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历史小说 -> 明末之席卷天下

第974章 求生欲很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当晚丁毅回到宿舍后,居然真拉了两次肚子,那药果然不能多吃。
不过他也挺高兴的,至少今天没出错,还好自己机灵,在饭店就说肚子痛。
而且得到了劲爆的消息,宋翩家世不凡。
本来他都打算放弃宋翩,专心追陈小苗,但现在,丁毅不得不改变主意。
大乾可以三妾四妻的,他不止一次的提醒自己,不是自己对不起陈小苗,是自己需要更强的助力。
第二天上午基地是打靶训练,丁毅以肚子痛为理由,请假半天。
打靶时宋翩没见到他,一问知道他肚子还痛,更以为真的了。
梅姐则暗骂,这狗东西演戏演上瘾了,还在演,果然是渣男。
下午上课时,丁毅又生龙活虎,开始与宋翩互动,继续撒狗粮。
后面一边数天都算平静,他基本每隔一天要约宋翩吃次饭,每隔两三天与陈小苗吃一次饭。
很稳的维持着和两女的关系。
但与这两女吃饭,都没什么机会得手,陈小苗本来有机会,但最近亲戚来了。
倒是梅姐,三番两次暗示丁毅,让丁毅到天台去幽会,丁毅哪敢啊,果断拒绝。
但这样的结果是,丁毅被梅姐弄的心里火气很盛,又没处发泄。
四月中旬的一天上午,他们学了扫风月场地的法例。
丁毅在大乾元年时,他当太祖时,就在各地为红楼发放执照,并收取巨大的税费。
这也是他当初能统一天下,和稳定天下的重要经费来源。
到目前为止,大乾还在执行这套,税费也很重。
可正因为这生意好,很多人拿不到执照,所私下还会干这事。
锦衣卫有时会突查酒店和民房,捉拿这种人,并给以重罚。
通常男的会被罚款一千,女的被罚两千。
按现在的工资收入,这比另一个时空可重多了。
下午时,第一节课原本是讲锦用通迅器材。
但这时有个锦衣卫千户到了现场。
这千户不是基地的,可丁毅认得,居然是杜子威。
随杜子威来的,还有基地的田千户。
田千户说,最近省里要求,开展一次扫雷行动,重点突查各酒店,我们在座的,有很多人可能没有参加过这种行动,上面研究后决定,让大伙参与其中,学习一下经过和处理方式。
他们是三人一组,丁毅和许斌,陈柯正好被分一组。
然后下午一点半在外面集合,每组由当地锦衣卫一名小旗带队,由线人提供地方,突击检查。
杜子威找了个机会把丁毅叫到一边。
他告诉丁毅,确定了,朝廷有重要人物下来视察浙江,巡抚李森和知府陈永盛故意来一场扫雷行动,就是做给对方看的。
同时打击一些罪犯,算功绩。
杜子威道,给你安排了的高级酒店,高级酒店通常这类事比较少,就算有,也很好处理,有钱人不愿声张,罚款就行了。
陪丁毅三人的小旗叫刘巍,二十多岁,看起来比较精明。
下午分到组后,他开着一辆锦衣卫的车,带他们往城中心去。
刘巍一边开车一边道:“很简单的,进去把男女分开问,说不出对方姓名住址什么的,一律按这个处理。”
“如果能现场抓到,就更好。”
丁毅听了有点皱眉:“有些人是情人(火包友),未必也知道对方真实姓名住址,就这么草率?”
“是偷琴更怕被声张,只会老老实实交钱,咱们就是罚钱,哈哈哈。”刘巍笑道。
三人面面相觑。
很快到了一家酒店,丁毅一看有点眼熟啊。
这不是何成功的雍和大酒店吗?
“这种高级酒店也有?”
“有钱人就会玩这个,罚钱也容易,到时咱们罚他三千,多的兄弟们分了。”
许斌听的眼睛一亮,好像有道理。
陈柯没兴趣,脑子里还在想着刚刚看的电子书,他现在一门心思跟着丁毅干了。
丁毅不动声色:“该罚多少就多少,让人抓住把柄,咱们这身衣服都被剥掉。”
许斌想了想,点头:“不能乱来。”
“你们怕什么,有什么事我担着,你们不要,别妨碍我发财呀。”刘巍不满道。
丁毅顿时就觉的这人不靠谱。
进了酒店之后,刘巍轻车熟路,直奔电梯口,好像早就有了目标。
“我打个电话。”丁毅去前台要打电话:“等我下。”
“事真多。”刘巍嚷嚷着,只能在电梯口等着。
丁毅打电话给杜子威,但他办公室没人接,估计人在外面。
没办法,只好先跟着刘巍上去,他打定主意,一会不能多罚,按规矩来。
别说刘巍才是个小旗,还没他们官大,就算比他们大,丁毅也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
几人从电梯口直上,来到顶楼,丁毅心中一动。
大乾的各高档酒店,最好的房间通常都在顶楼。
当初马二公子就是住最上面的皇帝套房。
通常住这种地方的人,非富即贵。
等他们从电梯口出来,正好遇到有服务员下去,服务员愣了下:“你们谁啊?干什么的?”
刘巍拿出工作证:“锦衣卫,找人。”
服务员嘟嚷了一句,也不知说什么,估计是敢怒不敢言。
刘巍很嚣张的带头走在前面,并对服务员道:“你给我们开门。”
服务员摇头:“我没钥匙,我要去找经理。”
刘巍也不管她,一路走到1号房前,然后就敲门。
丁毅等人跟在他身后。
不一会,谁呀,里面果然传出声音。
“锦衣卫办事,快开门。”刘巍声音很大。
里面等了片刻,轻轻打开门,露出一张精致的女人脸。
“这么慢,干什么呢。”刘巍不由分说用力一推,女的啊呀一声,连退几步,表情恼怒的瞪着他。
许斌和陈柯一拥而入,丁毅在门口呆呆看着她,好像有点眼熟。
女的这时也看到他,瞪了他一眼。
我去,丁毅想起来了,当天自己住这一晚,早上吃早餐就遇到这女的和一个老头。
“你们是那个千户所的,证件呢。”女的这时沉声问。
刘巍把证件拿出来,在她面前晃了下。
叭,女的一把抓住证件,夺了过去。
刘巍脸色一黑,有点想发作,但看女的长的比较漂亮,忍不住。
他上下打量女的,女的身上穿着睡袍,这会正是下午,穿睡袍干什么?还睡午觉?谁到酒店来睡午觉?
丁毅记得自己已经来了好多天的,这女的一直在酒店?
但看她的气质,肯定不像做这行的?
“就你一个?”刘巍有点不敢相信:“身份证拿出来。”
就在这时,里面屋子有人说话:“谁来了?”
许斌还在到处找,因为这皇帝套房有点大,房间都有五六个,众人一听大喜。
就见一个白头发老头,慢慢走出房。
“咦。”老头愣了下,没想到房间里这么多人。
“锦衣卫,不知道干什么。”女的不满道。
“把两人分开,身份证拿出来。”刘巍大声道。
“干什么?你什么意思?”女的大概听出来了,顿时恼羞成怒。
老者也是一脸震惊,不敢相信。
“等下。”丁毅这时赶紧上前:“是不是有误会?刘巍?”
老者这时才看到丁毅,他当然记得丁毅。
“丁总旗放心,我们有线人提供的消息,不会错的,你看这么年轻漂亮的姑娘,和这一老头在一起?还能干什么好事?”
“混帐。”老者气的身体都抖了起来,差点晕厥过去。
“你们找死。”女的也是暴怒,冲上来想打刘巍了。
许斌和陈柯赶紧上前拦着她。
“你们还想造反了?”刘巍气笑了。
“都住手。”丁毅猛的一声大喝,把现场所有人吓一跳。
他看了看四周,突然扭头,发现那服务员还站在门外,正看着这里。
“把门关上,可能是场误会,不要声张。”丁毅指着外面服务员厉喝道。
服务员吐吐舌头,赶紧把门关上。
“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你们死定了。”老者冷然道。
丁毅听出他的语气,想着上次这女的好像叫他二叔,可能是亲戚。
“老先生是这样的。”丁毅缓缓道:“我们是锦衣卫。”
“这次省里要求清扫风月场所,派我们出来做事。”
“这位刘巍小旗,说是有线人线报,把我们带到这里。”
“但是,我怀疑,刘小旗被人骗了,或者情报有误,甚至有人故意这么干,所以我们才找到这里。”
“老先生我们上次见过面,我与老先生谈话时,感觉到老先生很有才华,也很有修养,这位小姐又非常孝顺,我希望这只是个误会。”
丁毅这么说出一番话,老者的脸色身稍微好看点。
刘巍却不爽了:“误会啥,身份证拿出来,分开问一下就知道了,一男一女,年纪差这么大,会在一个房间里?”
对面两人顿时气的脸都白了。
“刘巍你够了没有。”丁毅脸色沉下来,你小小的小旗说这么废话干什么?
“特娘的,你们实习来的,这里听老子的。”刘巍话音刚落。
“叭”丁毅反手一巴掌直接抽在他脸上。
噔噔噔,刘巍连退几步,又惊又怒的看着他,一脸不敢置信。
“你,你敢打我?”刘巍就要拔铳。
许斌和陈柯一涌而上,许斌一脚飞踹在他胸口,直接把他给踹飞出去,两人按着他一顿猛打,把他的铳给拿了过来。
“别打了,别打了,啊哎。”刘巍一看形势不妙,赶紧求饶。
丁毅这时走过来,接过陈柯手上的铳,卡察,用铳柄狠狠砸在他脸上。
“扑哧”刘巍满脸是血的扑倒在地。
他惊恐的抬头,不敢相信丁毅这么凶残。
“现在这里,谁说了算?”丁毅问。
“丁总旗,丁总旗。”刘巍颤声道。
老者没想到变成这样,他扭过头,挥手:“你的工作证、身份证给他们看看。”
女的有点不甘心,但还是拿来一个包包,摸出一张工作证。
丁毅拿过手上,脸色微变。
大乾锦衣卫指挥使司,百户方柔。
像刘巍的工作证,前面是浙江锦衣卫某千户下属某百户所什么职位,什么名字。
前面加大乾的,就是京师的最高机构。
这方柔还是个百户,看起来也就二十几岁,没想到比他们所有人官还大。
老者明显不想暴露身份。
“你看了就知道,希望你不要声望。”老者沉声道。
丁毅把工作证还给方柔,回过头看向刘巍:“谁让你查这个房间的?”
“线人。”刘巍道。
“线人叫什么名字?”丁毅问。
“我不知道啊,上面给的酒店和房间号,说是线人弄到的。”
“上面是谁?”
“我们钟百户啊。”刘巍没好气道:“你有本事去找钟百户。”
“你现在打电话,把他叫上来。”丁毅道。
他今天非要弄清楚,因为他感觉好像被人陷害了。
要不是他正好与这老者见过一面,弄不好今天要出大事。
老者和方柔在边上冷眼旁观,不知丁毅葫芦里卖什么药。
但老者能感觉到,丁毅求生欲很强嘛,是怕我追究?
如果你不能让我满意,哼哼。
刘巍没想到丁毅真要找钟百户,他起身用客厅里的电话打百户所。
但钟百户不在,他让人去找,让钟百户过来。
挂了电话后,丁毅又打电话给杜子威,这次打通了,丁毅把这边情况说了下:“房间客人我认识,查过了,不是这种情况。”
“明显有人给假情报,这是想找客人麻烦,还是替我找麻烦?杜千户,你说怎么办?”
杜子威道:“我马上也过来,钟刚不是我千户所的,我当心你压不住。”
方柔就在边上,这时向他摇手。
丁毅道:“你别过来,只要你给我命令就行,我狐借虎威。”
杜子威苦笑:“他又不是我千户所,我给你命令也没用啊,我亲自到场,还能镇镇他。”
“那算了,我自己搞定。”丁毅挂了电话。
他挂了电话没多久,钟刚打电话过来了。
刘巍接电话,说这里有点问题,请他过来,钟百户爽快的答应。
几人就在房间里等着,方柔还进屋换了便服。
老者静静坐在沙发上,脸上不怒自威,很有一副气势,比当天在餐厅,气场强了很多。
------题外话------
新书求收藏,求月票,求追读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