第三章 心头酸涩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紫云山,这里已成一片废墟了,整座大山坍塌,想必是其内部遭受强大的震击,方才致此。
过了许久,累积在一起的山石突然炸开,碎石飞扬,散落四处。一只血红的手从缝隙中伸了出来,随即猛一起身,将周围的山石推到两旁。梦婵从废墟中站起,她除了左手被砸伤以外,其余的地方都安然无恙,幸亏在那时圣雪灵花剑保护的及时,这才免她一劫。
梦婵晃了晃脑袋,抬起头,艳阳放射出刺眼的光芒,直射得她睁不开眼。她拾起了地上的宝剑,勉强着从废墟中爬了出来,一步步走向距离碎石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走到跟前,她靠在了树下。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手背上布着一条深痕,不过这时伤口处的血液已经凝固了。休息片刻,她将手臂高高举起,刻意的让受伤的地方对准阳光。她本就是一朵花,只要有水,有阳光,就可以让它顽强的生命活下去,所以此举她不过是想得到阳光的帮助。
暖和的阳光照在她的手上,伤处渐渐的消散,她的左手又恢复了从前那般细嫩白皙。作罢这些,梦婵突然想到一个人,不由的脱口叫了声:“凝香?”刚刚只顾及自己了,却将她忘却脑后,这会儿不知她如何了呢。当梦婵在回转过身,望向面前这片废墟时,她这才知道事情不妙了。倒塌的不仅仅是一块地方,而是整座大山,凝香的尸身恐怕已经被碎石砸烂了吧!
梦婵惊慌,自己答应凝香的事情,没想到转眼间就变成这样了,这叫她如何对得起死去的凝香。她放下宝剑,不顾一切的冲到了废墟前,着手开始拨开碎石,寻找凝香的影子。可仅凭她一人之力,网.摊碎石,可她却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梦婵又气又急,无奈之下拾起宝剑,干脆用宝剑将这些碎石击开,这样也能省不少力气。想着,她抽出宝剑,退后两步,冲着面前的碎石滩连续甩去数剑,剑光在这一刻狂舞乱飞,只听“砰砰”重击声,碎石稀里哗啦的飞散起来。
梦婵将宝剑抛入半空,随手向废墟挥去双掌,“起!”只见圣雪灵花剑在半空发出无数道光芒,顿然击起地上的碎石,碎石飞起,地面上陡然显出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梦婵举手指向宝剑,叫了声“定!”随之赶紧向尸体跑去,临近,映入她眼帘愈加清晰的正是那副恐怖的残骸。她的身体已经被砸的几乎全部分了家,那张清秀的脸庞也被山石挤压的没有了形状。见此,梦婵不觉的捂住了嘴巴,泪水唰唰的滑落下来。“凝香,都是我不好,没能保护你。就算你死了,尸体也不能保全,全都怪我啊!”
哭啼时,梦婵脱下自己的纱衣,将凝香的尸身包裹住了,随后抱着它走出了这片废墟。见她身影渐渐远去,天空中被定住的碎石在顷刻间散落在了地面,发出一声巨响。辞别了紫云山,梦婵带着凝香残缺不全的尸身来到了玄灵山。飞行在云端上,梦婵看了看怀里抱着的残骸,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容,“凝香妹妹,我想你一定也很想回到这个地方吧!”
降落下来,梦婵徒步又走到了山下那块小河流水人家。那里似乎依然未变,同往常一样,周围一片寂静,只能听见河水汩汩的声音。面前那间庭院,看似不堪一击但却非常结实的茅草屋,梦婵抱着凝香的尸身走向了那里。果然,如她所料,凝香死了,这里的白狼花全部枯萎,其实白狼花正是凝香,她在,花亦在。走进茅草屋,里面依然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草葯味,之前发生的那一幕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刚才。
梦婵不想再回忆过去,便退出了茅草屋,又回到了庭院里。四周吹拂着清淡的河风,使人陶醉不已。梦婵冲着门旁的土地轻轻一指,圣雪灵花剑应声飞出,随着一道光芒击在了指向的地方,再拔出时,那里已经陷出一道大坑来。她将凝香的尸骨轻轻的放在这里,而后双手合拢,掘开的泥土缓缓归拢。梦婵又为她竖立了一块墓碑,碑上简洁工整的刻着四个大字:凝香之墓
做完这些,梦婵闭起双眼,深吸一口气,挥起双臂,似同拥抱蓝天。花香从她体内散发出来,使这一空间十分浓郁。只见花粉晶晶闪闪的散落在这里,落地之后便是一朵纯洁美丽的百合花。再睁开眼,这里已经被白se素裹。梦婵环视着四周,心中十分舒畅,她对着墓碑道:“凝香妹妹,我没有白狼花的花粉,不可能在你的墓前放置白狼花。有百合花陪伴你也是一样的,这一带的百合花都是我对你的祝福与保佑。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但姐姐的确原谅你了,也希望你能原谅你自己吧!玄灵,我会找到他的,因为这不仅仅是我对你的承诺,也是我对自己的承诺!妹妹,你会孤单太久的,玄灵有你做伴,我想他一定会很开心的!”说完,梦婵再最后看了一眼墓碑,欣慰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这片土壤。
安置好了凝香,梦婵速速离开了玄灵山,在这个地方充满了太多的回忆,她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更何况,她现在孤单一人,就算是伤心痛哭,又有谁能来陪她呢。
走出玄灵山,渐渐接近人群,也越加感受到了乡村的气息,这里是河谷县。
河谷县的众民似乎还不知道皇城内近日里发生的大事,每个人的脸上都还挂着安详平和的笑靥,这里从始至终都是这样的。路过河谷县衙,门口的牌子已经被摘掉了,大门外也都长满了杂草,想必这里已经有段时间没人居住了吧。对于这样一个祥和太平的小村庄,似乎再也不需要县衙的存在了。
大路上,梦婵散漫的走向前方,路上遇见不少本村的村民,众人见她都免不了对她议论纷纷。不过对于这些,梦婵已经完全不在乎了,别人的指指点点又能怎样,那是虚荣所要,而并没有任何意义,毕竟那个自己很爱着的人已经不在世间了,所有人的话对她来讲都是无意义的。
不知为何,此时此刻,她真的好想哭,伤感几度袭击她脆弱的内心,使她那份根本不堪一击的心墙被击碎,因此泪水便装在眼眶之中,宛如给她透彻的眼眸披上一层晶莹。正在她伤心时,面前一杆旗子挡住了她的去路,飘摇的旗子在她面前翩翩飞舞,两个洒脱的大字映入眼帘,那即是“酒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