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香江大亨传奇

第五七四章 四大金刚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陈廷骅却固守阵地,他认为迁厂投资太大,关键是要产销对路。他发现越来越多的人以穿牛仔衫裤为时髦,他马上推出织牛仔布的空气纺纱。由于可“就地取材”,香江及内地成为世界最大的牛仔成衣生产基地,
到了如今的1983年,南丰月产棉纱五万包,占港产棉纱市场的六成以上。其霸主地位,无人可撼。
周文轩、安子介的触须,几乎伸及纺织业的各个领域。
华南染厂最初只是染纱。周氏安氏深谙这个道理,产品愈接近消费,其附加值愈高。
比如,卖谷不如卖米,卖面不如卖糕点。华南染厂积蓄了一定的资金,再通过贷款从英国引进印花机,从织布厂购入白坯布印成花布出售。
周文轩说:“色彩及图桉是至关重要的,白坯布及印染成本都是一样的,而花色图桉的不同,造成的差价会悬殊很大。”
肥水不流外人田。他们又先后设立永南市厂、中南纱厂、永胜恤衫厂,实现纺纱、织布、印染、制衣一条龙生产系列。
另外,他们还创办纺织品贸易公司,从购入棉花到把成品推向市场,实行一揽子服务。各部门相对独立,分工协作,业务范围又不仅限于南联集团内部。
殊途同归。南联的综合经营与南丰的专一经营,都取得良好的成效。南联在老手强手如林的纺织业崭露头角,成为同业的黑马。
安子介是个出色的社会活动家。
六十年代,香江的纺织品只有少量的打入欧美市场,通晓多国语言、热心社会活动的安子介被同业推举为香江纺织团团长,安子介不辱使命,率团行走了十七个欧美国家,为香江纺织品进入欧美市场作出重要贡献。
此后,安于介被同业推举为香江棉纺织会主席。
1975年,他被港府任命力贸易发展局主席。在任期间,欧美等国以反倾销为由,限制香江棉纺织品输入,安子介另辟蹊径,大力倡导纤维产品的生产。
南联集团的唐翔千也是一个着名的社会活动家,先后任香江棉纺织会主席、香江总会主席。
毫无疑问,南联有安氏唐氏建立的全球贸易网络,产品不愁销路。
南联还是香江纺织品外销的最大代理商,财源广进,资产膨胀五十余倍。原来默默无闻的华南染厂,成为名赫同业的大型集团。
1969年,安子介、周文轩等合伙人,将华南染厂、永南布厂、中甫纱厂合组为南联实业有限公司,同年11月公开招股上市。
1969年,陈廷骅组成南丰纺织联合有限公司,次年4月挂牌上市。南丰股面值2港元,挂牌升水4港元,市值每股6港元,共集资两千八百五十万港元。
南联、南丰改为上市公司后,获得惊人发展。
然而,众多的同业瞻前顾后,缩手缩脚,担心上市后,家族产业会公众化,股东会过多干涉公司经营,家族不易控制住公司。
同时,股市变幻莫测,担心股海翻船。另外,公司上市,财务须透明,这也是极少持“富不露财”传统心理的业主所不希望的。
诚然,来港的老一辈资本家都不是等闲之辈,但他们往往过于求稳。成为窒息他们发展的致命弱点。
在香江的亿万富豪中,有不少是在纺织成衣业掘得第一桶金,然后投资其他产业,主要是物业,而令财富成几何级数增长,成为巨富。
如中国印染的查济民,拥有多处工业大厦和酒店;林百欣家族靠丽新制衣起家,遂进军地产;针织大王罗定邦,在地产界十分活跃:鳄鱼恤业主陈俊,将地产业拓展到旧金山,全资拥有三十六间分店;香江纱厂和利登制衣的王统元,拥有多幢工业大厦及花园洋房。
南丰、南联的老板成为巨富,自然也是走这条路。
陈廷骅从七十年代起把投资方向放在地产和般运、他涉足船运时机不佳,不久,遇到世界性航运大衰退,陈廷骅损失惨重。
但是,他的这笔损失,地产收益远远将其弥补过来。该家族在大埔、港岛、屯门发展多幢住宅大厦及工业城,在山顶道拥有独立花园洋房。
南联于1972年,把投资于地产、收租物业及船务的海南发展有限公司上市。
海南发展在香江及新加坡拥有大批物业,周文轩本人拥有九龙塘牛津道独立花园洋房。周氏家族的资产约三十亿港元。
在香江,周文轩有个家喻户晓的尊号——公仔面大王。
1978年,周文轩见即食面大有可为,便与王汉熙、林李仪韦等人成立永南食品公司,生产取名“公仔”的即食面。公仔出世,一时倾倒港人,成为市面上最畅销的即食面。由于公仔面的影响,公仔面成为即食面的代名词。
日本日清公司见猎心喜,趁如今的香江走资风潮,斥巨资收购公仔面厂的厂房及设备。
周文轩一念之差,痛失公仔,他事后这样解释道:“那时香江正面临信心问题,其次是日本人出价理想,此外,要跟日本人竞争也非易事,他们把产品价格订至成本价,务求先打垮对手,要跟他们斗一定亏本。日本人收购我的面厂后,即食面零售价便立即大幅调高,日本人做生意的手法真的很厉害。”
把产品价格订至成本价,务求先打垮对手,要跟他们斗一定亏本。日本人收购我的面厂后,即食面零售价便立即大幅调高,日本人做生意的手法真的很厉害。”
安子介虽不是超级富豪,在商界政界却名声显赫,请看安子介曾获的名衔:南联实业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九龙汽车、恒隆公司、东方海外的董事,太平绅士,两局议员,香江贸易发展局主席,香江棉纺织公会主席,香江工业总会主席,香江训练局主席,三次获英皇授予的CBE、JP、LLD勋衔,中文大学名誉博士,全国政协常委,香江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和咨询委员会主任委员。
陈廷骅是虔诚的佛教徒,喜做寺庙施主,印有成套的佛经,广赠朋友。
来港40余年,陈氏仍不懂粤语,下属过半是沪籍人,以便交流沟通。他说:“粤语跟英语一样难学。”
因此,他也不懂英语,自认学语言的禀赋太次。香江商界,一点都不懂英语的寥寥无几,他便是其中之一。
他生活简朴,却乐善好施。若有人“拉”他的善款,他便说:“若要见报,我分文不捐。”可见他是个澹于功名、恪守低调之人。
周文轩外表气宇轩昂,温文尔雅,是典型的沪上大亨。他生活克俭,外出旅行,常常自带公仔面。
一次他到法国旅游,朋友盛请周氏夫妇,请周文轩点菜,周文轩道:“我什么都不要,只需一碗咸菜肉丝面。”
朋友甚为难堪,周夫人出面圆场,说不要叫咸菜肉丝面。事后夫人与夫君说:“你光吃面,客人就不好叫菜。”
周文轩晚年热衷保健事业,走遍内地及世界各地寻访保健法及药方。他组成一间百草堂有限公司,出版保健杂志,俨然一名保健专家。
周文轩的养生术很奇特。夫妇俩每年赴德清洗胃肠,连续两周不沾任何食物,每日灌5公升清水。
精通佛学的陈廷骅说:“周先生大可不必去德国,中国佛道早就有辟谷,原理与清洗胃肠一样。”
周文轩也开玩笑道:“我是见东洋水与中国水同味,才去喝西洋水的。”
原来,陈廷骅也有个怪癖,不喜喝香江饮用水,独钟日本“绳文岛”矿泉水,特地由日本购来,独嗜或送客。
要论轶闻趣事,安子介最多。
他极具语言天赋,他曾说:“我从青年时代起,就喜欢学习外国语..我做了4年贸发局主席,最使我感到满足的是,在巴黎用法语演讲,在伦敦用英语演讲,在日本用日语演讲,在维也纳用德语演讲,到南美用西班牙语演讲。我还会俄语,可惜没演讲的机会。中国人与日本人外貌一样,我在东京购物,店员粑我当同胞。”
安子介对语言情有独钟,造诣很深,他出版五册《学习汉语》,作为外国人学汉语的教材。
他发明汉字的“部首切除法”,并发表许多汉字改革的文章。
他曾想做职业作家,出版过一部科幻小说《第二洪流》,描写世界笼罩在雾气之中,发生了许多荒诞故事。
他热衷古董研究、古董收藏,他的私邸堪称一座博物馆。他曾去非洲始森林探险,借助真升飞机,拍下许多勐兽的镜头。这些镜头,剪辑编入中非风光纪录片;行家道:“达到电影摄影家的水平。”。
曹光标1920年生于沪上,父亲是开服装店的小业主。曹光标 7岁上教会学校读书,放学后及假日到父亲的店铺帮忙。
曹光标中学毕业后,已是一个能工巧匠,他十七岁便独立开业,办了一家呢绒店。
到 1949年前夕,公司已有三百多员工,店铺遍及沪上、金陵、渝省、湾北,还在沪上设有呢绒厂,是全华夏最大的呢绒公司。
曹光标在华夏的事业到此嘎然中断,他携家南迁香江,继续他的老行当。
曹光标共有十个子女,老二至老四中学毕业后先后来港,他们都受到良好教育。
而另五个子女,到七十年代末,才来到香江,曹光标全部送他们出国深造。
对资产的丧失和子女受的苦难,曹光标毫无怨言。
曹光标是个不折不扣的商人,并且在同业中相当出色。
曹光标在 1954年设立太平毛纺织公司;1958年,首次将毛绒制品打入老牌毛绒生产工国英国;1970年,到葡萄牙开设分厂;1978年,在珠海办香洲毛纺厂,是香江纺织界最早与内地合作的厂商之一;八十年代后,以惊人的步伐在华夏内地、印度、毛里求斯等劳务成本低廉地区办厂。
到如今的1983年,曹光标的永新企业市值约十亿港元,是香江纺织业的大型企业之一,曹光标也赢得毛绒大王的称号。
而陈廷晔、安子介、周文轩和曹光标几人都是香江纺织公会的骨干级人物,而安子介甚至是香江纺织公会的会长。
而此次纺织公会商讨要将香江纺织产品价格上涨三成,大有可能就是这几人的原因。
甚至都不能说可能,应该是肯定是这几个人搞的鬼。
不过李志文很奇怪,这几个家伙怎么敢撩拨自己的胡须的。
李志文放下报告,揉了揉太阳穴,连续的事情让李志文精神有些不好。
而郑超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等待着李志文。
“老郑,你的意思事说这几家在针对我们麒麟服饰吗?”李志文问道。
“我认为有这方面的原因,如今的制衣行业,我们麒麟服饰公司是香江的第一大公司,也是棉纱、毛纺织使用最多的公司。”
“而我们麒麟服饰起步比较晚,没有在棉纱方面布局。”
“而被吞并的丽新集团之前因为与几人有合作,所以同样也没有再这方面布局。”
“林百欣之前和他们有过协议,这几家公司供给给丽新集团的棉纱以市场价的九成出售。”
“而丽新集团被我们吞并后,这几家公司履行完协议后,并没有重新续约的打算。”
“紧接着纺织公会就传出了纺织原料价格上涨三成的消息,很难不说是这几个搞的鬼。”郑超分析道。
听到郑超的分析,李志文心里已经相信了,只是很难想象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老郑,接下来你想怎么做?”李志文问道。
“一方面我想与这几个人谈判,争取延续之前丽新集团的合约。”
“另一方面我想收购棉纱的上级原料,以原料来和他们谈判,我想他们会乖乖坐在谈判桌上的的。”郑超分析道。
李志文听到郑超的建议,不置可否,很显然李志文认为不会有什么好进展的,毕竟他们已经做好完全准备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