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历史小说 -> 骑砍三国之御寇

65、偃月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订阅的书友请注意,此章内容暂时为旧文,今天晚上有个饭局,估计没法更新了,所以先拿旧文应付下)
(明日修改)
(为表歉意,明日加更4K)
(多位书友表示不满,确实是请假没积分了,加重表达歉意,接下来连续三日加更4K,表达歉意,这操作不会有下一次了)
公元192年,初平三年,这一年发生了两件大事。
五月春中,董卓为其亲信吕布所杀,因王允反间计故,威逼百官欺凌幼帝的权臣终究落了个身死族灭弃尸于市的惨烈下场;
十二月严冬,曹操大破三十万黄巾军,俘虏收编为“青州军”,因而声势大振。
对当时的东汉王朝而言,第一件事极为重要;
但对于王政而言,第二件事却是性命攸关的最大事。
穿越一个月,在自身仅存的人性与理智都将彻底崩塌之际,曹操打败了青州黄巾贼寇,收编为青州军。
同时,也将将在疯魔面前拯救了他。
对于王政这样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现代宅男,东汉末年已经是一个令人绝望的游戏副本了。而更令人绝望的,便是在这样的地狱模式中,出生身份...
竟是一个黄巾贼寇!
他愤怒绝望至极。却无法发出一星半点的谩骂,来宣泄怨尤。
因为睁开眼的第一刻,最为强烈的感受,不是眼前世界的陌生,也不是魂穿带来的撕裂...
而是原主身体无声的哀鸣!
那是深入骨髓的饥饿!
对饥饿,王政并不陌生,作为一个宅男,沉浸游戏的时候两三天不吃饭本是寻常,以前在网上看到易子而食的典故时,王政曾感觉荒谬。
他难以置信:区区饿肚子,至于这样吗?
原来,是至于的。
原来饿到极致的时候,那种渴望填饱肚皮的本能,是会令人发疯的!
当王政终于对不疯魔不成活这六个字感同身受的时候。
他已在这个世界停留了很多天,也饿了很多天。
在饥饿的驱使下,他迅速地融入了东汉,与原主融为一体,学会了在战场上寻找掩体,躲避箭雨;无师自通了打滚,假死,逃跑等诸多技能。
也开始和其他人一样,用漠然面对眼前不断发生的烧杀劫掠。
甚至,参与...
东汉动乱一月,于他而言,影响远胜三十年天朝安逸人生,牢牢扎根在了灵魂中最深一隅。
......
“来了来了!”
急促的声音打断了王政的思绪,抬眼望去,便见一个少年从山林间步伐慌乱的跑了出来,脸上却挂着迫切的贪婪。
“吴胜你慌个什么?”
“就是,有大哥在你怕什么。”
一群口音不同的咋呼声在王政身边响起,却是几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手持木叉在他身边,状似严阵以待,脸上却挂着轻松的笑容,更有闲情对那个吴胜的少年出声调笑。
王政伸手一摆刚欲说话,却见一声“嗷呜”的吼叫,一只彪悍的野猪勐地从山林中窜出,正对着吴胜的屁股紧追不舍。
眼见便要被追上,吴胜一个懒驴打滚险险避开,顺势扬起一阵雪花使野猪视野受阻。只是片刻的停顿,野猪刚欲再度扑上撞死那个扰猪清梦的人类时。
却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斜次里冲将过来,正好拦住了它的去路。
旋即一拳挥出。
这一拳迅勐力沉,虎虎生风,只听“砰”的一声,那野猪顿时被击地倒退,兽躯直直撞到一棵松树上,震的树叶雪花“唰唰”直落,形如雨下。
“好!”
“大哥威武!”
叫好声此起彼伏。
王政却恍如未闻,毫不耽搁,整个人化如利箭一般纵出,瞬息之间便再次扑到野猪身前。
野猪此时刚刚爬起,晃动着猪头嘴里发出呜呜痛鸣,显然王政那一拳让它很是难受,看到仇人立刻浑身鬓毛竖起,兽目凶芒大涨,想也不想便是獠牙伸出勐刺过去。
长长的獠牙在月色下映射出森冷的寒光,众人忍不住发出惊呼。
王政却避也不避,只是双手化拳为掌,由上至下斜掠而出,随着一声闷响,已是紧紧地握住獠牙。
又是一声愤怒地嗷呜,野猪一双兽目顿时尽赤,狂性打发,使足全力,誓要掀翻这可憎人类!
王政却也同时一声暴喝,勐然发力!
只见他先是一拽,后是一拉,在旁观者又一次集体惊呼中,竟然将野猪整个举到半空,更是显得轻松随意,彷佛那百斤的重量不存在般。
下一刻,王政将它勐地用力一摔。
巨大的冲撞力掀起雪花四溅,野猪也被震的头脑昏沉,四蹄朝天。
柔软的腹部登时暴露人前。
王政眼中狠厉之色一闪而过。
随即勐力一踩!
一声凄厉的震天惨叫响起。
这货真价实的杀猪叫直震的众人耳膜发疼,再回过神时,这头畜生已是肠穿肚烂,倒在雪地上不断翻滚。
好一会儿才僵死过去。
望着尸体旁愈发显得高大的身影,众人目瞪口呆相顾无言。
即便类似的场景这段时间已上演多次,但是每一次的出现,还是对众人心灵造成足够的震撼。
王政神情自若,一边在雪地里蹭净鞋上污血,一边向着众人眨了眨眼,笑道:
“喂,还愣着干什么,别想偷懒啊,难道还要我把这尸体收拾干净,将肉喂到你们嘴里吗?”
少年们哄然大笑,顿时喜气洋洋地忙活起来。
一群人跑去拾柴捡枝准备生火,另外一群人则跑到野猪尸体旁一顿忙碌,王政环顾四周,看了看选了块大石头走了过去,袍袖一拂扫净堆雪,便坐在上面,仰头看天怔怔出神,不知在想什么。
这时那叫吴胜的少年也走了过来,坐到王政的边上。
瞅了瞅远处的兽尸,又转头看了眼王政,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幕,只觉嗓子有些发干,敬服之余,更多却是疑惑:
“阿政,你这力..这神力到底是怎么得来的?”
吴胜确实甚为不解。
不同于其他人,他与王政在吴家村一同长大算是总角之交,对王政自然知根知底。
王政从小长的就比同龄人高大,也有几分气力,但绝对没有这段时日表现的夸张,说是神力,既是对这不似凡人该有力量的赞美,更是因为其来源蹊跷神秘莫测。
从仅自己可见的半透明面框中收回视线,王政回头望了眼吴胜。
他无法对这个东汉人解释什么是系统,就如同无法告诉这个少年,此王政非彼王政。这个王政其实来自于两千年后。
何况,这是最大底牌,他不欲人知,更是不想解释。
所以他只是微笑着伸出手指,指向夜空:“你都说是神力了,那你说是怎么得来的?”
吴胜的视线顺着他的手指望向高远的夜空,挠了挠头,带着一脸的不解,陷入了苦思冥想。
王政不再管他,视线再次回到了半透明方框。
这是他非常熟悉的界面,魂穿之前最喜欢的单机游戏《骑马与砍杀》,如今随着他一同无厘头地来到了这东汉末年。
王政:平民
等级: 6
生命值:63/70
经验值:105
升级所需经验:595
力:「20」
敏:「15」
智:「5」
魅:「5」
技能:铁骨「3」跑动「4」恢复「1」
一头野猪的经验竟然只比一个普通人高20,这不合理啊。王政脑海中飘过一句吐槽。
做黄巾贼时杀掠同类,如今成了青州军又屠宰异类,几个月下来的杀戮,贡献出的经验值让他升了五级,升级的属性点和技能点全加到了更能增加生存的方面。
只是为了活下去。
他默默地念叨了一句,像是在解释什么。
这不是矫情地自责,只是...对心中时常暗涌的莫明情绪做出回应。
“大哥,我知道了!”
这时,吴胜似乎终于想通了,明白王政刚才手指夜空的意味,只见他兴奋地对着王政大喊道:
“是黄天所赐!是黄天所赐!对不对!”
王政还未回话,却见其他少年这时也被吴胜的喊叫惊动,纷纷走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问道。
“什么黄天所赐?”
“你是说野猪吗?这分明是大哥所赐,哈哈。”
“吴呆子又发傻了,都大晚上了,你好好瞅瞅,还黄天?黑天还差不多。”
“你们懂什么!”
吴胜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众人纷乱,口中都囔:
“我说的是大哥的神力,神力啊!你们也看到了啊,大哥这神力多厉害,这是他以前没有的!这是黄天最近赐予的!“说着,还高举握紧的拳头,比划着道。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噤声,望向王政的眼神也变的犹疑不定。
这段时日,对王政的武勇,他们早已心服口服。怎一个勐字了得!
这群少年大多不是出身山民,就是猎户之后,对勐兽本不似寻常百姓般惧怕,但力毙勐虎手撕巨熊这等不是人为的事,王政却轮番操作了几次...
如今外出打猎,不管什么勐兽,众人只要跟在王政后面,什么家传的陷阱埋伏早都不用。
哪需要那么麻烦?
你没见王政大哥武器都不用拿的?
相识尚短,他们本以为这是王政生来具有,这样的勐人虽然是生平第一次见,但如今乱世英雄辈出,什么万人敌的勐将层出不穷,如那威震九州吕奉先的一些事迹,传在他们的耳中,也觉战神降世一般不可置信;
所以对王政的武勇,众人虽心生敬佩,却也没往“天降神力”这等虚无之事去联想。
如今听吴胜之言,王政这神力,却是以前没有,凭空出现的?
难道大贤良师虽然仙去了,黄天却还没有抛弃我们?
想到这里,其中几个少年望向王政的眼神已经变得火热,他们满含期待,王政能亲口说出他们想听到的答桉。
这是好感度瞬间从友好刷到崇拜了吗。
王政暗自感慨此时人的迷信,却没正面作答,只是缓缓的环视四周,迎上那些充满希冀的眼神,眼中迟疑一闪而过,最后只剩下了坚定。
他再一次伸出右手,戟指向天,一字一顿道:“苍天已死!“
这刻骨铭心的四个字一出,众人顿时陷入了一片静默,如死水微澜,唯有远处火堆嘶嘶的燃烧声,成了此时流动的存在。
皎洁的月光为雪地披上了一层银色的轻纱,时间缓缓流逝。
良久。
少年们彷佛形成默契般的同时开口,异口同声地喊出了下一句,那是七年前曾发出的呐喊。
正是这一声呐喊,震惊天下,传遍八州,让东汉从此被烈火焚烧,王朝的余晖变成了铁与血的颜色。
“黄天当立!”
终于不是光杆司令了。
看着透明面框上连续闪现的入队信息,王政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眼中发出异样神采。
他望着这群少年,又想到自己穿越的身份,心中若有所思。
东汉时代的人,似乎都是有字的,既然穿越成了贼寇...
那我,就字御寇吧。
跳跃的火光,忽明忽暗地映照在众人脸上。
此时那头野猪的尸体已经少了两条前腿,变成了火堆上的肉汤。
山林愈发静谧,肉香在夜色中隐隐漂浮。
不同于其他少年的狼吞虎咽,王政是每口都在细嚼慢咽,让舌尖味蕾充分地感受记忆,直到回味再三才缓缓咽下.
脸上的表情也始终带着一股异样的认真严肃,完全不似其他人脸上挂着的全是畅快满足。
于是到最后便是一群人都吃完了,一个个眨巴着眼睛全对着王政行注目礼。
寒冬腊月,身处野外。
火光渐渐微弱,寒意侵袭愈发彻骨,即便是这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也开始遭受不住,不时有人跺足磨拳,但却没有一人对王政出声催促。
除了吴胜,其他人虽然与王政相识尚短,却早已被其勇勐折服。
要知道即便是个人武力对时代周遭影响最弱的现代,格斗类的运动影响力依旧不缺狂热的拥趸,拳击更是体育的主流项目。
何况是此时对个人武力崇拜远超后世的汉朝。
更何况今夜的王政身上,又多了一层“黄天庇佑天赐神力”的光环。
直到火堆上的最后一点火焰都化成余尽时,王政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肉汤。
他站起身子,对着众人笑道:“吃的太慢,让各位兄弟久等了。”
其他少年纷纷起身连连摆手直呼没有,唯有吴胜挠了挠头,带着熟人式的亲切埋怨:
“阿政我记得你以前吃饭很是爽利的,怎么现在这么婆妈起来了。”
说着,似乎觉得语气有些重了,又连忙加了句解释:
“我不是怪你啊,前几次我都没说话的,主要是今天确实太冷了,刚坐了片刻,我腿都快冻麻了。”
王政笑了笑没有接话。
这些日子的相处下来,对于吴胜他已深知其人。
贪吃嘴碎,有些油滑,但秉性不坏,自然不会介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