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从塌房偶像到文娱巨星

第四百一十四章:这才是“无双”!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无双》这部戏虽然算是丁炙和周闰发哥俩的双人秀舞台。
但其实电影里头的一些电影语言,甚至群像的勾勒方面也挺有意思的。
以倒述手法,从一开始就说出了犯下了累累血案的伪钞犯罪集团最后下场——内讧之下,死得剩下了“画家”也还有李问两人。
除此之外,前来保释他的国际知名大画家阮文,给了警方压力,同样也让僵持在那里的审讯有了突破口。
对的,从时间线上来讲,电影几乎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是靠着李问的“招供”来回忆自己在神秘而又可怕的悍匪集团里面的“峥嵘岁月”。
而这整一个流程里面,其实是有着第三个关键人物的。
那就是从一开始就通过泰国警方引渡了李问回港,然后一路羁押、审讯李问的那个女警何蔚蓝。
实际上,这个女警从人设还是打扮,都第一眼就给了人一种深刻的印象。
留着狗啃一般的短发,在最开始时为了逼供李问,甚至不惜整了一出“砌生猪肉”的戏码来。
是一个强悍,不守规矩,甚至是男性特征极强的一位女警官。
但是让老鹅特别注意到的是,影片那本就很紧凑的篇幅里面,居然还给这个看似工具人的角色很奢侈地设置了一条感情线。
在李问的招供和回忆中,甚至还穿插着这位何蔚蓝警官的回忆。
这一切的由来,自然是来源于加拿大公路的那一场抢劫杀人案,引出了一个华裔加籍骑警的注意。
很明显,会为了抢变色油墨而犯下杀人罪行的,只有伪钞集团。
事实上,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画家”伪钞集团,就是在这里开始被抓住了小辫子。
从而这位加籍的李警官,千里迢迢来追查到港岛。
而这位何蔚蓝警官记忆中的自己,虽然也还是短发,但还是有着几分女性的柔美,甚至和那位为了追查“画家”的李警官有了邂逅。
再然后,便是暗生情愫。
当然,这条配角的感情线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因为很快,那个李警官就死了。
而何蔚蓝警官的这些回忆,和李问所招供出来的说法相得映彰,却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佐证了他说的似乎是实话。
李问如实交代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而警方也终于得到了那个神秘莫测的“画家”的具体信息。
不说是什么重大突破吧,起码开始有迹可循了。
要知道,在此之前合格神秘莫测的“画家”,在警方的信息库里,只有加拿大公路一处路面监控里照到背影外,没有丝毫信息。
李问之所以会在泰国入狱,
而在李问的招供下,他们终于获悉到了“画家”的姓名吴复生,甚至还因为李问本身就是善于临摹的画家,吴复生的画像甚至还被精准临摹了出来。
再其后,既然李问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知道的东西都给撂了出来,那么港岛警方也没办法继续扣押了。
一方面,拘留时间满了48小时不说,另一方面,大画家阮文带着十几家跨国企业老板的担保,在加上一位太平绅士,其分量是够重了。
既然问出了话来了,那也就不得不放。
但是,李问只是被担保了出来,但其实还是随时有被被提取候审的可能。
甚至就在李问出了警局后下榻的酒店里,明里在外面就有着警方安排的人手看守,暗里的话,房间里也有着监听设备。
只不过......
“哇偶!”
放映厅里,不大不小地响起了一丝喧哗。
因为丁炙饰演的阮文和章静饰演新寡的阮文,打机锋一般交流了几句后,老师抱了起来,然后又亲了起来。
尺度不算太大,但是放在丁炙身上来说,却已经是不小了。
他拍了么多年戏,为数不多的亲热戏也不知道是特意还是凑巧,其实几乎都是邹姑娘给包圆了。
而这一次,却是例外。
有一说一,片中尺度并不算很多,甚至就连“进行时”都没有。
但是单单是那一抱,那一吻颈脖,然后那似乎要点燃一切的热烈亲吻,以及那仿佛勾得观众们心痒痒的急促喘息声......
只能说,很有味道。
老鹅莫名也有些尴尬,用余光偷瞄了旁边的关姑娘一眼。
人家倒是没什么反应。
与此同时,在警局里头,监控设备在喘息声和呻吟声越演越烈之际,短暂地被关掉了机器。
算是避嫌。
当然,现实中估摸着不会出现这种有些“迂腐”的情节。
不过,影片也没有给观众们纠结这方面小细节的时间。
那位何蔚蓝女警官,在审讯完李问,目送着他被担保出去之后,在大楼面前抽起了烟。
烟雾萦绕,恍惚间她似乎又看到了当初和那位李警官邂逅的场景。
她深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目光放空地望向不远处。
突然,何蔚蓝的目光一凝。
因为,身穿着警服的“吴复生”,再次出现在镜头面前!!!
虽然在后续的剧情中,无论是精彩程度和信息量都是堆得很满的,但是不少观众确实依旧没有忘记,发哥饰演的那个“吴复生”早就伪装成了一名军装,已经潜伏进了警局里头。
不过开场那幻想中的大爆炸被诠释成了是李问的一种惶恐和想象,相应的那个化妆潜伏进来的吴复生,似乎也有类似的可能。
不过这个可能性,现在被否决了!
观众们都屏住了呼吸。
说白了,吴复生在发哥那强悍的气场下,确实被诠释得分外地有威势。
这是要前来灭口?
但这个时候,李问可是早就已经被担保出去了啊!
得亏于李问的临摹极为出众,何蔚蓝尽管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确认了,那个身穿军装军服的,就是画像里的吴复生!
她连忙追赶了过去,但吴复生却脚步匆匆,没有给到何蔚蓝截停他的机会。
“我是何蔚蓝督察!现发现身穿警员制服极度危险人物!马上封锁B座4楼!”
另一头的吴复生,身上背这一个背包,脸色严峻,脚步极快,然后他在一处会议室前面停住了脚步。
沉思半饷,他推门而入,然后在地上捡起了一张刚刚印刷出来的通缉令。
上面是一张熟悉的素描像。
画像下面赫然写着“吴复生”三个字。
他猛然地一回头。
“咕噜噜~”
一发烟雾弹直接炸开!!!
烟雾散去时,这个凶名赫赫的“画家”吴复生,已经如同一只自投罗网的鱼,被摁倒在地上。
四周是荷枪实弹的飞虎队员。
毕竟这是一个能够带着三两歪瓜裂枣,就能在加拿大中央银行的护卫手下逞凶,甚至横扫了两三百人数的金三角游击队的悍匪,再怎么认真对地都不为过。
此番突如其来的大场面,自然是惊动了警局高层。
“这是怎么回事?”
“SIR!这个就是伪钞案通缉犯“画家”!”
被死死压在地上的发哥,头发凌乱,眼睛里净是迷茫。
尤其是听到了“通缉犯”三个字,更是挣扎了起来。
“通缉犯?我是通缉犯?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师兄你没事吧?你搞什么飞机啊!”
见“吴复生”剧烈地挣扎着,压在他身上的几位警官们更是加了把劲,让勉强挣扎半个身位起来的他再一次脸贴地。
“我......我是编号二八八一八!新界分局的车长吴志辉啊!”
“你老部下小高的老爸高佬辉啊!”
终于半跪着站起身来,却依旧被压制着的高佬辉,似乎长这么大都没碰过这么荒谬的事情,又气氛又委屈。
“师兄你没事吧!三天前我刚和你去机场接了个犯人回来,你这么快就忘了我?”
......
“嘶!”
“卧槽!”
放映厅里头,终于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惊讶声。
老鹅瞪大了眼睛,这个时候向佐给的这么明显,有哪里还能猜不到是什么意思!
这个反转!
大银幕上的剧情仍在继续。
三日前,机场押送李问回警局的路上,车上包括何蔚蓝在内的几位警官们,分坐在李问的四周看守着他。
镜头慢慢地回转到后视镜前,然后停留在一个角度上。
架势这冲锋车的车长在后视镜前展露了容颜。
赫然就是这个高佬辉。
画面回转到李问在侧写师的询问下,慢慢地指认着“吴复生”相貌的画面,此时画外音响起。
“我第一天看到‘画家’,那是在阮文的画展里......”
......
“钞票的水印,丝质纸浆还没有凝固的时候,用铁丝滚筒压出来的花纹。”
“画家”吴复生,自信满满地在团伙面前介绍着制假技巧,然后发哥的身影满满地淡化,取而代之的,是丁炙饰演的李问身穿着西服,一样的身姿,说着一字不差的话语。
“如果我们想做好水印,然后用两张之后三分之一厚度的纸把它夹住,三张夹成一张那个,就能作出钞票水印的效果了!”
......
“我没想到,他居然会把整条村的人都给杀光了......”
丁炙那怂得冒鼻涕泡的旁白响起。
发哥身穿白色西装,双手夹着两把AK,英姿不减当年。
随着一阵硝烟的弥漫,遮住了那个剽悍的身影。
待到硝烟被一阵风散去后,一个更加强悍有力的身影出现在镜头面前。
同样一身被硝烟熏黑的白色西装,丁炙在枪林弹雨中巍然而立,横扫之下,尸体、血肉横飞。
......
“在加拿大,我第一次看见他杀人......”
头戴着黑色面罩的悍匪,即便只露出一双眼睛,却也能让观众们清晰地分辨出,这是丁炙。
只见他嚼着口香糖,手上拿着一个引爆器悍然按,身后的押运车并没有反应。
他回过头来,双手摊了摊,歪着脖子,似乎有些疑惑。
然后手上的引爆器按了又按,然后像是在对付没了画面的电视机一般,使劲地拍了拍。
“轰!!!”
爆炸声猛然响起,炸飞了那辆押运车,连同葬身火海的,还有那五六名银行护卫。
......
“行规就是行规!”
丁炙站在染厂大门外,愤怒地对着跪在地上的智叔举起了枪......
......
“最后一天见到画家,是我被警察抓住的那一天。”
在放映厅中的观众们,都被这一反转给彻底搞麻了。
尤其是自诩熟悉丁炙的老鹅,更是感觉到一股冷意从背脊直接攀爬都了天灵盖,鸡皮疙瘩在胳膊行慢慢地浮起。
这个反转!
这个味道!
嚣张儒雅的发哥和懦弱怂蛋的李问慢慢地重叠在了一起。
老鹅的记忆力很好。
在此前一些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发哥和丁炙·,一个嚣张霸气,算无遗策,一个善良胆怯,得过且过地被人推着走。
却是一直有种莫名其妙的相似之处。
言行举止,甚至就连一些不起眼的小动作,似乎都在暗示着什么。
在看第一遍的时候,估摸着谁也不会注意到的细节,这个时候在脑海里回顾了一遍后发现。
其实导演和演员们,从一开始就把答案给放在了前面。
在前面铺垫了足足一小时零50分钟,终于在最后的十分钟里头,展露出獠牙!
就像是一个看似平庸的打铁匠,在枯燥乏味地锤锤打打了好些时日,剑胚看上去似乎平平无奇。
然后最后的淬火的关头,兜头一瓢凉水浇了下去,发出了“滋滋滋”的声音,同时升起了一阵铁腥味的烟雾。
等到烟雾散尽,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利刃!!!
什么叫做“无双”?
之前的什么双雄格局,什么正反派互斗,什么对于《英雄本色》的拙劣模仿,都统统被泡在了脑后。
老鹅长叹一口气,就像是在夏天里头,吃到了一个冰镇的甜西瓜一般,一股舒爽到极致的感觉在心头里漾了开来!
无双啊,无双,就是从头到尾只有一个人,这才叫做“无双”!
恶贯满盈,是为“恶”之无双!
身陷囹圄,在不可能中,寻找出唯一的生机,把一个谎,骗过了所有人,包括警察,甚至包括观众。
是为“骗术无双”!
从头到尾,都是李问一个人的独角戏,这则是最浅层,实际上又是最底层的“无双”!
一个名头,三种含义!
这才是,《无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