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战地摄影师手札

第776章 你来的可真是时候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当天下午,当夕阳即将被河对岸的斯大林格勒挡住的时候,谢尔盖大叔也吆喝着毛驴爬犁,再一次赶到了萨沙的家里。
“萨沙!尼涅尔!维克多!”
这老头子离着老远便甩了个响鞭,接着用大嗓门和三人打了声招呼,和中午一样,狗子涅瓦在鞭声响起来的瞬间,便咬着尾巴,撒着欢冲了过去。
片刻之后,这老家伙吆喝着毛驴爬犁在门口停了下来,“尼涅尔,维克多,我有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尼涅尔早早的收起了当凋刻刀用的德军伞兵重力刀,心不在焉的回应道。
这一整天的时间,他已经用那些原本只能拿来当柴烧的白桦木,给小婴儿涅瓦削出了一个小小的木头手枪,以及一个刚好可以双手拿着的木头小飞机。
除此之外,他还做出了三个套娃木坯,这三个套娃木坯里最小的,仅仅只有拇指大小,最大的一个,也仅仅只有牙签筒大小罢了,至要稍加打磨再涂上油漆,它们就可以完美的套在一起。
“你在做套娃吗?”谢尔盖并没有急着汇报好消息,反而好奇的拿起了最大的一个打开,“你的手艺可真好。”
“给...给涅瓦做一些玩具”
尼涅尔不着痕迹的用木头飞机换回了对方手里的套娃,“我女儿的很多玩具,差不多都是我亲手做的。”
“你是个优秀的父亲,而且这样确实能省不少钱。”
谢尔盖一边翻来覆去的看着手中的木头飞机一边说道,“打仗之前,我有次去对岸的城里想给我的孙女卖个铁皮火车。我可没想到,那么小一个铁皮玩具,都快够我买一张从斯大林格勒到莫斯科的火车票了。”
“你最后买了吗?”尼涅尔似乎也不急着知道对方带来的好消息,只是将自己刚刚用做好的木头小手枪也递了过去。
“没买”
谢尔盖理所当然的说道,“我可没有那么多钱花在玩具上,我找村子里的木匠瓦良用木头帮我做了一个,我只要给他一条赤梢鱼就够了。”
话说到这里,谢尔盖大叔顿了顿,懊悔的说道,“我当时该给她买一个的。”
“您的孙女...”
“死了,可能已经死了吧。”谢尔盖叹了口气,“她才那么小,而且本来就生病了,怎么可能自己在斯大林格勒活下来。”
尼涅尔张张嘴,沉默了片刻后将话题又扯了回来,“谢尔盖大叔,说说你带来的好消息吧。”
“看我,差点忘了正事”
谢尔盖拍了拍脑门,将手里的两样玩具还给了尼涅尔,“快上车吧,我送你们去码头,那里有船能把你们送到东岸的红斯洛博达,然后你们就能去更加安全的大后方了。”
“是...是吗...”
尼涅尔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目光也下意识的暼到了远处的土包。
“尼涅尔,你不会是舍不得我们的萨沙吧?”谢尔盖开着玩笑问道。
“谢尔盖大叔,你总是拿我开玩笑。”萨沙最先开口反驳道。
“萨沙,我有些东西交给你。”
尼涅尔深吸一口气,先将刚刚做好的玩具手枪和木头飞机放在了充当涅瓦的游乐场的木盆里,接着将你三个套娃木坯放在了萨沙的手上,“这是我还没做完的套娃,等战争结束之后,我再回来找你带走它们。”
萨沙闻言立刻攥紧了放在手心里的木坯,显然,这个聪明的姑娘已经明白了尼涅尔在暗指什么。
只不过,还没等她开口做出承诺,尼涅尔又将原本属于菲利克斯的银制烟盒放在萨沙的手里,“这个烟盒是银制的,里面有两个戒指,应该都能卖不少钱,这样说不定以后你的生活能过的好一些。”
萨沙闻言沉默了片刻,最终却没有像当初菲利克斯第一次将自己的婚戒送给她时那样拒绝,只是浑不在意的将银制烟盒揣进了围裙兜里,同样意有所指的说道,“等战争结束,我会想办法卖掉它们的,在战争结束之前,也希望你能打下来更多的德国飞机。”
“那么...”
“拍张照片怎么样?”卫燃晃了晃手里的禄来双反笑眯眯的叫停了尼涅尔的告别,“免得战争结束之后,有人忘了刚刚的承诺。”
“那就拍一张吧!”萨沙落落大方的说道。
“让我来帮你们拍吧!”谢尔盖大叔笑着说道,“我儿子以前也有这样一台相机呢,他就在照相馆工作,经常给我们一家人拍照。”
“那就...那就拍一张吧。”尼涅尔和卫燃对视了一眼,一左一右的站在了萨沙的身旁。
“准备好了吗?”谢尔盖举起了相机问道。
“来吧!”
“准备好了!”
萨哈和尼涅尔不分先后的说道。
“维克多,你呢?”谢尔盖说话间,已经将手指头搭在了快门上。
“我也准备好了,来吧!”卫燃笑着点点头。
见状,谢尔盖干脆的按下了开门。随着异常清晰的快门声响彻脑海,卫燃的视野也被浓烈的白光彻底填满。
然而,还不等白光消退,卫燃却心头一沉,因为他清晰的听到了隆隆的炮声,螺旋桨的轰鸣,甚至,还闻到了呛人的焦湖味!
用力眨巴着眼睛,等白光彻底消退视野逐渐清晰,卫燃立刻瞪圆了眼睛,因为,他一眼就看到了柏林标志性的动物园防空塔!更看到了那做防空塔的楼顶喷吐而出的火蛇!
“本子我操你大爷!”
卫燃反应过来,低头看了眼周围立刻破口大骂,此时,他正坐在一架座舱都已经冒出了浓烟的战斗机里,头顶的玻璃防风罩也已经破裂,露出了一个个可怖的弹孔!
根本不敢耽搁,卫燃手忙脚乱的一阵翻找之后,终于确定这是一架拉7战斗机!
跳伞!必须跳伞!卫燃在滚滚浓烟中挣扎着打开了座舱盖,用尽力气跳出了机舱。
“也不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伞降到毛奇大桥旁边的牙医诊所,那些朋友会不会认出自己...”
还没等卫燃的胡思乱想结束,背上的降落伞也已经完成了自动开伞。然而,还没等他调整好姿态,却发现有一道从地面打来的火蛇扑向了自己,顺间便将头顶的降落伞撕开了一条大口子!
“你大爷!你大爷啊!”
卫燃发出一声声惊恐的咒骂,眼睁睁的看着刚刚撑开的降落伞化作无数的碎片,同时也眼睁睁的感受着越来越快的下降速度。
万幸,就在距离地面越来越近的时候,他总算摸到了副伞的开伞绳。
随着他用力一拽,在距离地面仅仅三四百米的高空,又一朵洁白的降落伞在风力的推动下尽情的舒展开,同时也兜住了极速下降的卫燃。
只不过,这次伞降终究以惨剧收场,根本无法控制降落伞的卫燃只来得及护住了脸,便在风力的推动下,直直的撞上了一栋废墟残存的墙壁。
紧接着,被撞的头晕眼花的卫燃便在飘落的降落伞带动下,以近乎脸刹的方式,沿着破败的墙壁飞速下滑,重重的摔在了满地的废墟之上。
“卧槽你大爷!”
疼的直哆嗦的卫燃,骂骂咧咧的从兜里抽出了一柄德军伞兵刀,以最快的速度割断了快要把自己缠成木乃尹的伞绳。
然而,还没等他看一眼仿佛折断了的双腿,,一块砖头便从残缺墙壁顶上滑落,被洁白的伞布包裹着,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他的天灵盖上。
这毫无准备的重击之下,卫燃却是连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来,便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当他再度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一间充斥着浓烈酒精味的病房里。
伸手摸了摸头,脑瓜顶上包裹着厚实的纱布,再费力的低头看看脚下,自己的一条腿已经被吊起来,其上还包裹着厚实的纱布。
还没等他掀开被子看看有没有少什么零件,一个邮差打扮的年轻士兵便跑进了病房,扯着嗓子大声喊道,“尼涅尔中尉在不在?来自斯大林格勒的飞行员尼涅尔?!”
“在!我在这里呢!”卫燃的隔壁,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大声喊道。
下意识的循着声音看过去,卫燃却发现,那张病床上躺着一个远比自己更惨的人。
他的上半身几乎都裹着纱布,一条腿也像自己一样被吊了起来,不仅如此,他的脖子似乎也被固定了,以至于连转头都做不到。可即便如此,他的嗓门却依旧洪亮,而且明显心情非常不错。
“哦!尼涅尔同志,你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邮差说话间便跑了过来,从挎包里掏出一枚三角形的信件塞到了对方的手里。接着,他又掏出一个用牛皮纸包裹的四方四正的小包放在了床头的柜子上。
“我的飞机起火了”
尼涅尔浑不在意的说道,“同志,能不能帮我把信打开念一念,我的手都被包起来了。现在能动的除了老二就只有眼睛和下巴了。”
“让旁边的同志帮你吧”
这名邮差说着从兜里摸出一颗糖塞进了尼涅尔的嘴里,“我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呢,而且时间非常赶,所以很抱歉。”
“没关系”尼涅尔将嘴里的硬糖咬的嘎嘣嘎嘣直响,“这糖可真甜,不过如果能来一杯酒就更好了。”
“这我可帮不上你”那名邮差说着收起了糖纸,“再见,尼涅尔同志。”
“再见”尼涅尔大声回应了一声,接着便扯着大嗓门问道,“哪位同志能帮我读一读我的信?”
“我来怎么样?”卫燃说话间费力的坐了起来。
“你的声音我怎么听着这么....维克多?!”尼涅尔惊呼出声,“你还活着?太好了!你怎么也被送到这里来了?”
“跳伞的时候摔了一下”卫燃费力的摸了摸头顶,“好像还被哪个混蛋往头上拍了一下。”
“你出现的可真是时候!”尼涅尔惊喜的说道,“我都好久没见过你了,我以为你已经死了呢。”
“我都开上拉7了,怎么可能会死。”卫燃故作得意的说道,同时也默默的在心里追了一句,“比上次驾驶尹16还短的一小会儿。”
“我也开上拉7了”
尼涅尔开心的说道,紧跟着像是想起了什么,用眼睛和下巴示意着,“就像我刚刚说的,你出现的可真是时候,快,帮我读一读萨沙寄来的信。”
“萨沙?”
卫燃拿起叠成三角形的信件晃了晃,故作问道,“你怎么知道是萨沙?”
“她几乎每个星期都拜托村子里的人给我写信”
尼涅尔再次用下巴示意了一番,“快看看她写了什么,然后拆开看看她家里的包裹里有什么好吃的。”
闻言,卫燃尽量小心的拆开了叠好的信纸,同时不忘问道,“她过的怎么样?她的姐姐...活下来了吗?”
“没有”尼涅尔用理所当然的态度叹了口气,“怎么可能活下来...”
“至少萨沙还活着不是吗?”
卫燃说话间已经打开了信纸,清了清嗓子大声念叨,“亲爱的飞行员尼涅尔同志,今天是4月6号,有尾巴的涅瓦在今天上午生了四只小狗,没有尾巴的涅瓦和我说,有两只是白色的小公狗,还有一只杂色的,和一只黄白色的小母狗。
没有尾巴的涅瓦很喜欢那只黄白色的小母狗,我们决定留下她,并且给她取名叫歌德,同时,也希望你不要忘了你的承诺。
最近我和涅瓦一起在房子周围种满了土豆和向日葵,如果你能像上次你在信里说的那样在秋天之前回到斯大林格勒,刚好可以赶上收获的时候。
最后,随信件一起寄来的,是我制作的熏鱼,如果你能弄到伏特加的话,可以拿它来下酒,如果你弄不到伏特加,就像上次我寄给你的那些熏肉一样,分给你的朋友们吧。
——养着两个涅瓦的萨沙”
“看来你们的关系很好?”卫燃重新叠好了信件,塞进尼涅尔的枕头下面,笑眯眯的问道。
“等战争结束,我们就准备结婚了。”
尼涅尔示意卫燃打开包裹的同时说道,“我准备和她一起抚养涅瓦,维克多,到时候你会去参加我们的婚礼吗?”
“当然”
卫燃说话间,将一条熏鱼撕开一半塞进了尼涅尔的嘴里,探手伸进自己的病床枕头下面,摸出了一个精致的酒壶晃了晃,“老朋友,要不要遵照萨沙女士的吩咐,给斯大林格勒的熏鱼配上几口好酒?”
“维克多!”
尼涅尔立刻眼前一亮,压低了声音惊喜的欢呼道,“你来的可真是时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